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的最后一段往事》
第15节

作者: 江水东流

收藏本书TXT下载
  “小畜生你敢动手?”老头子大怒,正要掐法诀将这个年轻人形神诛灭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他一手攥住了老头子的手指,随后一巴掌扇在了老头子的脸上,骂道:“老畜生你敢还手?谁教你的臭毛病”
  老头子什么时候遭过这样的罪?一巴掌打的他顺着嘴角流血。自己的手指被年轻人死死攥住,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竟然都挣脱不出来。

  挨了一个嘴巴之后,老头子反倒清醒了不少。打自己的不是一般人,说不定这是孙胖子背后那个靠山假扮的。不过挨了打,总要说几句狠话。他盯着车前子说道:“有本事你把名字说出来,敢不敢说你是谁?”
  “我是你爸爸!”说话的时候,车前子一拳打在了老头子的鼻梁上。随后没等他反应过来,又用膝盖顶在了老头子的挡上。老头子再叫已经不是人动静了,他一只手扶着档,身子哆嗦个不停。
  就是这样,车前子也不算完。一只手揪住了老头子的‘档’,随后大头朝下将他砸在了地上。随着一声闷响,老头子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身子止不住的抽搐了起来。
  两个人动手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孙德胜和驼背反应过来要拉架的时候。胜负已分,车前子完胜这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
  “知道你们惹了多大的祸吗?你们俩等着”驼背趴在了老头子的身前,带着哭腔抹撒着他的前心后背,嘴里不停的说道:“老人家醒来老人家醒来”
  这时候,棚子外面再次响起来鸡叫的声音,随后外面开始慢慢出现的亮光。棚子里面的老头子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张嘴大哭了起来:“疼死我了我这是在哪啊疼啊救命啊,送我上医院”
  老头子在说话的时候,语气、语调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驼背见状,急忙背起来他跑到了棚子外面,看样子是要送到医院急救去了。
  孙德胜也没心思去管老头子了,他一把拉住了车前子,说道:“兄弟,我知道你是为了替哥哥我出气。可是刚才那一下也没打着我啊,你再忍一口气,咱们就得手了鸡叫之前他们肯定慌乱,不是我说,到时候哥们儿让他倒贴着把广元冥鉴送过来”
  “我就受不了这样的老登儿,有没有你,我都要掂他一顿。”车前子冲着老头子刚才所在的位置啐了一口,随后指着自己脸上的伤疤,继续说道:“看见没有?五岁的时候被这样的老登儿大的。他孙子欺负我,我还手了。老登儿就用马扎来了一下,再深一点我这只眼睛就瞎了。从此之后我见到这样的老登儿,见一次掂一次”
  “反了他了!兄弟这事不算完啊,回去的,哥哥我给你出气。”孙德胜这次明白车前子怎么突然发飙了,广元冥鉴没到手虽然有点可惜,不过面前这个小道士可比冥鉴金贵多了。这可是高亮留下来的宝贝。

  “我师父替我报仇了,当天晚上他就点了老登儿家的房子。”车前子回了一句之后,也觉得有些对不住孙德胜,当下他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是我耽误你的大事,咱们今晚再过来”
  “晚了”这时候,棚子外面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后一头白发的杨枭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地的狼藉之后,老杨冲着孙德胜苦笑了一声,说道:“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让给欧阳偏左。大圣,这件事你得给我一个交代”
  “等一下!我记起来了,你在医院打我来着。让我生不如死的,是你吧”
  听到小道士回忆了起来,杨枭二话不说,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鲜血在了面前形成了一道血雾,随后整个人扎进了血雾当中,在车前子的面前,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这样,原本对孙德胜没有什么难度的事情,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车前子搞砸了。对着年轻人,孙胖子却连句重话都没有。天亮之后,便安排他们一起乘坐飞机回到了燕京。
  回来的路上,车前子又被民调局专属的交通工具震惊到了。一架停在停机坪上面的波音777民用客机。小道士心里对着民调局更加好奇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单位,竟然还有自己的飞机。
  不过飞机毕竟是公家的东西,孙德胜前句长还是动用了一下自己的关系,才争取到了飞机的使用权。在五室主任欧阳偏左赶到之前,命令飞机提前起飞。
  突破车前子想象的还不止这架飞机,起飞之后,空乘人员便送过来一个怪模怪样的电话。孙德胜便一连几个电话打出去。询问起来有关鬼市的事情,里面的驼背和清扫老头子,以及和他们关系交好的人的底细。这些都打听清楚之后,又开始调查有关什么时候放出广元冥鉴的消息。
  “是三个月之前鬼市就有人推广元冥鉴了,三个月都没卖出去嗯,不止是欧阳偏左,连我们郝头哥俩都知道。不是我说,这就有点意思了。当中还走漏了风声?星家坡和玛来西亚也来人问过价钱后来怎么样了?嗯嗯、嗯嗯嗯”
  孙德胜打完这个电话之后,马上就要拨通另外一个号码。趁着这个档口,车前子开口说道:“不是说飞机上不能打电话吗?我看电视上面都演了,飞机起飞之后,手机都要关机。胖子,怎么就你搞特殊化?”
  听了车前子的话,孙胖子嘿嘿一笑,举着自己手里的电话说道:“小兄弟,哥哥给你普及一下知识点。这个是飞机载的卫星电话,也不是所有的飞机上都有这是,可不是我孙胖子吗?打听个事,最近我们家杨枭是不是找过你”
  直到飞机快降落的时候,孙胖子终于打完了电话。这才有机会对着车前子说道:“这次九河的事情没完,没有那么简单。不过和咱们没什么关系了,回到民调局之后,哥们儿我先带着你熟悉熟悉环境。不是我说,自打我挂上民调局句长开始,兄弟你是第一个要我亲自带着熟悉环境的”
  “谁说要进你们民调局了?”车前子打断了孙德胜的话,他掏出来那颗夜明珠,在孙胖子面前比划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胖子你说我卖了这宝贝,能不能抵你那七百多万?之前你坑我的什么欠条、合同,自己没事的时候赶紧撕了。看在九河我耽误你事情的份上,我不和你动手,不过事情可也没完。”
  孙胖子好像早就猜到了车前子会突然翻脸,他嘿嘿的笑了一下,说道:“这珠子是正经的八分明珠,隋朝时候宫廷里流出来的,上过皓镧谱。别看它不大,比后世出现的夜明珠都要珍贵。不是我说,这是要当传家宝的,卖了就太可惜了
  别误会,珠子是你的了,卖也好送人也好都是小兄弟你自己的事情。哥们儿我要说的是珠子以外的事情,你真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吗?不想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父母是谁?为什么你是被孔大龙养活大的?你这一身胎带的本事又是怎么回事?”
  这两句话一出口,车前子愣了一下。别看他在老家的地位高,那也是因为降妖捉怪的本事,以及干架的时候,心狠手辣不要命打出来的。小时候也问过老登儿,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每次老东西都拍着自己的胸脯,说他是自己和邻乡尼姑庵的小尼姑生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