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者》
第63节

作者: 第七个客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两个人已经醒来,萧赞在准备早餐,和苏愿拿着猫粮,在消防道里喂猫咪。
  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一只黑猫,一天到晚都趴在消防道里,不吃也不喝。
  苏愿看它可怜,这才买了猫粮过来喂给它。
  她一边喂着猫,一边小声说话。

  苏安好奇的走过去,就看到一人一猫,分外和谐。
  苏愿蹲在那里,伸手摸了猫咪的脑袋,声音很轻,“多吃点,不然只能晚上才能吃到食物。”
  吃过早餐,他们就要出去,白天没办法喂猫咪。
  苏安闻言,愣了一下,唇角忍不住上扬,有些人,心柔软得像一团棉花。
  初认识她的时候,她以为她不说话,是因为高傲不想开口。
  后来,随着相处,她才发现她其实是恐惧,不知道该怎么和其他人交流。
  她和其他人不同,明明很小,却又像是经历了不少事,强迫着成长起来。
  苏安并不觉得她可能是因为生病,只觉得不过是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所以会花更多的心思和她相处。
  “这是一只流浪猫,要不要带回家,留在这里可能会被抓走的。”苏安也蹲了下去,压低声音说了句。
  苏愿冷不防的抬起头,就看到她挂着浅笑的脸,愣了一下。

  “不能带回家,萧赞不喜欢。”
  萧翼都快看不下去了,他是知道萧赞有洁癖,但毕竟不是一个人,人家还是一个小女孩,自然会喜欢这些小动物。
  走进门,萧赞正在摆放早餐。
  突然听到其他脚步声,他回过头来,“这么早,有事?”
  苏愿穿着拖鞋进来后,十分自然的走到洗手间洗手,出来后,十分自然的坐在餐桌前。
  萧翼和苏安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站在门口准备当门神吗?”萧赞冷冷的说了一句,看着苏愿开始吃早餐,这才动筷子,几乎没有去看门口的人,“就你们这破案速度,还不赶紧去找线索,找我们做什么?”
  萧翼和苏安换了拖鞋进去,闻言,都是无奈。
  “小愿,我给你带了很好吃的早餐。”苏安提着袋子走向餐桌,然后一一解开。

  苏愿撇了撇嘴,“萧医生的早餐很好吃,医生说,要少在外面吃,不卫生。”
  苏安脸色一变,舔了下唇角,“呃,这话很对,不过可以选择干净一点的早餐店。”
  萧赞冷冷开口,“哦,你们还真是相似,萧翼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看样子你们很默契,应该好好合作才是,说不定能提高破案的效率。”
  苏安一噎,冤枉啊,她和这个男人了没什么关系。
  萧翼十分自觉地从厨房拿出两双筷子,一双递给苏安,坦然道,“案子到了这个地步,我认为我们要重新理理案子。”
  已经过去一天,还有两天,必须破案。
  这一顿早餐吃得很压抑,氛围多少沉重。

  很快,四个人回到办公室,全都坐在萧翼办公室里。
  苏愿作为一名旁观者,虽然每天都和他们在一起,也会参与案件分析,但其实她一直没将自己放在这个案子里。
  想要找出真相,要学会从整件事里走出来。
  有时候,摆脱桎梏,作为一名旁观者,才能更好的看清真相。
  所以,一开始,她并未出声,而是听他们分析。

  苏安有些急切,总觉得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案子发展至今,我们一直在思考凶手是不是和受害人认识,但始终没有确定这个人,哪怕和凶手接触过的方睿也无法提供任何线索,现在,尹静去世,方睿在知道这件事之后大受打击,更是不配合。”
  她说着,忍不住叹了口气,“所以,事实到底是熟人作案,还是复仇谋杀?”
  “其实,并不冲突,谁说熟人作案就不能是复仇谋杀?”萧赞看向萧翼,“我查看过方睿的精神状况,因为遭受这样的打击以及只是催眠的原因,他的精神很脆弱。”

  人紧绷着的那一根弦一断,不是恢复正常,就是越来越糟糕。
  显然,方睿属于后一种。
  苏愿默默听着,没说什么,心里总觉得有些东西,她拿出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塞进嘴里,好几次,想到什么,有突然一闪而过,怎么也抓不住。
  她想:这个案子也许从一开始就不难,只是凶手故意让他们陷入死胡同,所以才会拖到现在,但有一个地方,她不明白。
  如果是被骗案复仇,为什么会牵连到尹静?
  这样一来,问题也就来了,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她停下动作,抬起头,“如果是复仇,那应该针对的是参与诈骗的犯罪团伙,和尹静有什么关系?她也是诈骗团伙之一?”
  苏安摇头,“不是,我调查过尹静,她就是自愿的一名护士,没有其他副业,所以与那些科技公司诈骗案无关。”

  萧赞讽刺地看向萧翼,“既然无关,那么她怎么会遇害?总不能是为了威胁方睿吧?理由说得通,但证据却无法支撑。”
  萧翼听了,皱了下眉,“会不会只是误导我们,压根就与复仇无关?如果是这样,就解释得通了。”
  苏愿却不赞同,说,“这样也不对,不是复仇,为什么要那般残忍的对待她?而且活生生的将她的血放干,还剩下为数不多的时候,又掐死她?”
  从尸检报告来看,尹静真正的死亡原因是窒息,当然体内的血液放得差不多快干了,可想她死前遭受了多大的痛苦。
  如果不是为了复仇,完全可以一刀解决,又或者选择其他方式,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折磨人的方法呢?
  原因只有一个,泄愤!

  泄愤的目的一定是她做了什么让人无法容忍的事,既然与诈骗案有着千丝万缕的事,究竟是什么造成这样的一幕呢?
  苏安被她说得都快怀疑起自己的智商来,夹了一个汤包过去后,虚心问道,“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萧翼也看向她,“你在怀疑什么?”
  “怀疑诈骗案挑选的行骗的人。”苏愿喝了口牛奶,眉头一皱,“所以,接下来要调查这家科技公司行骗的名单从哪里来的。”
  苏安:“……”
  萧翼:“……”
  他们似乎真的遗忘了很重要的一件事……
  办公室里的几人垂着眸子,似乎在思考,眉头轻蹙,像是遇到什么大难题一般,氛围越发凝重。
  直到李岩敲响办公室的门,几人这才抬起头。
  接到报警电话后,在那家科技公司发现一具尸体,通过调查,发现是公司老板,真正的诈骗之王。
  闻言,苏安还在回想整件事,猛地一惊,冷不丁地问了一句,“情况是不是和其他受害人一样?”
  “不一样。”李岩摇头。
  “怎么不一样?难道不是为了了解这件事吗?”
  李岩愣了一秒,“从报案人的口中得知,现场状况惨烈,整间办公室都被烧光,但偏偏受害人保存完好,当然,身上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有那张脸让人可以辨认。”
  他低声说了句,“我们还是去现场看看吧。”
  这件事让他怎么说,实在是太可怕了。
  苏愿将酸奶瓶子扔进垃圾桶,道,“走吧,案子要接近尾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