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者》
第38节

作者: 第七个客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
  苏愿似有所悟,“那你的家人呢?”

  她记得他家就在帝都,离开家,去另一座城市,真的没有关系吗?
  “你忘了一点,”萧赞唇角一扬,似乎心情不错,语气平稳,“我和萧翼也是亲人,还有你唯姐的前任也是,他们在不同的城市,并没有任何影响,所以,小愿,我在哪里,并不会因此影响我和家人之间的感情和关系。”
  当然,考虑到她经历的那些事,对于亲情存在很敏感,所以萧赞并未多说。
  苏愿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心脏那里似乎缺少了什么,空空落的,却又格外的平和。
  他是医生,拥有十分强大的治愈能力,没想到,真的可以医治她。
  有些人出现,不是偶然,带着某种目的,缓慢靠近,然后达成所愿。
  萧赞这个人,和谁在一起都很好,然后,全世界只有一个她。
  如果,苏唯没有喜欢萧绎,和他在一起,会不会很好?
  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难过呢?
  只要想着他会和另一个人在一起,她就觉得眼睛酸涩,难道是因为他和唯姐一样真心对她,所以她才会不舍。
  萧赞见她不说话,也不催促,起身回到办公桌前处理那些数据。

  等到他处理好工作,朝沙发看过去时,那个女孩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呼吸清浅。
  他很少和异性相处,总会独自留在实验室,一呆就是一天。
  然而,当某一天,他的生命里突然出现一个异性,他竟然也会和普通人一样,静静地看着,移不开视线。
  初见时的她,很敏感,却像是和张牙舞爪的小野猫,只要他说苏唯的坏话,她就会抬起那双锋利的爪子,挥向他,丝毫不担心会误伤。
  现在,她终于会以不同的模样面对他,却让人心疼,仿佛被抛弃的孩子,可怜兮兮。
  日落西山,余光渐渐消散,有风吹动着那几近透明的窗纱,上面有着竹子的花纹,风一吹,好看极了。
  睡着的她,无害极了,又安宁又温和,仿佛一顿花,在风中缓缓摇曳。

  迷蒙中,苏愿感觉到有阴影落在她身上
  很温暖,像是光一样。
  苏愿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揉了揉眼睛,抬眸看过去就看到外面漆黑的夜色。
  她四处张望了一番,并没有看到萧赞。
  她起身时,揉了揉脖子,想要出去找萧赞。

  刚拉开门,就看到乐清提着一个袋子过来,见到苏愿,笑道,“小愿,饿了吗?”
  萧赞去工作之前,安排乐清去准备一些吃的,就是担心苏愿醒来会饿,所以乐清是来给她送吃的,顺便告诉她萧赞的事。
  乐清将东西交给她后,问了句,“要不要带你去找萧医生?”
  苏愿摇摇头,“乐清,你还没下班吗?”
  “还没呢,还有一会儿,”乐清笑着说道,“是留在萧医生办公室,还是和我一起下去看看病人?”
  苏愿来到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经常会去病房区看看那些病人,又或者和他们说说话,这几乎成了她每天要做的事。
  可以说,在这里待久了,她的变化很大。
  她想到即将要离开这里,应该去见见他们,下次见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想了想,她点了点头。
  乐清还有最后一项任务,给病人送药,督促他们吃药。
  他推着车子,上面放着一小盒一小盒药物,根据病人的情况准备不同的药物,然后在盒子上标上序号,也是病床号。
  一间病房一间病房下去,进行得十分顺利,走到中间病房时,是一间单人病房,里面住着一个男人,上个月刚送过来的,据说因为一场疫情,家里大多数人都感染了,好不容易自己的女儿治疗恢复了,也在上个月自杀,原本好好的一个家瞬间散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乐清找到属于他的那盒药,又倒了杯温开水,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乐清并不急切,再次敲门。
  吃完药的病人走出来散步,看到这种情况问,“他不会开门的,都一个月了,谁也不搭理,真是个怪人。”
  有一个小孩子拿着玩具车拉着苏愿的手,声音很轻,“姐姐,这里面那个怪人每天晚上都会哭,而且还会拿脑袋撞墙壁,很可怕的。”
  苏愿:“……”
  乐清温和的看向那个孩子,“乐乐,告诉我,你是不是晚上又偷跑出来了?”

  乐乐是个患有中度抑郁的孩子,来这里之前,脾气很暴躁,看到人就大吼大叫,也不听话,还有自杀倾向,家里人没办法,只能将他送到这里接受治疗。
  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他的情况好了很多,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才八九岁的年纪,正是调皮贪玩的时候,晚上总是不好好睡觉,偷偷跑出来,已经被抓到好几次了,每次都说下次不会了,然而,这种情况仍旧还是会发生。
  乐乐一听,朝着他吐了吐舌头,继续扯着苏愿的衣服,“姐姐,你给我讲故事好不好?就将白天没讲完的故事。”
  苏愿点了点头,牵着他的手准备带他回病房,这时候,他们面前的这扇门终于开了。
  里面空荡荡,一眼望去看不到人,只看到一张铁床,洁白的床单上被子很乱,却没有看到病人。
  乐清皱着眉,看向跟来的护士,“病人出去了吗?”
  跟来的护士很年轻,一直留意着病房的情况,摇头道,“没有,会不会去了洗手间?”

  乐清只好先走进去看病人的情况,苏愿站在门口没动,就在她要转身的时候,看到一双漆黑深沉却没有生气的眼睛,她往后一退,心里有些慌乱。
  看到病人出来了,乐清这才松了口气,“023,该吃药了,明天就可以出去晒晒太阳。”
  这里的病人都不会叫名字,而是以不同的代号来区分。
  比如,乐乐是37,因为他喜欢苏愿,还有这里的医生,所以让他们叫自己乐乐。
  苏愿想起前几天见到他时,他不停的动着嘴唇,念念叨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到她的时候,朝他说了句,“姐姐杀了妹妹。”

  她愣了一下,问乐清,“他是因为什么住院?”
  “送他来的是社区的志愿者,说他家里人几个月之间全都走了,因为受到打击,所以整天浑浑噩噩的,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之间就疯了。原本以前,他是家庭美满,儿女成群,该是享福了,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来这里一段时间了,谁也不搭理,不过好在听医生的话,会坚持吃药,相信很快就会好了。”
  乐清说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那场疫情,受灾的人很多,不少家庭支离破碎,值得庆幸的是,现在都过去了。”
  苏愿十分耐心的听完,看了一眼那个男人,道,“不,他没吃,都藏了起来,他并不想接受治疗,也不想吃药,压根就不想好起来。”

  乐清直接愣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的?”
  “你可以搜搜洗手间,”苏愿说,“如果他吃了,不可能没有任何好转,你看他目光阴沉,心里有很重的心事,来这里不是他愿意的,他想离开,可他没办法离开房间,或者这栋大楼,他让你们误以为他在好转,这样你们就可以放他出去晒太阳,他就会找机会逃离这里,他心里很难过,觉得没有人能懂他,所以压根就不想和任何人在一起,宁愿守着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