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的最后一段往事》
第9节

作者: 江水东流

收藏本书TXT下载
  听着老杨不肯就范,孙胖子也不逼他。他笑呵呵的掏出来电话,打了一个号码出去。接通之后说道:“欧阳主任啊,怎么听说你到九河了?看你这话说的,什么叫做监视?虽然哥们儿我不做句领导了,可也要关心关心你这位老前辈啊。不是我说,我在九河有几个朋友通鬼市的也有啊,九河聂老三听说过吧?对,就是他大上个月在鬼市收到一套六耳冥器,要不要找他帮你通通关”孙胖子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笑嘻嘻的看着老杨。

  这个叫老杨的白发男人,一开始还带笑模样看着孙胖子。可是听到这个胖子嘴里说到聂老三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开始有些僵硬。后来又听到孙德胜提到了六耳冥器,这一下老杨眼角的肌肉开始没有规律的抖动了起来。
  就在孙胖子开始翻找他朋友聂老三联系地址的时候,老杨走到了车前子的面前。他直接一把撤掉了道士身上的被子,随后又拔掉了他身上插的各种管子。
  孙胖子见到了老杨的动作之后,笑眯眯的挂了电话,说道:“还是老杨你够交情,就知道你心肠软,见不到我这小兄弟在病床上遭罪”

  “大圣,你可能是误会什么了。”老杨抬头看了孙德胜一眼,有些腼腆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来动手救治他是最坏的选择。我的本事从来就不是救人”
  说话的时候,老杨伸手在车前子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就在手指尖触碰到额头的一瞬间,巨大的痛楚袭来,原本就奄奄一息的道士经受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他的眼前一黑,再次陷入到了昏迷当中。
  不救还好,怎么一动手就要把车前子送走?孙胖子虽然多少有些心虚,不过表情上却没有带出来一丝一毫的异样。他笑嘻嘻的对着老杨说道:“不是我说,你这不是图省事要送他走吧?老杨,你这么搞的话,咱们可是伤交情啊。”
  白发男人也不理会孙胖子,他的手指划到了车前子的咽喉位置,顺手又在这里‘轻轻’点了一下。原本还在昏迷当中的车前子又遭受到了另外一种剧痛,好像有人将他的脖子生生扯断一样。这样的痛苦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看着面前那个有些腼腆的老杨,一张嘴又喷出来一口白沫子
  老杨也不理会这个年轻人,他一边将手指划向车前子的心口,一边对着孙胖子说道:“之前吴主任打断了他身上主要部位的骨头,原本就这么静养的话,三五年也就恢复的差不多了。除了时常头晕目眩、偶尔的中风,大小便不受控制之外,和一般八十来岁的老头也没什么区别。
  既然大圣你开了口,那我也豁出去了。只不过你这小朋友就要遭点罪了,我要重新打断他的骨头,然后再用手段将他们快速的愈合。不过只是愈合,头晕、中风和大小便失禁我是无能为力的”
  这时候孙胖子的表情有些不大自然了,原本他以为吴仁荻只是让这个年轻人在病床上躺个一年半载也就得了。没有想到会吓这么重的手,这也不是吴主任以往的作风啊。他什么时候下手这么狠辣——不对,这不是自己老丈杆子的意思
  当下,孙胖子似笑非笑的对着老杨说道:“真是吴主任的意思?还是老杨你担心把这小兄弟救治过来,惹他老人家不高兴?这次私下留点手段,日后也好有个说辞。不是我说,老杨你也不用这样,留他一条命”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老杨的手指已经到了车前子的胸前,只要自己轻轻一点,年轻人便会再遭受一次生不如死的痛楚。他甚至可以制造出来一场失误,直接将这个年轻的道士送走。只要说是失手了,孙胖子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至于那个广元冥鉴,也可以等到欧阳偏左到手之后,自己在施展手段‘拿’过来。
  听到孙德胜说破了自己的心思,老杨心里犹豫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已经按在了车前子的心口,就等着看稍后如何发力了
  孙胖子已经转过了身子,不忍心看车前子再受痛苦。随后身后果然传来一声惨叫声,听这动静,这一下小道士受的伤不轻。孙德胜叹了口气,回过头来准备让老杨停手的时候,却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就见那个娃娃脸的白发男人满身鲜血的倒在了地上,而那个应该还不能动弹的车前子已经站了起来。
  此时的老杨也是满脸惊诧的表情,他全身上下,每一处汗毛孔都在渗血。几次想要从地上爬起来,无奈身上的力气好像被抽走了一样,一丝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此时的车前子浑身赤裸,目光空洞的盯着老杨,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孙胖子却连一个字都听不清楚。
  老杨又翻车了?这个叫做车前子的年轻人干的?不可能啊,这样的年轻人一百个捆在一起,也不会是老杨的对手。饶是孙德胜这样的聪明人,也想不到这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难道是吴主任到了,看不惯老杨的小动作,这才动手教训了他?也不可能
  就在孙胖子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的时候,车前子转身向着他这边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继续的嘀咕着自己完全听不懂的词语
  “小兄弟,不是我说,刚才你也听到了,咱们俩是一头的。”孙胖子一边向着病房门口蹭,一边对着车前子继续说道:“这都是杨枭自己的意思,哥们儿我发誓”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车前子已经到了身边。嘴巴贴在了胖子的耳边,这时候孙德胜终于听清楚了这个男人说的什么:“别欺负我是他护身神谁欺负他死”

  说到这里的时候,车前子一翻白眼,再次昏倒在了孙胖子的面前。
  孙德胜这才擦了一把冷汗,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高老大,你到底养了个什么怪物”
  杨枭(老杨)之前在民调局的外号叫做翻盘小王子,只不过他以前翻车的对象都是一些成了名的‘人’物。好像现在这样,让个小道士弄得不能自理,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这时候孙胖子叫来了医生,分别查看了一番两个人的伤势。不查还好,经过详细的检查之后,发现原本和植物人没有什么区别的车前子竟然已经痊愈。x光、b超以及核磁共振等一系列的检查,都现实这个年轻人身上没有什么内外伤。只是因为劳累,陷入了昏睡而已。
  杨枭的检查结果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全身的骨头断裂了一半。心脏收到了震荡,脾脏破裂,一个肾脏充血坏死、小肠断裂加上肝脏大面积渗血。这就是比活人多出了口气
  看到这个报告之后,医生已经开始暗示孙德胜:“这救不救的没什么区别了,也就是一个小时的事情。去找家属吧,别让患者这么受罪了。”
  这是要拔管啊孙胖子苦笑了一声,知道医生也是好心,也没有这么解释。他借口去找杨枭的家属,出去转悠了一圈。等到孙德胜回来的时候,趁着没人注意,从怀里取出来两包血浆。随后灌进了杨枭的嘴里。
  “老杨,也不知道你是什么血型,这两包o型血你对付着喝两口,不行再给你换。不是我说你,太冲动了,吴主任都没说弄死这个小道士,你就敢下死手别那么瞪我,那几下和弄死他有什么区别吗?结果自己躺在床上了吧,以前翻车就翻了,不管怎么说翻了你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被个毛头小子翻了,心里不是滋味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