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的最后一段往事》
第52节

作者: 江水东流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又来、又来了”张支言急的满脸通红,看了一眼左右,只有一个看热闹的半大小子。他低声说道:“黄、那个谁说、说这、这、这次的事情不小合欢道鲁家的合、合葬,家里的大、大、大和尚亲自仿的合欢道符。大、大和尚说里面有好、好、好东西。”
  听张支言提到了大和尚,蒙棋棋又来了火,说道:“别和我提那个大和尚啊,你看看他瞧我的样子从外能瞧到里,那时候你眼瞎了吗?怎么不知道上去给他个嘴巴?还好意思在我这里起腻小子你笑什么!”
  原本车前子还装着什么都没听见,不过他越听越可乐,最后竟然忍不住乐出来了声。“扑哧”这么一笑,引来了蒙棋棋的不满。

  张支言正在因为哄不住蒙棋棋而犯愁,看到老天爷给的露脸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当下他走到了车前子的面前,指着半大小子的鼻子,说道:“你、你、你笑个屁”
  “我、我、我是你爸爸!”车前子对着蒙棋棋下不了手,对张支言可什么好客气了。原本他还蹲在地上,见到张结巴过来找麻烦,先是将手机塞回衣兜里,随后猛的一把揪住了男人的手指头,向着怀里一墩。随后借力打力的窜了起来,对着张支言的脸就是一巴掌。
  张支言完全没有防备会挨打,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时,车前子抬起来一脚踹在了张结巴的挡上,顺手将挎在张支言身上的背包抢到了手里。将背包论起来,对着倒地不起的男人,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抡。
  车前子没打几下,身后突然有人过来对着他踹了一脚,这一脚正踹到他的腰眼上。小道士吃疼也跟着倒在了地上,随后,蒙棋棋论起来她的大肩包,打在了车前子的身上。一边打,女人一边用半中半洋的语言骂着小道士。

  车前子也不还手,蜷缩在地让女人打。被打了几下之后,他突然大叫了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随后抱着脑袋头也不回得瑟跑了出去,蒙棋棋追打了几下之后,又回到了正捂着裤裆,来回走柳的张支言身边。
  “你说你还是个爷们儿吗?让个中学生揍了,你个窝囊废,以后别说——你的包呢?”蒙棋棋先是一顿数落张支言,说了几句发现他随身背的包不见了。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不是在那个半大小子的手上吗
  背包里面还有黄妹妹送来的合欢道符,这个东西可不能丢。当下,蒙棋棋也顾不上裤裆被踢木了的张支言,转身向着车前子跑下去的位置追了下去。追了足足两条街,也没有再发现那个半大小子的人影。
  此时的车前子已经回到了孙德胜他们的车里,将手里的背包的递给了孙胖子,随后呲牙咧嘴的说道:“那娘们儿下手挺狠,再使点劲就把我的肾打碎了。胖子,我这一手不错吧”
  见到车前子和张支言动手,孙德胜已经猜到了他想要做什么。当下让司机在下一条路口等着小道士,果然,车子刚刚开到这里,就看见这个小道士狂奔到了这里。孙德胜急忙打开车门,让他跳了进来。
  “那是,也不看看谁的亲兄弟”孙德胜说话的功夫,已经打开了背包。在里面翻找了一番之后,将一封档案袋递给了杨枭,说道:“老杨,这个得你看看,咱们三个人也就是你看得懂。”

  杨枭打开档案袋之后,从里面倒出来一张古里古怪的道符来。别的符纸都是长条的,可这张道符却是四四方方的,上面画的也不是风雨雷电敕令的文字,是好像乱麻一样的鬼画符。
  看了半晌,杨枭还是摇了摇头,将道符怀给了孙德胜,说道:“这就是大和尚亲手画的道符?我完全看不明白要不怎么说人家是双身佛呢,我和大佛爷的道行比起来,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道符已经被车前子抢了过去,只是看了一眼,半大小子便看出来上面的问题:“这就是道符?别蒙我了,这不就是张地图吗?看看,两个线头,一头进,一头出”
  车前子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孙德胜的电话响了,他接通之后,表情立即变得古怪了起来,对着电话说道:“嗯、我听到了黄然到了。”
  十分钟之前,黄然已经到了度假村,机场、火车站都没有他都出票记录,孙德胜的朋友甚至还查过高速公路的人脸识别照片,都没有找到他到达广州的证据。看样子这个人已经早到了多日,只是一直都没有露面。
  挂了电话之后,孙德胜将黄然的事情说了一边。随后对着杨枭继续说道:“老杨,看起来这次的事件我们可能想简单了。不是我说,现在老黄可不是什么活都亲手接。去年泰国的诡童事件闹的那么大,皇室都出面找过他,开的价钱也不低。最后老黄只是派了张支言和另外一个手下处理,他远程遥控解决的。现在能让他亲自跑一趟的,可不是一般的活。”
  “要是就黄然自己的话,也没有什么。不过他身后可是有个大和尚”想起来那位高僧,杨枭的脸上便露出来纠结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他转移了话题:“对了,当初大和尚不是一个嘴巴打好了张支言结巴的毛病吗?怎么刚才我在电话里听他又开始结巴起来了。”
  想起来磕巴嘴张支言,孙德胜便笑了一下,说道:“平时他好人一个,嘴皮子比我都溜。不过这两年不知道怎么又犯了老毛病。说起来也怪,只要蒙大小姐在身边,张支言就紧张,这一紧张说话就不利索了。去年黄然请王府饭店吃饭,蒙棋棋到的晚,一开始张支言说的那叫溜,可惜蒙大小姐到了,他就紧张了。一边冒虚汗一边磕巴的话都说不出来”
  孙德胜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对着司机说道:“行了,不用在这里等着了。回度假村吧”
  xxx度假村位于广州市郊,快到半夜十二点的时候,汽车这才赶到了度假村。
  三个人有些疲惫的走进了大堂,原本以为这个时候就没有什么人了。没有想到这边刚刚进来,已经等候多时了的马萧林便带着这里的老板出来迎接:“孙句长,真是不好意思。还要您几位连夜赶过来。我和秘书说过的,明天再来也来得及下面人不会办事,让您见笑了。”
  孙德胜嘿嘿一笑,说道:“你的小秘书挺知道心疼人的,还说你要把私人飞机送我。好说歹说才退掉。不是我说,老马咱们都自己人,下次在这样,哥们儿我不客气就真收了。”
  马萧林已经从秘书那里听说了孙胖子要坑人,干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这飞机买了五年,老旧了实在送不出手。下次买了新型号的飞机,孙句长您一定要收下,代步工具而已”
  车前子跟着说了一句:“你们管飞机叫做代步工具?那这步子迈得大了点,容易扯到蛋。”
  知道了车前子的身份之后,马萧林对他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冲着小道士笑了一下,说道:“飞机、汽车、火车的,不就是代步工具吗?不说这些了,我向你们介绍这里的老板,我们xxx度假村的董事长万长洛先生。万先生,这位就是我常和你说的,民调局的孙句长”
  万老板一副正经生意人的打扮,他冲着几个人客气了几句之后,对着孙德胜说道:“我还有一位合伙人也是今天刚刚到,他正在房间处理公务,马上就会下来黄先生,这几位就是马主席请来的朋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