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10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汤力奇怪的看了看她,说:“谁有道理听谁的,跟资历无关。”
  “好吧,没想到你这个闷葫芦觉悟还挺高的。”贺宁满意的点了点头,汤力对她而言并不能够算作是一个特别好的搭档,因为性格太过于沉闷,少言寡语,不过现在看来却也同样不算坏,他并不会有什么对于性别和年龄、资历方面的偏见,对待工作的态度很客观,作为工作伙伴,这样就够了。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贺宁就轻快的跳下了车,不紧不慢的走出小巷,朝那家房屋中介走去,汤力留在车子里等她回来,因为不知道贺宁到底打算怎么办,需要花费多长的时间,汤力索性打开了广播,选了一个正在转播新闻节目的广播电台,然后靠在椅背上,闭眼假寐,打算借这个时间养一养精神。
  过了不知道多久,开车门的声音让浅眠的汤力一瞬间拉回了精神,睁开眼睛,看到贺宁已经回来了,刚刚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稳身子,从她的表情来看似乎进行的比较顺利,应该是有所收获才对,于是汤力便看着她,等她宣布结果。
  贺宁好像什么也没看出来似的,淡定的给自己系上安全带,冲汤力摆摆手:“走吧,回公丨安丨局去吧,顺路我还想买个早饭,快要饿扁了。”

  汤力默默的看了她两秒钟,点点头,发动汽车,准备返回公丨安丨局。
  回去公丨安丨局的这一路上,贺宁都在等着汤力开口,可是眼见着就要到达单位了,汤力仍旧只是默默的在开车,这让她心里面好像被小猫的爪子抓挠着一样,别提多难受了,在几次欲言又止之后,还是忍不住,皱起眉头,扭过脸去问汤力:“我说,你都不打算问一问我在房屋中介里面有没有什么收获么?”
  “你想说自然就说了。”汤力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的道路,淡定的回答。
  贺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心里面有一点点呕血,打从最初两个人以完全相左的个性被凑在一起处理工作那会儿,她就几次三番的试图与汤力的沉默相抗衡,并且一直以为自己必胜无疑,可是每一次的结果似乎都差不多,那就是自己拿这个性格沉闷的男人一点办法都没有,不管自己是故意去聒噪,还是用沉默来以毒攻毒,他永远都是那个更沉得住气的人,不急不恼,不温不火,不言不语。
  偏偏他的那种气定神闲就好像是吃准了自己一定会沉不住气一样,就好像这一次。令人沮丧的是,他还真的对了,贺宁早就想和人分享自己的收获,汤力一路上问也不问,提也不提,真的是让她憋得抓心挠肝,难受极了。
  “好好,你赢了!”贺宁恼火的瞪了一眼汤力,撇撇嘴,“那个房子的前任房主名字叫做张信达,就是咱们a市本地人,我还记下来了他的手机号码,虽然说不知道这个张信达现在还是不是用这个号码,至少可以用来帮咱们从可能的重名人名单里面锁定真正要找的目标,呆会儿到了局里面一查,很快就能有结果。”
  汤力点点头,也没有因为贺宁在与自己的较劲当中再一次败北而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得意,方才贺宁的恼火对他而言就好像只是一个小孩子的任性闹脾气似的,不过这一次他倒是没有继续沉默是金,而是在短暂的安静之后,主动开口问贺宁:“你是怎么让中介愿意告诉你前任房主的个人信息的?”

  “当然是智取的了!”贺宁回答说,“我跟他们说,我现在就租住在那个房子里,因为距离工作单位特别近,住着也挺舒服的,想从房主手里面买下来,但是又怕房主坐地起价,就打算向中介了解一下情况,如果对方肯卖的话,也希望中介能够从中衔接一下,事情成了的话,照样付给他们佣金和抽红。接待我的那个人好像挺高兴有这样的好事上门的,就帮我去查了一下当初那个房子的售价,告诉我最近这一年房价有点上涨,再加上那个房子当年的售价确实是低于当时行情的,所以可能实际上的成交价格要比登记的略高一些,我就趁机看了一下,当初的出售记录上面除了购房人许强之外,果然还有售房人张信达的个人信息。”

  “那个人就这么给你看了当初的记录?”汤力的眉毛微微向上扬了一下,虽然动作很轻微,幅度也不大,但是对于他而言,这已经是惊讶的表现了。
  贺宁挺直了腰杆,噙着笑,自信的瞥了他一眼,说:“我当然有我的策略了,正所谓哀兵必胜,还有一句话叫做以柔克刚,我们女孩子的外表柔弱,可不代表我们内心也弱小,只不过你们男的好像普遍把这两件事混为一谈,所以我就充分利用了一下房屋中介的那个人的这种误解罢了,他觉得我一个年轻小姑娘,不过是为了上班能够近一点,免得晚上加班很晚,一个人回家不方便还不安全,而且又有抽红、佣金这些在勾着他,想不积极也难啊,其余的就多亏我的好眼力了。”

  汤力没有什么表示,贺宁也觉得和他谈论这种话题非常无趣,毫无成就感,便也不再说什么,两个人很快的就回到了公丨安丨局,立刻着手核对起那个张信达的个人信息,因为中介方面的存底上面并没有记录张信达的身份证号码,也没有附上任何的照片,所以在a市有大约七八个年纪不相上下的“张信达”,许强之前也没有能够说出跟他做房屋过户的张信达具体是多大年龄,只给出了一个非常笼统的区间,连具体长什么样都说的含含糊糊的,想要从中确定到底哪一个才是他们要找的原房主还真不好办,幸亏贺宁眼神不错,记忆力也挺好,记下来了当初张信达登记的那个手机号码,虽说那个号码现在未必还在使用中了,这也至少可以多一个尝试的途径,好过在那七八个同名同姓的人身上逐一浪费时间。

  贺宁尝试着拨了那个号码,很快听筒当中就传来了通讯商的提示音,该号码已经停机,也就是说张信达有可能已经不再继续使用这个号码了。
  贺宁对这样的结果多少是有一点失望的,不过她并没有就此放弃,另外一个打算很快就从她的脑袋里冒了出来,正准备招呼汤力,却见汤力已经朝自己招手示意了,一副打算外出的架势。
  “去通讯公司,查机主信息。”汤力对贺宁说。
  贺宁赶忙点点头,汤力的打算与她不谋而合,自己方才想到的就是去通讯公司,即便张信达把手机号码停掉了,只要他当初是利用身份证办理的那个号码,相信他们总有办法可以追查到张信达的身份证信息的。

  当然了,还有另外一种不太理想的可能性,那就是这个号码是张信达持有的,但确实没有身份证登记的黑号,如果这样的话,那这条线索就断掉了,只能回过头来再从那些同名同姓的人筛查,或者去房管局想办法查看当初的过户信息。相比之下,从通讯公司了解情况的难易程度要比房管局低一些,至少程序要简单很多,不至于浪费很多时间,所以无论如何这也是他们的首选。
  原本那个前房主张信达就是一个比较敏感的存在,现在再加上此人的号码处于停机状态,这就更增加了几分可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