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者》
第8节

作者: 第七个客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
  萧赞看了她一眼,等着她继续开口。
  苏愿歪着头,“我知道你们这些唯物主义者,有很多事都觉得不可相信,但如果真相就是这般,而且也能证明,会不会觉得是天方夜谭?然后将我当成怪物,和那些病人一样关起来?”
  说出这些话,苏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但听到萧赞的回答,“不会,每个人都拥有不一样的能力,存在即合理。”
  “那你有没有遇到过不认识的人看到他一眼就会看到很多过往的事?”
  “没有,你想告诉我什么?”

  “我听到那几个病人说的梦,脑子里出现很多片段,很真实,我觉得他们不是好人,而且犯了罪,唯姐让我来找你。”
  “所以你想说那些人犯了罪?”萧赞拿着手机往实验室走,站在门口,稍等了片刻,等她跟上来,“是这样吗?”
  “啊?”
  “苏唯有没有告诉你她的工作?嗯,她从事的不是一般的工作,可能很危险,甚至会有生命危险,但她从未放弃,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无论遭遇了什么,在她心里,只有一件事,要找出真相。这个世界很简单,也很复杂,人心也是,所有可见的平静,不过是很多人努力平衡的结果,而她,就是其中的一人,除了她,还有无数人。”
  他的声音很好听,苏愿形容不出来,只觉得低醇平和,也不知道是本来的语气,还是事实如此,语调十分轻缓。
  哪怕,说起危险来,也总是让人听不出太大的波动。
  “也许,你见过,又或者没见过,我曾经见过,每一次的穷凶极恶,总会有人受伤,或者是生命的代价,又或者是心灵的创伤,行为的可怕,结果的惨烈,任何语言诉说起来都很苍白。”
  苏愿直勾勾的看着他。
  “怎么?害怕了?”萧赞收回目光。
  他很少在意别人的眼光,从小,无论是因为他的外表,还是因为他的能力,总会收到各种不一样的目光,但他从未在意,仿佛被看的那个人压根就不是他。
  现在,他还是第一次注意到别人看他的眼神。

  很奇怪的感觉,但他却不觉得不舒服。
  苏愿咬着嘴唇,不太自然的开口,“我见过,可能会更加惨烈,包括我自己,也曾经历过。”
  萧赞抿着嘴唇。
  苏愿似乎压根就不在意这些,“那我说的是不是真实的?他们……是不是真的参与了犯罪?”
  “可能。”
  “什么意思?”
  “的确,他们是其他人交给我的病人,一个检察官。”
  苏愿狐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你还认识检察官?”
  “认识,还有丨警丨察,嗯,各种看起来不正常的人。”他淡淡开口。
  “……”

  这种神色,该不会认为苏唯也是这样吧……
  “唯姐也是吗?”
  “苏唯啊,你觉得呢?你们关系看起来挺好,你认为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唯姐很好,是个很厉害也很强悍的人,但她很善良,其实……”
  她想说,其实也很脆弱,所有人都认为她厉害,就像是天才一般,却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她一个人,所有的亲人都离开了。
  比她还要可怜。
  好吧,其实她也差不多。
  “不开心了吗?”萧赞推开门走进去。

  苏愿跟着他进去,“其实,有一点你说错了。”
  “什么?”
  “我也是病人,而且病得很严重。”
  “能告诉我,谁告诉你的吗?”
  苏愿无辜地看着他,“不需要人告诉我,除了唯姐,所有人都是这样表现的,看,这是个怪物,是个小可怜。”
  “怎么会这样想?”
  “因为我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害怕社交,恐惧和人交流,甚至总觉得会有人想要害我。”
  “所以,你觉得这是病?”萧赞饶有兴趣地看着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主动说自己有病,这个女孩还真是可爱。
  苏愿想了想,然后点头道,“他们说这是ptsd。”
  “你知道什么叫ptsd吗?”萧赞挑了下眉,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苏愿无奈的摊开双手,反问道,“作为心理医生,这不是你的专业范畴么?”
  萧赞哭笑不得,这丫头反应倒是迅速,不愧是苏唯看好的人。
  ptsd,即创伤后应激障碍,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
  他耐心解释道,“ptsd临床症状是创伤性再体验、回避和麻木、警觉性增高等,患者的思维、记忆或梦中反复、不自主地涌现与创伤有关的情境或内容,也可出现严重的触景生情反应,甚至感觉创伤性事件好像再次发生一样……”
  说着,他看向她,“你有这样的情况?”
  哦,这样说来,好像不太符合,苏愿低着头,她有心理问题,但似乎没有严重到这种程度,她会做梦,想起那时的场景,但每一次,苏唯都会出现,然后她会安静下来。
  “长期或持续性地极力回避与创伤经历有关的事件或情境,拒绝参加有关的活动,回避创伤的地点或与创伤有关的人或事,有些患者甚至出现选择性遗忘,不能回忆起与创伤有关的事件细节。”萧赞一直观察着她的表现。
  原本,他并不准备现在开始对她的治疗,至少他还没完全判断她的病情,但他已经有大致的猜测。
  苏唯交给他的事,总归是要做的。

  会选择忘记吗?
  她忘了那时候的场景吗?
  不,没有,她一直都记得。
  只是,她谁也没告诉,她以为不去说,她就能不去想。
  但其实,哪怕她不去想,那些事她也从未忘记。
  “焦躁、滥用成瘾物质、攻击性行为、自伤或自杀行为。”
  苏愿想了想,她只是社交有些问题,但也不至于这样严重,而且,她可以和苏唯她们像很好的朋友一样相处。
  听完萧赞的话,苏愿又有些不太确定。
  既然她没病,唯姐为什么会将她交给他,一个心理医生?
  两个人走进实验室,萧赞给她倒了杯水,见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也没有打破她的思绪。
  苏愿垂着脑袋,眼神茫然,有很多她都想不明白,猜不透。
  她的世界一向很简单,干净,透明。
  没有那些弯弯绕绕,没有那些套路,都是很直白的。
  她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男人,他长得很帅气,那张脸隐藏在黑暗中,浓墨之下,依旧闪亮如星辰,十分容易的就让人深陷其中
  苏愿心脏突然落下一拍,眼睛眨了眨,然后看到他递过来的水杯,她伸出手。
  “如果我没病,唯姐为什么让我但你这里来?”

  萧赞垂眸想了一下,“我只能说,你对她是很重要的人,交给其他人她不放心,她可能觉得你在我这里,会比在其他地方更让你舒服。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她的出发点都是想让你开心。”
  苏愿咬着水杯,有些失落,“就是说,唯姐又要去做那些事了?”
  那些危险的事,涉及性命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