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的最后一段往事》
第80节

作者: 江水东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车前子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关心过,他从来没有见过父母,是孔大龙将他养大的。在进邶京之前,都是车前子伺候师父孔大龙的衣食起居。那老登儿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不说,还挑肥拣瘦的。等到小道士大了一点,有脾气之后才把孔大龙的毛病改了过来。
  邵一一这几句暖心的话,听得车前子眼泪含在眼圈里。也不管什么全鲨宴了,拿起来筷子夹了一筷子鱼肉进了嘴里。鱼肉进嘴的一瞬间,一股浓烈的酒气夹杂着鱼腥直冲脑仁。顶的车前子眼前一黑,差一点将嘴里的东西喷了出来。为什么闻着没事,却下不了口,这娘们儿是怎么做到的
  要不是邵一一对他好,加上车前子不对女人下手,这时候已经脏话连片了。当着孙德胜女儿的面,他不好将嘴里的鱼肉喷出来,只能含在嘴里。因为那酒味夹杂着鱼腥的味道太上头,车前子难受的闭上了眼睛,在他闭眼的一瞬间,刚才含在眼眶里的眼泪被挤了出来。
  “好吃吧”看着车前子闭上眼睛‘享受’的样子,邵一一又夹了一筷子鱼肉放在他面前的碟子。继续说道:“赶紧吃,多垫一点。要不一会黄然他们灌你酒”

  “一一,你不懂,不能吃东西要不一会都吐了。得先喝点适应适应”说话的时候,孙德胜倒了半杯茅台送到了车前子的手里,继续说道:“先喝点适应适应,一会真喝也就不怕了来吧”
  孙德胜半送半推的将半杯茅台灌进了车前子的嘴里,好歹将嘴里的鱼肉送了下去。随后他笑嘻嘻的指了指墙上的钟表,对着自己老婆说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老黄还指不定闹什么幺蛾子。我们俩得先过去看看,过了十二点就锁门,我去兄弟家凑合一宿”
  说这几句话的功夫,孙德胜和车前子已经穿好了外套,在邵一一的叮嘱之下,拉着自己的小兄弟走出了家门。
  这边刚刚关上门,车前子便再也忍受不住,将刚刚下肚的那口鱼肉吐了出来。孙德胜冲着他竖起了大拇指,说道:“熬到现在才吐出来,兄弟你够意思”
  “胖子,你老婆是不是故意的?一般人能把鱼头做成这个样子也不容易。”车前子缓过来这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她是怎么做到的?闻着香喷喷的,吃着就不是人味了?她不是不想让我住你们家,故意的整我吧?”
  “兄弟你没看出来吗?你嫂子把你当成亲兄弟了。”孙德胜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瞒你说,你嫂子基本上在家不开伙。吃饭的时候不是外卖,就是带着孩子去民调局食堂吃去。对了,哥哥我说没说理论上她还是六室的内勤?整个六室不是白头发的,也就你嫂子一个人了。也就是家里来了亲戚,她才会亲自下厨。上次炖的鱼头是吴主任吃的”
  听到孙德胜提到了吴主任,车前子来了兴趣,说道:“你老丈眼子真下嘴了?吃完直接就喷出来了吧?”
  “他把一整锅鱼头都吃干净了”回忆那天的情形,时隔很久孙德胜还是觉得不可思议。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从那之后,你嫂子就有了一种错觉,她真以为自己炖的鱼头很好吃。她自己不吃淡水鱼,也没有尝过味道。不过这道菜不能轻易露出来,我还是托了兄弟你的福,今天才又吃到了”
  想到吴仁荻那么一个尖酸刻薄的人,竟然会吃了那么难吃的东西没有发作不算,还能开口夸好吃。这么昧著良心的事情,真是他一个这样的大人物能做出来的吗?
  鱼头好不好吃无所谓了,反正马上就要有一顿全鲨宴了。听这名字就和鲨鱼、鱼翅什么的脱不了干系,反正也是去吃黄然的,孙德胜和车前子就当是去吃冤家了。

  孙德胜亲自开车,载着车前子向着钓渔台国宾行驶了过去。车子刚刚开出小区,车前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对着孙胖子说道:“胖子,还有件事啊,这个炖鱼头的方子是谁给你老婆的?能做到问起来香喷喷的,吃起来又冲又腥的,一般的大厨子都没有这样的手艺。”
  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听了车前子的话,孙德胜猛地一踩刹车,随后苦笑着对被晃了以下的小道士说道:“兄弟你不说,哥哥我还真没想到这个,是啊,这个炖鱼头的方子是谁给你嫂子的”
  这明显是话里有话,不过孙德胜说到这里,后面的话任凭车前子怎么问,他也不开口了。当下只是说些民调局的八卦,把话题岔开了。
  等着孙德胜、车前子二人赶到钓渔台国宾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黄然亲自在大门口迎接,一直带着他们俩进了一座小楼的包房里。他们进来的时候,蒙棋棋和身上还裹着纱布的张支言已经等候在这里了。
  “沈辣在路上了,杨枭稍后就过来。我们先坐,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点菜”黄然微笑着将菜牌递给了孙德胜,随后继续说道:“今晚上是全鲨宴,我有位朋友在海上遇到了鲨鱼群,他捕获了几只。就是我们今晚的主菜了,在配几道其他的菜肴也就差不多了。”
  “今天我们哥俩是客随主便,老黄你赏饭,拿出来什么我们哥俩就吃什么。”孙德胜嘿嘿一笑之后,冲着浑身上下都是纱布的张支言说道:“小磕巴,你都这样了还惦记吃呐?鲨鱼是发物,小心吃了这一顿明早开始你身上长鱼鳞”
  “那倒不用孙句长您费心,我也就是个陪客而已。倒是你要小心了,鲨鱼肉有毒”只要不是对蒙棋棋,张支言的话也算利索,话语之间还有挑衅的味道。
  看着两个人的对话开始有了火药味,黄然马上出来打圆场,他叫过来服务人员,替孙德胜做主叫了几道特色菜之后,说道:“不等了,姑娘,麻烦你和后厨说一下,可以走菜了。不过菜不要上的太快。我们后面还有人要来。”
  看在今晚全鲨宴的份上,孙德胜也不打算和张支言一般见识。当下对着黄然,笑嘻嘻的说道:“老黄,哥们儿还有件事情不大明白。在古墓里面被你冒充是合欢蛊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万长洛都没有认出来。”
  “那个叫做菩蝉,是当年上善禅师在粤南养的一只小妖鬼”说话的时候,黄然亲手给孙德胜倒了杯茶,随后继续说道:“当年上善禅师看它可怜,便将这是小妖鬼魄收在身边。后来发现了合欢道的古墓,发现合欢蛊已经孵化成了,就把菩蝉安置在它身边,指望着它可以沾点合欢蛊的光,也有机会长生不老。
  后来时间一长,他老人家便忘了这件事情。直到前一阵子我说了要去合欢道的古墓,禅师这才想起来菩蝉,要把我那只妖鬼带回去。可惜我还是没有完成禅师交代的事情”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有身穿旗袍的服务人员上菜。将一盘几乎透明的菜肴摆放整齐之后,这才说道:“这是红焖鲨鱼口腔的软骨,这道菜已经焖制酥烂,请各位品尝”
  日期:2020-11-14 18: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