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的最后一段往事》
第26节

作者: 江水东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车前子也想不到沈辣竟然这么厉害,竟然可以手劈雷电。当下已经到了嘴边的话,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将那几句话咽了回去。谁说小道士愣头青的,见到不对的他也不敢主动出手。
  这时候,孙胖子的电话响了。他接通了电话之后,说道:“我知道是你,点子已经跑了,可以进来了。老杨,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忘了说?”
  ‘
  一座漆黑的宫殿里,彭何在好像烂泥一样的摊在地上,他的面前是一团白色的光芒。彭判官一脸惊恐地盯着光芒,嘴巴不停的抖动着,看样子是想说句话。不过在巨大的惊恐当中,已经到了嗓子眼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从光芒当中传了出来:“在疑惑为甚么我要救你回来?你是我亲自定下的继承人,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我都不会看着你出事——包括你要密谋对我下手”
  听到这句话之后,彭何在急忙对着光芒跪了下去。哆哆嗦嗦的说道:“君上您误会了我是您钦点的继位人,怎么可能密谋反叛您不要听孙德胜胡说,他是要挑拨我们君臣之间的关系,地府不睦,阳世人才安心”

  听到彭何在说完,光芒沉默了半晌,随后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你让我有些失望了彭判多智,南判多勇大事成败之上,你不如南棠。不过我还是选你做顺位之人,知道为什么吗?”
  此时的彭何在连大气都不敢喘,更不敢轻易的回答这个问题。没有等到答案,光芒继续说道:“因为你太像我了,如果我不在了,地府当中没有一个人比你更加适合阎君的位置。这些年我一直在向你分权,你做的也和我的心意。只是一点不好,你太心急了这个位置早晚都是你的,你何必急于这一时?”
  彭何在还要解释,说道:“君上”
  “还不死心”光芒的声音变得有些轻蔑,吓得彭判闭上了嘴巴,不敢再继续辩解。光芒却再次说道:“你是八十年前开始密谋的,第一步就是吞掉了九河鬼市,夸你一句,八十年里你除了这个什么都没做,稳扎稳打了
  二十年前为了防止我看出来破绽,你主动接管了抄录堂和断生舍,这时候你还是没有多余的动作。又用十二年的时间,在缉捕阴司当中换上你的亲信。再夸你一句换人换的巧妙,监事堂都没有发现破绽”
  说到这里的时候,光芒顿了一下,随后再次说道:“为了找到最合适刺杀我的人,你也是煞费苦心了。你是要继位阎君的,不能一上位就面对上下大战。这样挑选的刺客就是一大难题最合适的人选是杨枭,换做是我也会选择他的。杨枭的背后是吴勉,他和妖山的百无求,以及还在国外的归不归、任叁都有交情。到时候,他们出面挡在前面,就是地府也不敢轻易开战,你这就有了不开战的理由”

  说到这里的时候,彭何在已经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想不到自己的计划已经被光芒看破,此时再怎么狡辩都没有作用,只能想办法祈求光芒,放过自己的魂魄,不至于形神俱灭
  看到好像烂泥一样的彭盒子,光芒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再次说道:“给你个机会吧知道这次你输在什么地方了吗?”
  彭何在几乎没有犹豫,从嘴里挤出来两个字:“杨枭”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光芒开了口:“继续”
  “杨枭也是个聪明人,猜到了我的目地。他不敢接又舍不得广元明鉴,索性便将此事捅给了君上”
  “不愧是我的继位人,一眼就看穿了”光芒当中又传来了拍巴掌的声音,随后继续说道:“你修改了他夫人的寿数之后,第二天他便拖了交好的阴司,把消息传到了我这里。后面发生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下知道我为什么要把这个告诉你吗?”
  听到光芒最后一句话,彭何在的心便沉到了谷底,已经交底了,接下来这是要将自己魂飞魄散吗?
  看着彭何在低头一言不发,光芒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你揣度我的心思几百年,还是猜不到我在想什么。你会许会成为一个圣明的阎君,可惜无法超越我不用胡思乱想了,这件事就当作没有发生过,你还做你的判官。想要再来这么一次的话,也随便你。只是下次你要谋划的百无一漏”
  彭何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应过来之后,对着光芒不停的磕头,说道:“彭何在犯了这么大的罪过,不敢再有奢望求君上打掉肉身,放我再入轮回我愿受千百恶轮之苦,以求可以赎罪之万一”
  彭何在说完之后,光芒再次沉默了起来。过了良久之后,光芒当中再次传来一声叹息,随后那个沙哑的声音又传了出来:“你是地府当中最合适接替我的人,不管你做过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这不是玩笑,等你坐上了阎君的位置,就明白我这话的意思了那时候如果也出现了一个你这样的人,望你也可以如我待你这样,去待他”
  听到光芒放过了自己,还没有一点追责。彭何在趴在地上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责骂自己狼子野心,竟然动了弑君父的心思。
  “可以了”光芒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随后转了话题,说道:“我放过了你,你也要放过那些人。杨枭也好,孙德胜也好尤其是那个叫做车前子的,你都不可以报复。如果因为你给地府带来灭顶之灾的话,那我就只能考虑换个接位之人了”
  听到光芒说的这么严重,彭何在急忙答应。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之前生死薄被烧的事情,说的这么严重,十有八九君上已经看过那小道士的生死薄了。当下对着光芒说道:“君上,那车前子的身体有古怪。他的背后靠山”
  “住口!有关此人的任何事情,你都不可以再查”说到这里的时候,光芒开始变得暗淡了不少。有了消失的意思,不过在它彻底消失之前,最后说了一句:“他的靠山——不是我们地府招惹起的”
  与此同时,在九河市一座高档酒店的豪华套房里,孙德胜正在冲着杨枭啐了一口唾沫:“呸!姓杨的你早就得了广元明鉴吧?你什么都知道!还把哥们儿我们几个拉扯进来。不是我说,你自己说怎么办”
  杨枭一脸‘茫然’的看着孙德胜,说道:“大圣你可不能这么说,彭何在到底是不是被阎君拘走的,你我谁也说不清楚啊。怎么就我什么都知道了?”
  “哥们儿我打了一辈子算盘,想不到这次被算盘珠子崩了眼睛。”孙德胜少有的冷笑了一声,随后回头对着在一旁看热闹的沈辣和车前子说道:“你们俩就别看热闹了,辣子,这次你也被算计在里面了。兄弟哥哥我上次没好意思说,杨枭上次趁着你晕倒了,还抽了你俩嘴巴,哥们儿我要是你们俩,这个可不能忍”
  孙德胜的话还没有说完,有人按动了房间的门铃,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孙德胜,出来见见老朋友吧”
  这声音傍晚的时候,车前子听过,正是那个还有点多的鸦。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沈辣过去打开了房门,果然看到了一身西装的鸦站在了门口。他们俩虽然不怎么熟,不过也还是寒暄了几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