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的最后一段往事》
第27节

作者: 江水东流

收藏本书TXT下载
  看到了鸦出现,孙德胜的表情怪异了起来。他转头看了杨枭一眼,说道:“不是我说,老杨,这是来找你的吧?鸦,要是哥们儿我没猜错的话,你也是受人所托,来给老杨送东西的吧?”
  “到底是孙德胜,是不是天底下就没有能瞒住你的事情?”鸦微微一笑之后,从怀里取出来一支卷轴,随后递给了杨枭,说道:“这是阎君让我送给你的,君上我转告。这广元明鉴不算,还给你留了一个大阴司的职位。不过这个要等到你离世之后,才可以履职”
  “哥们儿刚才说的什么来着?”听了鸦的话,孙德胜转头对着杨枭说道:“不是我说,哥们儿被你当枪使了,不会这么白使吧?钱不钱的俗了,老杨你手里的玩意儿得分一半吧?”
  杨枭脸上终于露出来了尴尬的表情,他也没有想到阎君马上就把广元明鉴送来,还是当着孙胖子他们的面送来的,明摆着就是把自己卖了。看起来阎君还想和民调局缓和关系到头来自己也是一杆枪
  杨枭这么一尴尬,笑起来更加腼腆。他一边将卷轴放进怀里,一边抓了一把头发,说道:“大圣,如果你是我的话,阎王爷亲自找你,你也不会拒绝的。广元图鉴对我太重要了,回去之后,我还有一份”
  没等杨枭说完,孙德胜古怪的笑了一下,说道:“老杨,你也说那玩意儿重要了。给你就拿着?不打开看看验验货吗?不是我说,哥们儿不贪图那玩意儿。再说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也要还个金山银山的。你先验货,鸦还等着回去复命呢。”

  杨枭虽然不想露白,不过孙胖子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他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去除了卷轴,当着在场几个人的面,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卷轴。看到里面露出来明鉴总章,正是欧阳偏左照片里图像。
  看到了总章之后,杨枭松了口气。随后继续拉开卷轴,查看后面的内容。没想到继续拉伸之后,卷轴后面的内容竟然一团模糊。看样子好像是被酒水之类的液体浸泡过,别说字迹了,就连上面描绘的咒图也辨认不清了。
  自己豁出一切来做的局,最后竟然只得了半幅广元明鉴。杨枭的脸色变得煞白,转头一脸愕然的看向鸦
  仗着自己的后台强大,鸦的脸上看不到一点歉意,打着官腔说道:“我正要和你说的,地府历舂明一百三十三年,当时的阎君白漠酒后误染了明鉴。现在明鉴只有五分之一,阎君仁义,这才给了你一个大阴司的位置,算是一种补偿”
  “我用自己的性命作饵,最后就换来了五分之一的广元明鉴”杨枭盛怒之下,一把将卷轴扯碎扔在了地上。随后他几乎贴着鸦的脸,眼睛对着眼睛说道:“什么狗屁大阴司?谁会在乎!我是长生不老之人,怎么可能活够了下去”
  “老杨,你何苦难为鸦?他就是个跑腿的。”见到杨枭竹篮打水一场空,孙德胜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随后他过来搂住了白发娃娃脸的肩膀,继续说道:“看开点,哥们儿我被你算计了个够,不什么也没说嘛。不是我说,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想不算也没用了,杨枭也不敢真去得罪阎君。不过这口气撒不出来也难受,眼前这些人当中,也只有鸦可以得罪得罪了。当下,老杨有些不还好意的看了这个小阴司一眼。

  阎君似乎也算到了杨枭会用鸦出气,给了自己的阴司一道护身符:“杨枭,忘了和你说,阎君提拔我做了署理大阴司。从今天开始,我负责更正大阴司报错的寿数。”
  杨枭原本已经伸手要抓这个阴司,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他的手在半空中改变了动作。对着鸦的衣服拍打了几下,随后笑着说道:“署理大阴司好正好有事情要麻烦署理大阴司,我夫人的阳寿还没有改过来”
  想不到鸦都因此升迁,这件事当中,最吃力不讨好的就是杨枭了。看着白发男人谨小慎微的样子,孙德胜都不好意思跟他一般见识了。
  不过孙德胜还有件事要问问这位署理大阴司,他现在的地位应该能听到一点消息:“鸦,哥们儿还有件事要问问你,那什么你们地府刚刚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吗?比方说有哪位大员突然消失,或者阎君处理了哪位大员?”

  “没听说啊”鸦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我出来之前,阎君还着召见了几位大阴司。左判彭何在、右判南棠作陪,君上还升了左判的官,加了一个王殿总协官的职位。无论大小事宜,彭判都可随意出入王殿”
  这句话说完,孙德胜的目光有些发直。他喃喃的说了一句:“这是笃定了彭何在不敢再作乱这样的心术还了得嘛千万别和他做对手”
  九河鬼市的事件就这么结束了,在酒店住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早,他们这一行人乘坐早班飞机回到了燕京。孙德胜原本还想要搭乘民调局的专机,可惜他来迟了一步。凌晨的时候,五室主任欧阳偏左带着人上了飞机,在他们之前先行了一步。
  严格说起来,欧阳偏左和孙德胜一样,都是被阎君和杨枭算计的人,只不过欧阳主任把这笔帐都算在了孙胖子的头上。可能是之前被孙德胜算计的多了,这位五室主任认定了这一切都是他在幕后指示的,到头来广元明鉴归了杨枭(认定了这都是孙德胜私下给的,然后假装明鉴被污。那么正要的典籍,这么可能说毁就毁了)在气头上的欧阳偏左也没联络孙德胜,自己带着手下人抢了飞机。
  这一路上,车前子始终没有忘记向孙德胜索要自己的生死薄。上面记录着自己身世,一定写了他的父母是谁。
  孙胖子苦笑着对车前子说道:“兄弟哥哥我都说多少次了?辣子提前藏在了地府制住了那个老阴司,根本就没有功夫去找你的生死薄。你看见那个是老杨做的假的,真的有,还在地府,等着回到民调局之后,哥哥我想办法弄出来。”
  为了证实自己的话,孙德胜还让看起来本分老实的沈辣,以及杨枭,来作证。他们俩都是一个说法,辣子不是地府的人,断生舍里面存放的生死薄几十亿本。他根本没有办法在当中找到车前子的,那本生死薄只是杨枭提前做的,上面涂满了磷粉和毒药,是为了彭何在特制的
  车前子虽然还有些怀疑,无奈没有证据,也只能作罢。
  回到了民调局之后,孙德胜让车前子去一室休息。他自己则带着沈辣回到了原本自己的句长办公室,进来之后,孙德胜立即将办公室大门反锁,随后对着沈辣伸手说道:“辣子,那小家伙的生死薄到手了吗?”
  沈辣手里变戏法一样,变出来一只被黑蜡疯起来的卷轴。递给了孙德胜之后,苦笑着说道:“大圣,我是跟着你学坏了。不过话说回来,车前子的身世真有那么——你这是干什么!”
  沈辣说话的时候,孙德胜已经从桌子下面掏出来一瓶高级打火机专用的机油。随后将机油倒在了卷轴上面,点火将卷轴烧了起来。
  这卷轴原本就不防火,加上是类似丝绸之类的材料,遇火之后很快的燃烧了起来。这也是沈辣费尽了心力,从下面弄来的东西。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生死薄被毁,当下伸手就要去抢还没有烧完的卷轴:“大圣你干什么!让我千辛万苦的弄回来,就是要烧掉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