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14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刚刚有了一点点收获,紧接着就断掉了线索,这种感觉可并不怎么美妙,尤其对于贺宁来说,这是她调转到a市以来第一个正儿八经接手的案子,也是她调任外勤工作以来的第一个案子,结果一开始就是这么模糊不清的局面,一间出租屋内发现了足以让人丧命的大量血迹,偏偏被害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个案子到底能不能立案都不太好说,查下去又怕没结果,放弃又觉得不合适,这种不上不下的局面让贺宁感到有那么一点抓狂。

  汤力倒是比她表现得要淡定很多,贺宁问他是什么打算的时候,他的回答也非常的直截了当:“只要没说不让继续查,那就查下去。”
  这倒也是个解决办法,既然汤力是这么打算的,那贺宁也就不再左右为难了。她发现汤力这个闷葫芦其实是一个特别有主意的人,而且想法也比较坚定,假如两个人遇到意见相左的时候会怎么样,这种局面暂时还没有遇到,所以贺宁也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和这个家伙打交道的时候,自己犹豫不决的那个毛病倒是有了解决的办法——左右为难的时候就交给汤力来决定好了。

  就这样,又摸索着查了四五天,依旧是毫无收获,贺宁都几乎要感到灰心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忽然接到了一通电话,是a市某公丨安丨分局来的通知,他们接到报案,在市郊某处有人挖出了一具男性尸体,经检查血型与他们在出租屋里发现的完全一致,现在已经把尸体送过来这边进行进一步的dna比对,以做最终的确认。
  贺宁和汤力赶忙过去法医科那边,想要第一时间掌握到检查结果。
  】
  贺宁对于这一次的通知并不敢抱太大的幻想,在此之前他们通过失踪的时间,以及失踪者的血型进行过一番排除,结果排除掉了绝大部分失踪者,之后血迹的dna信息又显示被害人是一名男性,这样一来失踪登记当中的女性失踪人也被排除了出去,折腾了一大圈,最后等同于一无所获,所以这一次贺宁也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到头来又是一场空。

  他们两个人来到法医那边的时候,血型的比对已经有了结果,进一步的dna还需要花一点时间,虽然这还不算是最终的结论,倒也让两个人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汤力和贺宁找到了刘法医,向他询问情况。
  “听说尸体是从市郊的一片绿地里挖出来的,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我们也没细打听,不过这具男尸倒是有点儿意思。”刘法医对汤力比较熟悉一些,对贺宁相对陌生,所以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也变得略微有点不那么确定起来,“你们两个……打算看一眼么?还是说听我描述就可以了?”
  汤力看了一眼贺宁,他在一线已经有几年了,当然不会害怕面对一具死尸,但是贺宁就不同了,她刚刚调来a市,之前在c市那边也是做内勤工作,看刘法医的态度,这尸体可能有些不一般,不知道她是不是有足够的承受能力。
  “可以看看的话,当然还是看一下比较直观,假如真的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被害人,了解的清楚一点对以后的工作也比较有帮助。”贺宁倒是没有犹豫,就好像没看出刘法医和汤力都没说出口的担忧似的,非常果断的开口说。
  两个男人都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略显柔弱的姑娘,做决定的时候居然连一点犹豫都没有,不过既然贺宁这么说了,他们当然也不会表示反对,于是两个人在刘法医的带领下一路来到了法医科的解剖室,看到了那具疑似被害人的尸体。
  和他们之前发现的血迹所提供出来的dna信息一致,这具尸体是一名成年男性,只不过尸体的状态和贺宁他们之前想象的都不太一样,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具颜色有些接近于棕黑色的半干尸,之所以说是“半干”,那是因为这具男性尸体能够明显看到有腐烂的迹象,只不过因为尸体脱水比较严重,所以程度不深。
  这具男尸看起来身高约有一米七五左右,因为几乎呈现出干尸的状态,脱水十分严重,所以生前的身材或许刘法医他们可以给出一个比较准确的估计,贺宁却不敢妄加猜测。男尸的面部看起来似乎有些狰狞,嘴巴长得老大,似乎生前承受着很大的痛苦,由于尸体已经半腐烂的缘故,男尸的眼窝里已经看不到眼珠了,只有两个空空的眼眶,配上那大张着的嘴巴,显得略微有一点狰狞。
  男尸的身上并没有穿任何的衣服,脖颈处可见一处明显的伤口,深可见骨,伤口处的皮肉向外翻着,已经早就干瘪了,不过仍旧可以推测出当时这个伤口应该是很长也很深的,尤其又是位于脖子上,这就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了。

  “刘法医,这个人的致死原因是颈部外伤么?伤了颈动脉造成了大出血?”贺宁当然不是法医学方面的行家,只是看到这样的伤口,忍不住询问一句。
  刘法医摇摇头:“这个还不好说,取决于这具男尸与你们现在正要找的那个房子里血迹的主人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假设这具男尸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被害人的话,那死者脖子上的这倒伤口就不是他的致命伤,因为那个房子里面发现的血迹虽然量比较大,但是并没有打量的喷溅血迹。要知道,颈动脉可是相当重要的一条主动脉了,如果是在活着的时候被以这样的深度割断颈动脉,那血可以喷见到几米高,正常民居的举架高度来讲,完全可以喷溅到天花板上,或者墙面相对比较高的位置,但是咱们去现场勘查的时候,没有发现那种高度的血迹,几乎所有的血迹都是在地面上的,所以可以肯定的是那些血迹是从人体中‘流’出去的,而不是‘喷’出去的。另外,你们再看这里。”

  说着,他指了指那具男性尸体的大腿位置,虽然那里也同样是黑褐色的,但其中左腿的大腿上也能够清晰的看到一条伤口,贺宁小心翼翼的凑近了看看,见这条伤口也很深,同样能够隐约看到里面的腿骨,这不由的让她有些惊讶。
  “怎么这里也有这么深的伤口?这个位置……是不是也差不多碰到股动脉了?先不管这具男尸到底是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就单说尸体的状况,杀害他的那个凶手到底想要干什么呢?又是颈动脉,又是股动脉的,凶手是想给死者来个大放血么?”她有些惊讶于尸体上面这样的伤口。
  “你怎么看?”刘法医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汤力。

  汤力摇摇头:“假如是我们要找的人,我觉得应该是凶手试图分尸。”
  刘法医赞许的点了点头,贺宁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为什么汤力会给出这样的一个答案,假如凶手只是单纯的想要杀死这名死者,以这样的程度,不管是伤及颈动脉还是股动脉,单一样就足以让死者因为失血过多而丧命,根本没有必要画蛇添足的再把另外一处也割开。结合这名死者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的这种假设,反倒是汤力的说法相对更合理一些,不管是颈动脉还是股动脉,两处伤都是在死者已经死亡之后造成的,凶手有可能是尝试着想要给死者分尸,但是造成了死者流了很多血,现场比较狼狈,因此凶手放弃了原本的计划,把尸体炮制成了不太彻底的干尸,然后偷偷运到郊区埋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