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者》
第62节

作者: 第七个客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
  那一条每年夏天都会柳树成荫的大道,光秃秃的枝丫上正冒出一点一点翠绿。
  原本心情不好的他正靠在一棵树上,闭上眼睛,思考着接下来要走的路。

  突然,一道轻叹声响了起来,“人这一生,十有八九,不太顺利。”
  勇子皱着眉,看向出声的方向,“生活其实不过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难不成你还能知道别人的生活?无法体会就不要胡乱安慰。”
  女孩笑了起来,道,“是,你说的都有道理,可是既然很多事都没办法改变,为什么不换种方式呢?”
  那一天,他刚被上司训话,面临着被解雇的可能。

  其实,他很认真的在工作,可是无论他如何认真,老板看不到,自己做出来的成果也会被人取代,最后更是因为工作上没有任何成果面临失业。
  没错,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像是照进他生命里的一道光。
  在遇到她之前,他一直单身,没有喜欢的人,也没尝试过恋爱。
  但不得不承认,缘分就是这样,总会在不经意间出现,然后,让人意识到,哦,原来多年的单身,只是为了等待一个人的出现。
  他在公司的人缘说不上太好,也有很好的朋友,但更多的只是为了利用他,所以,他一直都很苦恼,想要离开这家公司,却又因为从毕业就在这家公司,已经有很深的感情。
  因而,他很迷茫而且无奈。

  他没想到朵拉是个很有灵性的姑娘,面慈心善,长得也漂亮,又很体贴人,明明他不过是陌生人,却还是想方设法安慰她。
  那一天,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
  一开始聊天的次数并不多,后来无意之间又见过几次,这才活络起来。
  勇子从未想过,在自己的生命中会遇到一个人,温柔而善良,懂得他的心,乐观而向上的女孩,并且恰好在他人生迷茫的时期遇上。
  对于他而言,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没有人理解,认为他们其实一点都不配。
  朵拉虽然年轻漂亮,但带着一个母亲,如果她的母亲有能力,可以自已照顾自己,还没什么问题。
  然而,她无法照顾自己,甚至因为精神原因,每个月的治疗都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
  换做另一个人,可能都没办法接受,除非是经济能力很强的人。
  可他不同,他始终认为,喜欢一个人同样要喜欢和接受她的一切,因为,他的喜欢不是一时的,而是一辈子的。
  朵拉自然清楚那些人的说的话,所以,她找到他,告诉他,“勇子,如果你在意我的母亲,觉得这是拖累,那我们就分手,祝你幸福。”
  勇子不以为意:“朵拉,我喜欢的人是你,抱着和你在一起度过一生的准备,你的母亲会是我的母亲,所以不要觉得这是拖累。能够成为你可依靠的磐石,我觉得很幸福。你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我会因为你的母亲和你分开。”
  爱情是件美好的事,不是稍微有点挫折就要放弃,如果,真的因为挫折放弃,那大概是没那么爱吧。
  朵拉便叹气,“勇子,愿我们能突破一切走到一起。”
  不过,勇子想得透彻,也清楚朵拉的在意,所以还是将她和她的母亲接到自己家里,三个人一起生活。
  他是幸福的,朵拉对他极好,安慰他,帮助他走出迷茫,因为她,他才会有现在的成就,即便和其他人相比,远远不够,但他觉得满足。

  毕竟,人只有知足,才更能体会到幸福的感觉。
  两个人在一起感情越来越好,甚至还商量着今年要结婚的事。
  身边的人忍不住感慨,总觉得勇子这样的行为会害了自己,辛辛苦苦的打拼,肯定是没办法填补这样巨大的窟窿。
  而且……
  朋友有一天告诉他,看到朵拉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他们去的不是其他地方,而是酒店。
  朋友说大白天去酒店能做什么,让他不要自欺欺人。
  勇子没有和朵拉说起这件事,他想,自己应该对她多些信任。毕竟,他们想过最美好的未来,是一起慢慢变老。
  然而,这一天终究只是设想,没办法实现。
  对于谋杀案件来说,如果被害人的尸体在最为常见的地方出现,而且是青天白日,身上又不存在任何谋杀的可能性,这样的案件会棘手很多。
  然而,任何案件,只有有人参与,就会留下线索。
  无论是否有意无意遮掩,做过的事必然会留下一些无法隐藏和更改的痕迹。
  早上,苏安带着早餐去萧翼家,准备和他一起去接苏愿和萧赞。

  两个人上一次来柳城,住的是酒店,这一次,因为呆的时间会更久,所以住在一栋公寓里。
  三室两厅的公寓,对他们来说,空间足够。
  苏愿一回到家就待在房间,除了吃饭的时候。
  萧赞也不会去过问她在房间里做什么,也许自己知道她是在和苏唯聊天,又或者写写画画。
  萧翼下楼时,就看到苏安,挑了下眉,“你来是为了给我送早餐?”他看了一眼她手上提的打包袋,“下次给我买记得去程记面馆,那家的早餐好吃。”
  “想得美。”苏愿慢条斯理,“送我去找小愿他们。”

  早餐也是给他们买的,当然她主要是想去找苏愿。
  萧翼坐进车里,脸色一黑,“小心我投诉你贿赂。”
  苏安自鸣得意,“贿赂?我贿赂谁?有证据吗?”
  “有,贿赂同事。”

  “呀,想起来了,”苏安拍了一下脑袋,“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份,既然萧队说这是贿赂,那就不要吃好了,免得要是出现个什么七窍流血,什么这里痛那里不舒服,还怀疑我下毒了?我呢,是将苏愿那姑娘当成妹妹,人家又是背井离乡,自然得好生照顾?”
  “背井离乡这我认可,她是从美国回来的,不知道哪里人,应该没什么家人,倒是有几个很好的朋友,一直在照顾她,担心她的情况恶化,这才送她回来。”萧翼点头,“也是个可怜的女孩。”
  苏安觉得无语,说,“这才不是可怜,家庭环境和条件因为没办法选择,如果不好,就觉得可怜,那可能天底下没有几个人是不可怜的。而且我觉得她很好,年龄虽然小,但眼界和能力却很强。”
  萧翼但笑不语。
  原本还担心会不会让她回忆起不好的事,这才这样开口。
  现在看来,是比任何人都想得透彻,不错。

  苏安又说,“父母给的那是无法改变的,如果想要改变这些,和后天的努力分不开。”
  “后天的努力?”萧翼想着还是戳到了她的痛处了吗?
  “萧队,你们这些家庭幸福,父母和谐,可能不会懂没有家庭温暖的人,小愿虽然不善于和别人打交道,但她却是那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她不说话安安静静的像是没有长大的孩子,可一旦,给她一些事去做,绝对不比任何人差,她不需要怜悯,只需要有人认可和支持。”
  萧翼不知该怎么开口,索性抿着嘴唇不说话。
  车停在公寓楼下,两人这才走下车,刚下电梯,就听到很轻的说话声。
  这栋公寓是萧翼的产业,他现在住的是租的房子,原本他打算过段时间搬过来,不过没想到他们会过来,直接将自己的房子让了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