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者》
第80节

作者: 第七个客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

  “没关系,苏队会做饭,我可以去她家蹭饭。”苏愿若有所思。
  萧翼突然觉得和她讲道理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和她完全不再同一个频道上啊,真不知道萧赞这家伙平时是怎么和她交流了。
  萧赞不太舒服,并没怎么听清他们的话。
  “还有,人一感冒就选择通过吃药来治疗,会让身体产生抗体,时间久了,某些药物对身体的效果就会越来越小,而且,萧医生身体很健康,这一次的感冒也是因为淋雨和不正常的休息行为导致的身体反抗,所以,他应该多捂着,让身体发汗,嗯,或者可以顶着太阳,去下面跑十圈,热气排出来了,感冒自然而然就好了。”
  总之,她不建议吃药。

  萧翼看了一眼外面火辣辣的阳光,忍不住为萧赞点根蜡烛,这样的高温天气,出去跑几圈,他想感冒能不能好他不知道,但中暑一定会。
  果然,女人心,黄蜂针。
  真的是太毒了啊,还好这是萧赞,不是他。
  见他们一副恍然的模样,苏愿又继续说道,“我说的都是认真的,萧队,这可是常识,”她说着,将自己的水杯递给萧赞,“这里面有生姜水,你多喝点,对你有好处。”水杯直接放在他手里,接着将桌上的垃圾扔掉。
  不仅如此,还迅速的将萧翼手上的药拿走,生怕他会给萧赞吃。
  “我说萧队,吃瘪了吧,坦白说,在她手上吃亏,你不亏,”苏安走了过来,戏谑的看着他,“别看她年纪小,很多都不清楚,但其实,她心里跟个明镜似的,敞亮着呢,要不是因为你关心萧医生,她才懒得搭理你。”
  “那么说,我还该庆幸了?”
  “可不是嘛,你是不知道那天她将那个搭讪的男人说得落荒而逃的样子,她可是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不过有一点她说得很有道理,感冒了还是不想想着吃饭解决的好,你知道最近二队接到的一个报警电话吗?有一个女人,很年轻,不过三十岁,长得很漂亮,和蔼可亲,是个名人,可是最近总是打来电话说有人要害她,每一次什么事都没有,最后她的医生说她有吞食药物的习惯,可能因为药物出现的幻觉。”

  “所以,不要随便吃药,谁知道对身体有好处,还是坏处居多呢。”

  萧翼一愣,总觉得这个女人不怀好意。
  萧赞拿着水杯发愣,好一会儿才拧开瓶盖,一股生姜味冒了出来,悠然而飘忽。
  黑暗的房间里,灯光一眨眼就熄灭了,好在还有月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如同流水般洒了进来,照在房间正中间那张浅灰色的床上,女人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盒药,床头柜上还放着一杯水。
  她犹疑了片刻,还是从盒子里拿出三片,塞进嘴里,然后拿起水杯,猛灌了一口水。

  温热的水顺着口腔流入胃里,药物像是发挥了作用,让她有些不适,甚至有些反胃。
  她捏了捏胃部,觉得有些不适,放下水杯,平躺在床上,想减缓一下胃里的难受感觉,她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如同羽扇一般,一张一合。
  透过月光,不难看出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偌大的房子里,似乎只有她一个人,看样子家庭条件不错。
  随着那双眼睛闭上,心跳突然变缓,接着,呼吸越来越轻,像是快要消散一般。

  窗外,突然下起雨来,滴答滴答,滴在窗台上,接着又是一道闪电一闪而过。
  没多久,床上的女人心脏的位置已经没有任何起伏。
  雨水飘进来的都不知道,一滴一滴滴落在那张苍白的唇上。
  苏安刚从二队那边经过的时候,就听到他们谈论起这个案子的事。
  她忍不住好奇问道,“白队,你们说的那个案子有什么稀奇的吗?”
  白彦抿着嘴唇,“法医鉴定是自然死亡,但受害人的胃里发现有药物成分,因为消化了,所以一时半会儿并不能检测出那是什么药物,是否与死亡原因有关。”
  死亡原因是指导致死亡的某种具体暴力或疾病,通过区别非自然死亡或者自然死亡,以便最终为惩治犯罪或者消除嫌疑提供证据,是法医病理学的首要任务。
  其中非自然死亡包括:机械性损伤、机械性窒息、化学性损伤以及其他物理性损伤等原因所致的死亡。

  而自然死亡是指自然疾病死亡,涉及法医鉴定的通常死亡发生突然、迅速、意外,这类死亡可能不涉及暴力(即死于疾病,法医学称之为猝死),也可能属于比较隐匿的犯罪,为了查明真相,揭示可能的犯罪,也在法医学死因鉴定范畴内。
  确定非自然死亡后,需要进一步判断其死亡方式,即属于自杀、他杀或者意外,其准确判断在案件的侦破、裁定中至关重要。
  而法医通过运用医学、生物学、人类学及物理、化学等方面的知识对与人身有关的活体、尸体及生物物证等的检验鉴定工作,从而取得死亡原因、伤害程度、凶器种类、血型分析、事实确认等结论性意见。
  旁边的秦岩叹了口气,有些惋惜,“说起来,那位还是有名的作家,我还看过她写的不少小说,哎,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其他人也是一阵惋惜,可不是吗?
  明明还很年轻的一个人,没想到不过一个晚上,竟然就走了。
  说起来,前段时间还接到她的报案,说是有人要害她,但是一直没有证据,所以他们也没当回事。

  不曾想,现在人走了,他们才开始怀疑是不是谋杀。
  所以,谋杀有没有证据,苏安听完,问了一句,“是自杀,还是谋杀,可要提前弄清楚,方向可不能错了。”
  白彦点头,“所以我们也在找证据,现在正苦恼着啊……”
  苏安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这就难倒你们了?”
  秦岩撇了撇嘴,“我们又不是你们特案组。”
  在一旁等候他们聊完的苏愿突然开口,“还没查出胃里面药物的成分吗?”
  “没有,如果查出来,也就不会苦恼是自杀还是他杀这样的问题了,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觉得麻烦。”白彦忍不住再次叹口气,压低声音道,“要不然你们特案组接了这个案子算了,也不至于我们一群人浪费脑细胞。”
  苏愿:“还没查出来?”
  白彦点了点头,道,“药物在她胃里消化得差不多了,已经处于很难分辨出药物成分的状态,只能勉强确定是药物。”
  苏愿定定的看向苏安,开口道,“苏队,我们回去吧。”
  苏安:“……”
  北京时间13:45分,刑侦队接到一起报案电话,说是自己的姐姐常年独居,原本约好今天一起去逛街和吃饭,然而,打电话无人接听,去家里敲门也无人应答,打电话有分明可以听到家里传出来的手机铃声。

  因为担心出意外,所以这才打来电话向他们求救。
  安排消防开门后,发现屋主已经死亡,这才又报了警。
  据她的家人称,她的身体极好,没有任何疾病,因为经济条件好,家务活也不用自己操劳,生活过得不错,也没有任何想不开的地方,所以他们怀疑是谋杀。
  白彦赶到现场时,查看情况后,发现并没有存在任何入室的情况,法医检查过,也说屋主是自然死亡,并不存在谋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