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的最后一段往事》
第45节

作者: 江水东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时候,萧易峰凑到了孙德胜的身边,说道:“大圣,你兄弟进去二十多分钟了,里面都没他的声音了。够呛了啊”
  孙胖子也忍不住了,对着身后的调查员们说道:“一起把厨房大门拆了可千万不能有事,你们谁先打个120,让医院留一间lcu”
  孙德胜毕竟也是民调局的前句长,他一发话,身后的调查员一起使劲,撞开了厨房的大门。众人冲进去一看,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只见车前子好端端的坐在了案板上,对面的角落里卷缩着那只肥大的白狗。
  小道士身边放着一大盆的熟肉,只是这个盆肉不是厨房的,不知道车前子是从那里弄来的。
  见到了厨房大门打开,尹白急忙就要往外冲。车前子见状,从盆里摸出来一块熟肉,对着大白狗打了过去,嘴里说道:“往哪走呢!不是说好了,咱们俩要做相亲相爱,一起吃狗肉的朋友吗?蹲那!忘了你咬我那时候多痛快了是吧”
  说着,小道士抓起来一块肉对着瑟瑟发抖的大白狗扔了过去。吓得尹白急忙躲开,它连碰都不敢地上的肉。卷缩回到了角落里,一边哆嗦一边忍不住便溺起来。
  孙德胜怔了一下,走到了车前子的身边,看了一眼大盆里面的熟肉。又看了看那只可怜的大白狗,随后苦笑了一声,对着小道士说道:“兄弟,你这是哪弄来的狗肉?不是我说,你怎么知道尹白怕这个?”
  “胖子,你以为我这二百多针白缝了?这半个多月lcu白住了?”车前子冲着孙德胜做了个鬼脸,随后继续说道:“这半个月我一直在琢磨收拾这条破狗的办法,硬拼的话估计我还得再回lcu住几天。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软的行不通那就来邪的我想到小时候,我们家老登儿吓唬我的话,赶紧睡觉,吃小孩的大毛猴来抓不睡觉的小孩了
  我怕吃人的大毛猴,这狗就不怕吃狗肉的人了?大不了再回lcu续半个月,不试试的话这口气怎么出的来?这几天我一直跟护士打听哪有卖狗肉的,最后终于知道一家偷偷卖的。一大早我就偷偷跑了,留下回民调局的车钱,剩下所有的钱都买狗肉了”
  说到这里,车前子察觉到尹白要跑,他抓起来一块狗肉打了过去,嘴里同时呵斥道:“往哪跑!我还没给你道歉呢对不起!我请你吃狗肉!”
  尹白躲避了那块狗肉之后,对着孙德胜一个劲的“呜呜”叫,看样子是想让他说两句好话,让这个熊孩子放过自己。
  孙德胜苦笑了一声,求情之前先迂回了一下,对着车前子说道:“兄弟,哥哥我还是有点担心,不是我说,要是这只尹白不怕狗肉,你怎么办?”
  车前子无所谓的说道:“那就再回lcu续上呗,估计它看在你的面子上,大不好意思咬死我。到时候再想别的办法收拾它,想不到我的运气这么好,第一次就成功了。”
  孙德胜无奈的笑了一下,说道:“兄弟,要不看在哥哥我的面子上,你放了尹白这一次吧。怎么说它也是民调局的震局神兽,你把它折腾成这个样子,丢民调局的脸啊。给我个面子,算了吧”

  “算不算不在我,得看它啊”说话的时候,车前子回头对着还在瑟瑟发抖的大白狗说道:“问你话,服不服?不服咱们继续。我喂你吃块狗肉,咱们还做一起吃狗肉的好朋友”
  大白狗能听懂人话,它趴在地上,嘴里不停发出“呜呜”的声音,听着好像变成了:“服服了”的声音。
  车前子这才指了指大门口,说道:“服了就好,走吧,以后看见我要规矩点,别再犯性”
  大白狗这才好像接到了圣旨一样,撒开四条腿,拼命的跑出了厨房大门。看着落荒而逃的尹白,孙德胜的脸上露出来古怪的表情,对着车前子说道:“我这辈子就见过尹白两次被欺负,一次被吴主任教育了一顿,然后就是兄弟你了。”

  “行了,咱们自己家哥们儿,用不着瞎客气。”说话的时候,车前子解开了上衣扣子,里面密密麻麻全是冷汗,看样子,刚才他也吓得不轻,只是一直咬牙硬挺着。
  看着其他的调查员都用异样的眼神盯着车前子,孙德胜苦笑了一声,拉着车前子离开了厨房。这时候他的办公室已经交了出去,只能又带着小道士向着一室主任郝文明的办公室走去。
  没想到这边刚刚走出厨房,便看到了一个久违了的老熟人。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远远的就看到了孙德胜,说道:“孙句长,好久不见啦听说你回来了好几个月,也不说去我公司坐坐啊”
  虽然这个中年人尽量不漏口音,不过车前子还是能听出来话里话外带着一种港普的味道。
  看到了这个中年人,孙德胜嘿嘿笑了一下,冲着他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老马啊,可不是好久不见了吗,不是说你年前就死了吗?哥们儿我就说传闻不可信,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听到孙德胜话里有话,这个姓马的中年人不尴不尬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是啦,谣传不可信,那些造谣的都是嫉妒我,我马萧林对天对地对朋友都是没得说,当年盲金还说我上辈子积了阴德,这辈子能活一百岁”
  “诶传闻说你是缺德缺死的”孙德胜说完之后,哈哈一笑,随后拉过来车前子,对着中年人说道:“不开玩笑了,来,哥们儿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只是马氏集团的董事会主席马萧林,三家上市公司的主席兄弟你过来,老马,这是我孙德胜的亲兄弟车前子。他是个道士,在辽东河安县正东乡极真观出家。上面还有个师父叫做孔大龙”

  “哦孙句长的弟弟,果然是气宇不凡。要不来我公司挂个职,我一定照看好孙句长的弟弟。”毕竟过了那么多年,马萧林已经忘了当年高亮拜托自己照看的师徒俩。虽然脑中似乎有些印象,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可是场面上的客气几句。
  看到马萧林没想起来这个车前子是谁,孙德胜也没有继续暗示。笑了一下之后,对着马萧林说道:“老马,你来我们民调局做什么?不是家里遭报应,又闹鬼了吧?”
  “孙句长你就是这么爱开玩笑,我是来找杨书籍的,他说要请我资助几家道观——你说你是车前子”说到这里,马萧林脑海当中突然打过一道闪电,随后想起来当年高亮托付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养活一大一小两个道士,这俩道士也太能花钱了,去年自己断了对他们的供奉。其中那个小道士可不就叫车前子吗?他出家的道观可不是辽东河安县正东乡极真观吗”
  这孩子现在跟着孙德胜,还说是他的兄弟。看起来自己想错了,这个小道士不是高亮的私生子

  说起来马萧林也是误会了,当初高亮预测到自己的结局之后,便在临死之前托孤,将车前子托付给了马老板。不过老马会错了意,以为这孩子是高亮在外面的私生子。想着平时两个人的关系也不错,便替高老大养了几年的孩子。
  后来是孔大龙做的有些出格,每次向所要的生活费越来越高,还把自己的赌债也算在了里面,这就把马萧林惹毛了。现在一个月就几万十几万的,照这个速度再过几年还不一个月一百多万?别说高亮的儿子了,就是他爸爸也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