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18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用袋子把衣服小心翼翼的装好放上车,两个人也决定返回公丨安丨局去,贺宁经过之前的休息,已经恢复了精神,汤力的体能和耐受能力都要高于贺宁,所以也没有表现得多么疲惫,再加上有了这样的发现,所以精神也就更加振奋,心情比来的时候要显得轻松不少。
  于是,尽管很清楚汤力少言寡语的个性,贺宁还是忍不住起了闲聊的兴致,她眺望了一会儿窗外,扭回脸来问汤力:“你怎么猜到死者的衣物有可能也被埋在这附近的呢?是不是考虑到衣服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地方焚烧?或者说,凶手连埋尸体的时候都没有挖个足够深的大深坑,而是一个一米深左右的浅坑,这就说明了这个凶手可能有点儿懒,所以在处理死者衣服的时候也一样会犯懒?”
  汤力起初没说话,过了大约半分钟,才在贺宁直直的注视当中,略微有那么一点不大自在的开了口:“我只是试一下,做个排除而已。”
  “排除?排除什么呢?”贺宁以为自己猜的那两种可能性已经够全面的了,结果一听汤力话里的意思似乎并不是那两种原因中的哪一个,便觉得更加好奇起来,知道以汤力的性格,如果不追问,他是一定不会主动开口和盘托出的,只好厚着脸皮对他说,“杨大队让我跟着你一起工作,目的无非就是觉得你工作经验比较丰富,可以带一带我这个新人,帮我提高一下,你说你要是总跟我这么沉默是金,什么也不指点,回头我一点进步都没有,领导还以为是我不求上进呢。”

  汤力无奈的看了看贺宁,见贺宁一脸笑呵呵的模样,分明也不像是真的在为这种事而担心的样子,可是她说的话也未尝不是事实,再怎么说,自己作为比贺宁早参加工作几年的老同事,如果表现的好像存心藏私一样,那也不大好。
  最终,他还是妥协的开了口:“第一,衣服不在现场附近,说明凶手可能存心以此隐瞒死者身份,衣服在现场附近,说明凶手脱掉死者衣服不是为了隐瞒身份,可能是试图分尸的需要,分尸未遂之后就近处理了衣物。第二,衣服和尸体掩埋地点相差远近,可以反映出凶手的反侦察意识强弱。”
  贺宁经他这么言简意赅的一解释,说是茅塞顿开也丝毫不觉得夸张。

  的确,凶手如果脱去死者的衣服是为了在尸体万一被发现之后,警方没办法第一时间通过衣物锁定死者身份的话,必然会用更加隐秘的方式处理衣物,比如说焚烧、沉入河流湖泊当中,或者即便是掩埋也换到别的地方去,总之距离尸体越远越好,这样才能够实现,埋得很近,除非是凶手把死者的衣服都脱光并不是为了隐瞒什么,而是别的需要,例如死者颈上和大腿根部疑似尝试肢解造成的外伤。那两处伤口可能是凶手试图将死者分尸的时候留下来的痕迹,这是之前汤力和刘法医共同的推测,现在汤力正是在用找衣服的这一行为来印证之前的观点。

  按照汤力的思路去考虑这件事的话,这个凶手很显然并不是一个具有很强反侦察意识的人,所以在掩埋尸体和处理死者衣物的问题上,都显得有些仓促和不够仔细,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此人应该不是一个有着严重犯罪前科的人呢?如果没有犯罪前科,并且善后做的又显得有些马虎,是不是代表了这不是一起蓄谋已久的谋杀,很有可能只是临时起意罢了?可是如果只是临时起意,把死者的尸体先处理成了干尸,然后才加以丢弃,这也是十分不符合常规的做法。

  那么归结起来,凶手可能是一个没有前科,与死者有摩擦有矛盾,但此前矛盾并不算很深的人,后来因为某种原因而被死者激怒,临时起意实施了谋杀。只是为什么杀人之后又要制作干尸,这就是个无法立刻找到答案的问题了,尤其是尸体上还有深度可伤及人体主动脉的伤口,并且根据刘法医的专业判断,那两道伤口还是在死者已经死亡之后才留下的。
  再结合那几件衣服所呈现出来的季节特征,几乎可以肯定,假设衣服的确是那名男性死者的,那么此人的死亡时间应该也是在春末夏初或者夏末秋初那种白天炎热,早晚略微有些凉意的季节,也就是距离现在一年到两年之间。
  原本自己并没有想那么多,现在贺宁的大脑立刻积极的运转起来,举一反三的闪现出来好多个有待调查解开的疑问,这不得不说是汤力的功劳,是他的考量把贺宁的思维激发了出来,并且引到了正确的轨道上面来。
  “说实话,你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木头疙瘩一样,又闷又呆,其实脑袋还是挺聪明的,你这也算是被自己性格埋没了能力和才华的最佳代表了!这样你就不觉得亏得慌么?”既然那些疑问都暂时不能立刻得到答案,贺宁也不打算在这种事情上浪费脑细胞,毕竟没有理论依据的猜测都是胡思乱想,耽误工夫是其次,搞不好还会把自己的思路带进误区,钻进了死胡同很难再绕出来,这样反而影响后面的工作,于是她索性暂时放下之前的问题,对汤力感叹起来。

  这番话也算是她自己和汤力打交道这段时间以来的有感而发吧,贺宁是个好强的姑娘,她自己很清楚这一点,从小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家境当中,尽管父母并没有给她施加过太多的压力,她却知道自己想要与那些高的同龄人比肩,就必须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于是她暗暗的咬着劲儿,凡事要么不做,做了就一定要尽自己的努力做到最好,凭借着自己还算机灵的头脑,从小到大一直也都算是带着光环的,并且她向来以证明自己的能力与优秀为傲。

  最初刚刚认识汤力的时候,贺宁并没有高看他一眼,因为他实在是太沉默了,存在感并不强,总是不声不响的默默做事,很容易就被人忽略了他的存在,如果不是杨成安排了汤力和自己搭档做事,贺宁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到现在会不会有交集,搞不好彼此连一句话都没有讲过都有可能,以至于后来当她从别人的口中听说了汤力小时候连连跳级的事情时,还是一种将信将疑的感觉,一直到两个人实实在在的打交道起来,她才慢慢的感觉到汤力的沉默背后也是有很大智慧的。

  “我做我的事,不需要别人评价。”汤力扫了一眼贺宁,淡淡的给出了回答。
  贺宁耸耸肩,她只是好奇汤力这样的性格到底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形成的,并没有试图去说服或者改造对方的意图,所以既然人家这么说,她也没打算多管闲事的去试图说教,毕竟每个人都有权利依照着自己的意志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旁人无权置喙。
  于是她放下了刚刚的好奇,扭头扫了一眼后座上的那一包衣服:“咱们现在是要把这些送去法医和刑技那边吧?之后呢?是不是我查一下a市有几家登记在案的代驾公司,咱们根据尸体的骨龄之类信息,先去排查一下有没有在一两年之前无缘无故忽然就失踪不做了的代驾司机?”
  汤力点点头,回应了一个字:“嗯。”
  两个人回到了公丨安丨局,汤力把发现的衣物送去进一步的检验,看看是否与之前发现的死者有关,贺宁则花了一点时间去查a市有几家登记在案的代驾公司,并且把已经查到的相关信息记录下来,等汤力回来之后,他们就立刻出发,按照贺宁规划好的路线准备开始一家一家的去走访排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