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4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到了楼上的时候,汤力还在锲而不舍的敲着门,楼上那家的房门紧闭着,一大早周围也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也不知道房子里面有没有住着什么人。

  “要不要我下午问问报案人,他们楼上有没有住人?”方圆问。
  汤力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只说了两个字:“有人。”
  贺宁默默的挑了挑眉毛,对于他的这种反应并没有任何的惊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汤力实在是太沉默寡言了,所以硬是把被节省下来的语言能力转移给了耳朵,他的耳力向来是非常敏锐的,之前在两个人刚刚打交道的时候,她还为汤力这堪比警犬的听力而颇为惊讶了一番,本来还想跟他探讨探讨他那果然的耳力到底是先天的还是后天训练出来的,结果人家沉默了半晌,最丢给她一句话——“我喜欢安静,不爱说话。”

  起初贺宁以为汤力是在回答自己的好奇疑问,还在琢磨着不爱说话和耳力过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后来才慢半拍的意识到,汤力的意思是他实在是不想搭理自己。这可让贺宁着实有些生气了,自己初来乍到当然是想要和新同事们搞好关系,结果这个闷葫芦,一上来先给自己碰了一鼻子灰。于是作为报复,贺宁狠狠的在汤力的耳边有意的聒噪了一阵子,虽然汤力没有说过什么,不过看得出来,他对于自己有意而为的多话聒噪也是有些头疼的。

  这么做,无非也是带着一点点恶作剧的性质,在贺宁看来,即便是再怎么号称刑警队里的独行侠,毕竟带自己熟悉环境、熟悉工作这也是领导指派下来的任务,连礼节性的应付一下都没有,闷葫芦的态度实在称不上是有风度的,那自己故意在他耳边聒噪也不过是他做初一,自己做十五,一报还一报罢了,等到自己熟悉过了环境,汤力继续去做他的独行侠,自己自然不会再主动去招惹,从此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就万事大吉了,谁能想到也不知道杨大队是不是安排工作安排出了惯性,居然还继续让自己和汤力搭档在一起处理工作。

  既然低头不见抬头见了,贺宁也不会再故意的去给谁找不自在,很自觉的收敛了不少,再没有主动招惹过汤力,而汤力倒也不是那种爱计较的性格,每一次不管因为大事小事和贺宁搭伴处理的时候,也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从头到尾除了那一句“我喜欢安静,不爱说话”之外,就再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对贺宁的排斥,对待她就和对待其他人没有什么差别。

  也正因为如此,就算贺宁再怎么受不了汤力这种闷葫芦的个性,也还是一直努力的与他和平共处着,毕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贺宁的人生信条,更何况汤力这种性格的人,谁和他有什么冲突,估计都好像重拳打在棉花包上面似的,有多少力气都一下子被卸了个精光,一点成就感都不会有。
  汤力又不紧不慢的敲了一会儿门,门里面终于有声音了,一串悉悉索索的细微声响,然后又是一阵安静,之后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从门里边突然之间响了起来,语气听起来有些不悦,带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谁啊你?干嘛的?这一大清早敲敲敲,敲什么敲啊?!”
  嚯!这口气还挺冲,就好像吃了枪药一样,看样子住在这个房子里的人搞不好还是个火爆脾气。贺宁挑眉看了看汤力,汤力当然也听得到门里面人的语气不善,不过他的脸上仍旧是波澜不兴,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波动。
  汤力一动没动的站在那里,并没有去掏证件出来,贺宁眨眨眼,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也知道这位仁兄嘴懒得可以,只要身边有其他人可以指望,他就绝对不会想要多费一点口舌,而她自己倒也乐不得有锻炼的机会,于是便开口对门里面的人说:“楼下邻居,你们家跑水了你知不知道?都已经淹到我们家天花板了!你开一下门。”
  她的话说完,门里面略显差异的“啊”了一声,随即防盗门便从里面打开了,门里站着一个人高马大的年轻人,看起来刚刚二十出头,比贺宁还要略微小上一点点,上身大背心,下身及膝大短裤,脚上趿拉着一双塑料拖鞋,一头鸡窝一样的乱发,还有一脸没有散去的睡意。
  “不能吧?我发现漏水就立刻擦干净了啊,怎么还会渗到楼下去呢?”年轻人一副不大相信的态度,开口提出了质疑。
  面对年轻人提出的质疑,贺宁也不多去和他绕弯子,朝汤力示意了一下,汤力适时的拿出了他的证件,出示在那个年轻人的面前,让他能够看清楚。
  年轻人愣了一下,随即又有些恼了起来:“哎?!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丨警丨察了不起么?拿个证件出来吓唬谁啊!就算我家跑水了,犯法么?你敢抓我么?”
  贺宁对他笑了笑,说:“其实我们不是你楼下的邻居,来找你是想要向你了解一些情况,跟你住的这个房子有关,你现在方不方便,能不能让我们进去谈?”
  “你什么意思?”年轻人有些疑惑,不过更多的是防备,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贺宁和汤力一番,就好像是在判断他们两个人到底像不像是货真价实的丨警丨察,“那你刚才干嘛骗人?丨警丨察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工作,有必要遮遮掩掩么?”
  “本来是没必要的,不过我要是直接告诉你我们是干什么的,你敢保证一定会这么痛快的给我们开门么?”贺宁也不急不恼,笑呵呵的开口反问对方。
  年轻人愣了一下,他的反应很显然已经说明了贺宁这个问题的答案,虽然说被人给说中了自己的想法,这是让人觉得有些恼火的,但是毕竟对方是一个跟自己年纪差不了多少的漂亮姑娘,他也不好表现的太没有风度,索性撇了撇嘴,转身从门口走开了,算是同意他们进门来的意思,汤力和贺宁也没跟他客气,一前一后的走进门去,贺宁回身把门关了起来。

  倒不是她有多替楼下的那对夫妇考虑,而是那血迹到底是属于人还是属于动物的,这个问题的答案要等刚刚已经拿着样本赶回距离去的同事稍后给他们答案,在此之前,这件事确实没有必要嚷嚷得人尽皆知,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你是这里的房主么?”关起门来之后,汤力开了口,他的声音比较低沉,说起话来语气也是波澜不兴的样子,再加上那没有什么多余表情的一张脸,不管是不是存心的,也都会给人以一种特别认真,特别郑重其事的感觉,对于有的人来说,这样的态度是令人心安和可信赖的,也有的人会觉得这是一种压迫感。
  很显然,面前这个方才说话语气还很冲的年轻人就是属于后者的范畴,这是汤力和他打了照面之后第一次开口,在此之前,这个年轻人似乎注意力大部分都集中在了贺宁的身上,对于与贺宁一起来的这个人,他虽然留意到了,却没有多在意,直到这人对自己开口提问之后,才真的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个男丨警丨察的身上,对方不是一脸横肉,也没有语气不善,但是这人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也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反而让他觉得心里面有点毛毛的,毕竟不管是兴高采烈,还是大发雷霆,都不是什么可怕的情绪,当一个人就站在你面前,你却完全猜不透对方的悲喜,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这才是让人心里面最七上八下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