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11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两个人出发到了最近的通讯公司营业厅,找到那里的工作人员,说明了一下身份和来意,工作人员一听涉及到人命,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忙找了领导把情况反映了一下,前前后后也就用了半个小时左右,汤力和贺宁就通过那个号码拿到了张信达的身份证信息,两个人又返回公丨安丨局,通过这个身份证号码从七八个同名同姓的人当中锁定了他们要找的那个目标。
  张信达是a市本地人,今年四十二岁,已婚,育有一女,名下有一家装潢公司,规模不大,总体来说属于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够得上小康的水平,此人之前没有过任何的不良记录,就连交通违章记录都少之又少,可以说几乎等同于一张白纸,干干净净。
  这样的一个人,会跟房子里面的血迹有关么?贺宁看了张信达的个人信息之后,反而有些吃不准了,但是就算再怎么吃不准,也还是要找到他确认一下的。
  既然张信达是一家小装潢公司的老板,那去他的公司说不定比较容易找得到他,汤力和贺宁便再次动身,驱车前往张信达那家装潢公司所在的a市某家具城,希望能够在那里找到张信达本人。
  然而这一次他们却扑了个空,到了那个家具城,他们找到了那家装潢公司,一打听才知道,公司还是那个名字,但是就在不到半个月之前刚刚转让给了另外一个人,新老板还在忙着核对公司里面的账目之类信息,还没有正式的与张信达做交接,当贺宁向这位新老板询问起张信达人在哪里,为什么这么急着出兑装潢公司的时候,这位新老板给出了一个略微有些出人意料的解释。
  “为了筹钱啊,”新老板说,“他岳父得了尿毒症,想做肾移植,但是找不到匹配的****,一直靠透析什么的强撑着呢,这三四年也花了不少钱了,原本他们家也算是个有点儿家底的人家了,就被他岳父的病给拖的,已经花出去了很多钱了,正儿八经的医院也去看了,进口药也吃了,什么这个针,那个偏方的,都没少试,钱花的好像流水似的,这边他也没有精力顾着,手头的存款也又快差不多了,我们多少年的老交情了,所以兑给我也算是我帮他一个忙。”

  “那我们去哪里能找到他呢?”贺宁又问。
  新老板看了看时间,说:“你们去医院试试看吧,这个时间他应该在那边。”
  贺宁和汤力不愿意多耽搁,道了谢就又往医院赶去,终于有了张信达的行踪,他们也不希望再扑个空,需要浪费更多的时间在找人上头。

  到了医院,依照着装潢公司新老板提供的信息,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张信达,张信达和他身份证上面的照片看起来很像,只不过他本人现在看起来要更瘦一些,看起来有些憔悴,神色里满满的都是疲惫。面对汤力和贺宁找上门来,张信达表现的有些诧异,被问起是否当初曾经出售过案发现场所在的那套商品房,张信达回答的非常坦然,没有一丝的慌张,神色淡定极了,除了有些好奇为什么丨警丨察会突然跑来询问自己那件事之外,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了。

  “那个房子我是一年多之前卖掉的,当时就跟买家把房产过户给办完了,手续费和税款都是我承担的,没有任何问题,都过去了这么久,不应该有什么争议或者不妥当的地方吧?”张信达回答过了贺宁和汤力的提问之后,纳闷地问。
  贺宁对他点点头,没有急着告诉他找上他的真正原因,而是开口问道:“你那套房子卖得很便宜,比当时的市价还要便宜了十万出头,我说的没错吧?为什么会把那么一套房子以那么低的价格出售呢?是房子有什么问题么?”
  张信达听贺宁这么一问,也有些吃不准到底是不是房子出了什么问题,便连忙摆摆手,解释说:“没有问题,那个房子本身绝对没有任何问题,我自己家是有房子的,所以那套房子到我手之后,我都没有动过,也没有出租,到我手什么样,卖出去的时候就是什么样的。之所以卖的比较便宜,是因为我当时急着用钱,如果按照市价去卖的话,不知道要猴年马月的才能卖得掉,我等不起。不瞒你们说,你们来这儿找我也是看到了的,我老丈人生病,生的还是那种烧钱的病,咱做子女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人就那么不行了,还是得尽量想办法争取一下的,所以我就把房子便宜卖掉了,少卖十万虽然不划算,但好歹我这边能赶紧把药费给凑出来啊,真的不是因为房子有问题所以才卖那么便宜的。”

  “你刚才说房子到你手之后你没动过,这房子你不是买的新房?”汤力之前没有怎么开口去和张信达交流,不过听了半天,他倒是听出了一点端倪。
  张信达点点头:“是啊,那个房子是我以前做生意认识的一个人,抵债抵给我的,那人原本也是做生意的,跟我有点往来,这中间就欠了我一笔钱款,本来是能还上没有问题的,但是那人有个毛病,就是好赌,欠了一屁股赌债,欠我的钱也还不上,没办法,就拿那么一套房子抵账了,当时按说房子的价格比他欠我的钱款要多一些,但是我不需要房子,需要他还我钱,他还不出来,差价就只能不算了,里外里单纯就那个房子来说,我是赚了一点的,所以转卖倒现钱的时候,我也就没在乎低于市价亏的那点钱,横竖对我来说也不算赔本。”

  贺宁一听这话,连忙问:“你说到你手什么样,转卖出去还是什么样,也就是说房子卖给你的时候,里面就已经带着一点简单装修了是么?”
  张信达的表情有些茫然,似乎搞不清楚丨警丨察为什么突然找到自己问这种事,不过他还是如实的回答说:“嗯,是,那个房子原本也不是新房,给我的时候里面算是简单收拾过的,我没打算用,就没去动它。”
  “把房子抵给你是什么时候的事?”汤力瞥了一眼张信达身后半开着的病房门,隐约能够看到这是一间单人病房,病床上躺着一个七十岁上下的老人,似乎是昏昏欲睡的,病床边还有一个和张信达年纪相仿的中年女人坐在椅子上陪着。
  “有两年的时间了吧,怎么了?那个房子有什么问题么?”张信达回答过了汤力的问题之后,终于忍不住说出了自己一直没来得及出口的疑问。
  贺宁看了看汤力,汤力对她略微的点了点头,贺宁便把房子里发现了大量血迹的事情简单的向张信达做了一下说明,张信达听后表现的十分震惊,他连忙回头看了看病房里面的情况,见里面的人并没有听清外面的对话内容,便伸手示意汤力和贺宁跟着他到一旁去继续他们之间的对话,离开了病房门口。
  “不好意思啊,我一开始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原本还以为是房子可能被发现了什么质量问题或者别的,所以就在门口随便和你们聊聊,结果居然是这么严重的事儿……”他看起来是被贺宁说出来的事实吓了一大跳,“我老丈人身体不好,一直有病在身,我老婆因为这个已经是快把神经给崩断了,她心脏还不太好,身体现在也很差,我是怕她听见了再胡思乱想瞎担心。那个房子里怎么会有那样的事儿呢?找你们的意思说,那些血,应该是在房子到我手的时候就已经有的了,对吧?这事儿我可是一点都不知道,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同意要那么一套房子来抵消欠债,那等于是自找麻烦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