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者》
第19节

作者: 第七个客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
  苏愿一怔,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插话。
  她说的朋友是苏心,别看她回了国变化挺大的,但是和她们在一起时才叫真实。
  那个女人真的……嗯,和现在这个苏安很像。
  她可不会说,都是逗比。
  萧赞给苏愿准备了早餐,等她坐好后,“拿了过来,先吃点东西。”
  苏愿十分配合的开动,她可是很乖的。
  萧翼看着这个男人的动作,自然没有错过他脸上的神色,忍不住啧啧,果然,萧家的男人就这般容易步入爱情的泥沼?
  不行啊,都已经掉了两个了,他们两个怎么也要守住啊。
  不过,看样子,这一个又失手了。

  苏安想起萧翼对她的诸多挑剔,坏点子又来了,她看了一眼苏愿,狡黠一笑,“小愿,萧队知道很好的餐厅,说中午请客吃饭。”
  “……”
  一群人回到警局,那个疯了的男人已经请了过来。
  他的状况仍旧不好,嘴里嘀嘀咕咕,像是自话自说。

  不算太老,看样子不到四十岁,却十分瘦削,而且双目没有精神。
  如果他没有疯,会是个帅气的男人,至少是个成熟的男人。
  他低着头,衣服很凌乱,头发一样乱糟糟的,神神叨叨的,不知道是疯了,还是在逃避什么。
  坐在审讯室里,不安的看着四周。
  审讯室里冷冷清清,除了他再没有其他人。
  里面很亮,却让人感觉到莫名的违和。
  苏愿和萧赞就站在外面,隔着一扇玻璃看着里面的情形,这边的审讯室设计得十分人性化,方便观察被审讯者,却又不轻易被人发现。
  两个人对这个人都不认识,除了从刑侦队那里得知的消息,再无其他。

  苏愿若有所思地看着里面的人。
  其实,和苏唯待一起的几年,她有幸见过几次审问的场景,苏唯是个很厉害的人,无论有没有证据,她都能从嫌疑人身上找到可疑点。
  有一句话,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么?
  所以,苏愿留意到那个男人的神情,他的模样看起来并不像是伪装的。
  如果,这只是他想让他们看到的,那只能说他太厉害了。
  她正这样想着,身边传来萧赞的声音,“你怎么看?”
  苏愿没有回答,仍旧看着那个男人。
  “他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仿佛陷入某种魔怔状态,可能是受到某件事情的打击。”
  苏愿抬起头。

  萧赞看了她一眼,说,“从专业角度分析,有一件是一直困扰着他,折磨着他,才让他变成这幅模样。”
  “他……有点眼熟,”苏愿开口,“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不过比现在面前,而且看起来更加体面,完全不是现在这种情况。”
  萧赞看着她,陷入沉思,“小愿,能想到是什么时候吗?”
  “萧医生,我……想不起来,只是觉得熟悉。”苏愿垂着眸子,她的记忆很混乱,很多事记不清,如果非要问她,她可能想不出来。
  萧赞知道她的情况,并没有强迫她。

  拿了瓶水递给她,然后很耐心的等着她
  苏愿看着审讯室里的那个人,脑中不断回忆着,想要想起在什么时候见过他。
  突然,她瞳孔不断放大,接着,紧张的扯着身边人的衣摆。
  萧赞觉察到她的紧张,动作极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我们在警局,别担心,不会有事。”
  苏愿瞥了一眼椅子上那个颓废的男人,咬着嘴唇:“他是那个男人。”
  萧赞愣了一下,漫不经心地问了句,“你梦中那个被打的男人?”

  “就是他,”苏愿点头,“那时候他很年轻,而且十分体面,和现在差别很大。”
  萧赞抿着嘴唇,隐约他能猜到几分。
  “不过,那个男人被扔了出去,不知道后面……”
  “不要想了。”萧赞抬眸。
  “萧医生,他知道那些孩子的事。”苏愿直视他。
  人,是很奇怪的物种,遇到可怕的事会害怕,但如果,需要强大的时候,同样也会鼓起勇气。
  隔着一层玻璃,隔绝了两方天地,一方阴暗无光,一方险象逢生。
  她的脸苍白,没有血色,明明害怕,却又鼓起勇气,“我看到了,就是他,唯一一个反抗那群人的人,可是最后被打,还被人扔了出去,他其实是想……”

  “不想了,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你不是丨警丨察。”萧赞抓着她的手,她自己的状态同样不好,这样做同样会加深她自身的病情,“我会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去查证。”
  “听上去很玄幻,是不是?可是我真的看到了那些,我看到了很多孩子,还有四五个人,有一个就是这个男人,他当时就在。”
  萧赞扶着她颤抖的肩膀,安抚地拍了拍她的后背,目光直视着她的眼睛,“听我说,破案子是他们丨警丨察的事,你已经很棒了。”
  “他们能破解这个案子吗?那个地方很偏,而且太破了,可能现在压根就不存在了,我们要怎么帮助他们?”苏愿捏着他的衣摆,“萧医生,我知道你怕我有事,如果我明知道案情,却什么都不去做,我是不是很坏?”
  隔间里十分安静,原本萧翼让他们先观察,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所以,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
  萧赞低着头,明亮的白炽灯落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瞬间变得高大伟岸,而他面前,因为阴影,眼神格外幽深,仿佛深潭一般,却不可怕。
  他盯着她看了许久,“怎么会这样想?”
  “因为我想做个好人,”苏愿咬着贝齿,“我看到过苏唯为了真相和正义所付出的种种,她从未在意为此会遭遇什么,她在意的只是真相,那时候我不懂,甚至害怕有一天她会因为这样的工作受伤,可她说,如果追求真相是一种英雄主义,那么她会始终坚持并且热爱。”
  萧赞始终神色平静,“你和她不同。”
  “我们是不同,可是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在经历那样一件事之后,我变得和很多人不同,他们叫我怪物,因为我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就在刚刚,我似乎想明白了,我所拥有的这些,也许是为了让更多真相揭露。”
  以前,她确实很困扰,觉得这样的自己,真的就是个怪物,很可怕。
  现在,但她看到那些,为此了解到某些真相,也渐渐明白,任何事情存在,总是有其目的。
  比如,让她遇到这些,是为了看到更多真相。
  比起可怕,真相要重要许多。
  这世上,还有很多事因为不被重视,不被知道,哪怕蒙了尘,落了灰,总有一天会重见天日。
  她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也不是什么头脑灵活的人。
  苏心总是吐槽她,不爱说话,沉默得像经历几个世纪的老人,经常一句话不说,只有在苏唯面前,才像个活人,会说上几句话。
  那是她不知道,因为苏唯能看透她。
  她什么也不说,她也会知道,还会夸奖她很厉害。
  所以,她真的想找到自己存在的理由。
  现在,或许是个时机。
  “如果我有能看透某些事情的能力,是不是一件很棒的事?”苏愿仰着头,她的眼神纯粹,没有掺杂任何杂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