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的最后一段往事》
第24节

作者: 江水东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句话说出来,在老头子的带领下,身后百十来个人全部压了过来。车前子见状不好,先发制人站了起来,回身抄起来自己的椅子,对着黑衣人砸了下去。他干架的经验丰富,现在对方人多,那就擒贼先擒王,制住了这个带头的,不怕其他人不投鼠忌器不放他们俩走。
  没有这一下砸下去的同时,黑衣人已经伸手抓住了椅子腿。随后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他的手中爆发,“轰!”的一声直接将椅子炸成了粉末。车前子被这股力量掀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吐了口鲜血之后,这才掉在了地上。
  看到黑衣人的护卫一哄而上,要对车前子不利,孙德胜急忙对着黑衣人说道:“我这兄弟的后台你惹不起,你的后台也惹不起。不是我说,他在这里掉了根头发,下面都要天翻地覆。不信你就试试民调局几百个人,偏偏我就带了一个车前子,你猜是为了什么?”
  孙德胜使诈是出了名的,不过能被他带过来的,也不会是一般人。犹豫了一下之后,黑衣人淡淡对着老头子说道:“去找他的生死薄,被孙句长说的,我有些好奇了。谁能让地府天翻地覆”

  老头子冲着黑衣人鞠了个躬,随后蹲在小道士的身边,用印模取了他的掌纹。拿到掌纹转身之后,便消失在了黑暗当中。而车前子此时身体麻木,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担心这个年轻人还有余力对黑衣人不利,十几个人挡在了他和黑衣人中间。
  孙胖子想要过去查看车前子的伤势,也被这些黑衣人拦住。他使了几次未果之后,只能气呼呼的回到了座位上。看着黑衣人说道:“哥们儿真不是吓唬你,一会你就知道了。不是我说,你们惹了一个大麻烦”
  “那就承担好了,麻烦而已,再大我也承担的起。”黑衣人说话的时候,将孙德胜不要的石剑拿了起来。轻轻的摸了一下剑身之后,他再次说道:“孙句长,你应该也知道我是谁了。如果今日你在我的位置上,应该如何处置?”
  “那还用说?赔礼道歉呗。”孙胖子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要是你的话,赶紧把我兄弟搀扶起来。多说拜年的话,再多给点赔礼啥的。天材地宝不能少,我们俗世间的黄金啥的也得来个一两百吨。对面孙德胜句长心情好的话,或许不会和我一般见识。”
  “天材地宝、黄金都有,只要你把杨枭交出来。”黑衣人淡淡的笑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还不能动的车前子,随后继续说道:“一百万两黄金,十件顶级的天材地宝”
  “哥们儿你太下本了,这笔帐怎么算都不合算啊。”孙胖子笑眯眯的掏出来香烟,点着抽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件事我也不大明白,杨枭夫人这一世的寿数,那是我们吴主任亲自定下的。这个下面也不是不知道,怎么就敢减了她六十年的寿命?然后一波一波派阴司鬼差送人头,十一位阴司鬼差啊,闹的这么大,说里面没有猫腻,谁会信?哥们儿我就不明白了,杨枭什么地方招人稀罕,要你这么的不惜工本?”

  听到了孙德胜的话,黑衣人沉默了片刻,随后说道:“是手下人不会办事,惹出来这场风波。现在闹的越老越大,只有交出来杨枭魂飞魄散,才能消除地府那么多阴司鬼差的怒气。妖怪手表只能怪他的运气不好”

  黑衣人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头子已经从黑暗当中走了出来。他两只手端着一个锦盒,走到了黑衣人的身前,说道:“这是在断生舍里找到的,属于三十亿未解封的生死薄之一。这个得您发话,属下才敢解封生死薄。”
  地府的生死薄写好之后便会用封蜡封起来,如果上面的人此生庸庸碌碌,那生死薄永远不会开封,等到人死回到地府之后,会在轮回之前将生死薄毁掉重铸。反之生死薄上的人经历颇多,便会早早打开生死薄的封印,以方便阴司鬼差在地府控制。只是地府的规矩繁多,调查生死薄的阴司鬼差要看等级,谁大谁才可以下令解开封印。这里黑衣人最大,只能他开这个口。
  黑衣人看了一眼老头子手里的锦盒,随后又看了一眼孙德胜,说道:“看起来是孙句长诈我了,这个人的生死薄是最普通的哪一种,连解封的资格都没有。这么普通的人会有什么样的靠山?”
  “你解开封印,看见了生死薄上面写的,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孙胖子嘴角上扬,露出来狐狸一样狡黠的笑容。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哥们儿我得劝你一句,真解开了封印,看到了卷轴上面的内容之后,你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

  黑衣人认准了孙德胜在诈自己,当下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回答道:“人一辈子总要做几件后悔莫及的事情,人都这样了,何况我去,解开生死薄上的封印”
  老头子答应了一声之后,从锦盒里面取出来一支被黑色封蜡包裹住的卷轴来。随后走到了还趴在地上的车前子身前,对着他勾了勾手指,这个一百三四十斤的小道士竟然轻飘飘的漂浮了起来。
  飘到老头子前胸高度的时候,他伸手在车前子的脸上划了一道。随后就见鲜血从划痕当中流淌了出来,老头子用手接住了鲜血,随后又将小道士的鲜血涂抹在了卷轴上面。当黑色的封蜡接触到鲜血之后,便迅速的融化了起来。片刻的功夫,一个锈迹斑斑的卷轴便出现在了老头子的手里。
  就在老头子要将卷轴交给黑衣人的时候,鬼市上方出口的位置突然响起来一阵脚步声。众人转头向那边看过去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口说道:“我没来晚吧?大圣,不好意思啊。我得先安置下来我三叔,来晚了”
  说话的人竟然是下午露过一面的白头发沈辣,看到了孙德胜就坐在前面之后,沈辣快步走了过来。远远的对着孙胖子打招呼:“大圣,他们没把你这么样吧?”
  看到有一个白头发的男人出现,老头子急忙将卷轴藏在了身后。他凑在黑衣人的耳边,低声说道:“沈辣,民调局六室的副主任,听说得到过吴仁荻的点拨。之前也和地府打过几次交”
  “我知道沈辣这个人”黑衣人打断了老头子的话,他并没有太把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当回事。先要看看车前子的后台是谁,顺手将老头子背后的生死薄抽了出来,当着孙德胜的面,打开了卷轴,随后念了起来:车前子”
  这三个字刚刚出唇,卷轴上面突然冒起了大火。黑衣人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后面车前子的父母,师父是谁,整整一本卷轴已经烧的干干净净。
  “假的!”黑衣人立即明白了过来,他转头看向老头子,说道:“你搞的鬼!不对,你不是何司!大胆,你是杨枭”
  反应过来之后,黑衣人猛的回身,向着‘老头子’的脸抓去。那些护卫们见状,也纷纷冲过来要一起擒拿‘老头子’。就在这些人冲过来的同时,原本一动不能动的车前子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冲着这些人的背后冲了过去。

  车前子原本就是干架不要命的,那些原本要前去护卫黑衣人的护卫们顿时乱了起来。不知道要先解决掉这个小道士,还是要护卫自己的主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