《民调局的最后一段往事》
第7节

作者: 江水东流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一向嘴巴不吃亏的车前子学着吴主任的样子翻了个白眼,也用同样刻薄的语气说道:“说反了,我是来找儿子的。那个倒霉儿子跟他妈姓吴,取名字的时候我喝了点酒。不知道天高地厚叫他吴仁荻”
  这两句骂街的话一出口,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了起来。孙德胜和那个叫辣子的白发男人,以及杨书籍脸上都露出来惊讶与害怕的混合表情。三个人大气都不敢出,似乎再等着一场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而那位吴主任的反应也很怪异,他并没有马上翻脸动手,只是用古怪的眼神盯着面前这个年轻的道士。
  担心殃及池鱼,杨书籍直接顺着墙边遛出了办公室。只剩下辣子和孙德胜两个人,看着吴主任一直没有动作,孙胖子装作挠头,凑在辣子的耳边,用蚊子叫声大小的声音说道:“要不你劝劝?”
  辣子的嘴巴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敢出声。他也抓了抓头发,也用同样大小的声音回了一句:“大圣,你真以为我死不了吗?”
  听到辣子不敢劝,孙胖子叹了口气,随后陪着笑脸对白发吴主任说道:“那啥,这里怎么说也是我以前的办公室。不是我说,下手别太重,到时候满屋子血次呼啦的不好清理”
  看着孙胖子和辣子唯唯诺诺的样子,车前子冷笑了一声,完全不把面前的三个人当回事。他从小到大,不论面对的是不是人,干架从来没有输过。吴仁荻这样的,三五个捆在一起都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

  现在麻烦的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一会动静大了大楼里其他的人冲进来,自己怎么能全身而退。至于那个一个月十万块钱的助理,看起来是不用惦记了。
  此时的车前子已经想好套路了,只要那个姓吴的小白脸敢动手,他就去抢办公桌上面的灯座。先把小白脸放倒,趁着那个叫辣子的白发男人没有反应过来,再解决他。最后的孙胖子就好办了
  没想到的是,那个脸酸的吴主任竟然一直没有动手的意思。他盯着车前子的脸仔细端详了一阵之后,开口说道:“你是来找我的?”
  车前子会错了意,以为这个小白脸是怕了,在给自己找台阶下。他原本就是逞强好胜的性格,自然要乘胜追击一番了。当下道士斜着眼对吴仁荻说道:“是,我是来看儿”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车前子眼前一黑,便什么都知道了。在失去意识的瞬间,听到吴主任对着孙德胜和辣子说道:“这是你找来给我添堵的?徐福打发过来”
  等到车前子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icu病房里。身上插满了管子,虽然有了意识,不过他的身体缠满了纱布,浑身上下疼痛无比,连动动手指头都疼的浑身直冒冷汗。张嘴半天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此时的车前子脑中一片空白,他努力的回忆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是谁,是怎么因为嘴贱躺在这里的。当时俩白头发,加上一个孙胖子都在自己的面前,没看见他们三个动手啊,自己怎么就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个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这边发觉车前子苏醒过来之后,小护士叫来了他的主治医生。随后对他又进行了一番检查。差不多折腾了两三个小时才检查完毕,这边医生护士刚刚离开,病房大门便再次打开,那个油腻腻的胖子孙德胜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车前子睁开了眼睛,孙胖子嘿嘿一笑,随后拉了张椅子坐在了他的身边。看着小道士的表情有些激动,他笑了一下,说道:“知道小兄弟你还不能说话,我说、你听着就好。哥们儿我问过大夫了,说你还要再躺俩月才能下床。不是我说你啊,整个民调局你谁都能惹,就是不能惹那位吴主任”
  说话的时候,孙胖子回头看了大门口一眼,见到没有医生、护士路过,他掏出来香烟点上了一根。自己抽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你算不错的了,那么消遣吴主任还能留条活命。不是我说,哥们儿我和吴主任还沾着亲戚。你那话就算我遮着说,那也妥妥的化为虚无了虚无什么意思你懂吧?对了,小兄弟你是出家人,明白什么叫虚无。”
  说到这里,孙胖子将抽了一半的香烟塞在了车前子的嘴里,随后继续说道:“你这罪,哥们儿我也遭过,抽一口能舒服一点。辣子还说你能昏迷一年,还好吴主任手下留情了,你才昏迷了三个月”
  听到了孙胖子的话,车前子吓了一跳。原本以为只是昏迷了一天两天,想不到一闭眼三个月过去了。
  孙胖子看出来车前子表情的变化,他笑着拍了拍道士的肩膀,说道:“以后记住了,再别对吴主任开伦理哏的玩笑了,这次你命大,再来这么一次的话,你实打实的就要去奈何桥上喝汤了
  对了,按着规矩,这三个月哥们儿查了查你的底细。敢情你是来找高老大求帮的,这话你早说啊,高老大虽然不在了,可是他的事就是我孙德胜的事。不就是五百六十一万的欠债吗?那什么,哥们儿我替你还了。这个是那些债主的收据”
  孙德胜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大把的收条。让车前子看清了这些债务已经还清之后,孙胖子这才笑呵呵地继续说道:“现在这笔帐已经转到哥们儿我的名下了,咱们亲兄弟明算帐。按着规矩我算你一年两成的利息,来,咱们按个手印,这笔钱咱们慢慢还,哥们儿我也不着急”

  说着,孙德胜又掏出来准备好的欠条和印泥。也不管车前子干不干,将道士的十指都沾满了印泥,随后印在了欠条上。
  这还不算晚,孙胖子当着已经小道士的面,又在欠条上面签上了车前子的名字。这字迹和他自己写的一摸一样,就算找了笔记鉴定专家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破绽。
  “知道小兄弟你不方便,哥们儿我替你代劳了。千万不要说谢谢。咱哥们说谢字就远了。”孙胖子笑眯眯的收好了欠条,随后看着眼睛快要冒火的车前子,继续说道:“私事说完了,现在咱哥们聊聊正事,小兄弟啊,你的来历得好好说道说道了哥们儿我用尽了手段,都查不到你的父母是谁,你可千万别告诉我,是那个叫孔大龙的假老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孙胖子见到车前子的嘴巴动了动。似乎是有话要和自己说,当下他趴在了小道士的嘴边,听了一下之后,笑着说道:“刚刚说完你就忘了,不要说伦理哏”
  孙胖子不理会车前子骂人的话,他笑嘻嘻从手里的公文包里取出来一沓文件。从里面找到几张文件纸之后,继续说道:“你的户籍是十八年前,辽东河安县正东乡派出所受理的。父母一栏空缺,监护人是一个叫做孔大龙的道士。户籍登记表上还附带一张说明,上面写着是孔大龙在道观门口捡到的弃婴”
  说到这里的时候,孙胖子将车前子嘴里的烟屁股拿走,自己又点上了一根香烟。抽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为了这个,哥们儿我亲自去了一趟你老家。走访了你们道观周围的邻居,几乎问遍了那边的老人。却没有一个人能说清你是怎么到的太真道观。
  关于你的来历,孔大龙每次的说法都不一样。除了在派出所的弃婴说之外,和旁边小卖店的老板娘说这是他的弟弟。他爹妈老蚌生珠生下的你,他们养不了才扔给了孔大龙。和屯子的妇女主任说从人贩子手里救的该买儿童,和村长老婆说,你是他修炼的元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