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21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个是范志家的住址,具体的我们的司机也不太知道,他跟范志当初还算熟一点,但是也并不是特别熟,范志顺手牵羊之后被我开除,临走的时候跟那个司机说自己家在这个小区,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他不管在哪儿干活儿,老窝不挪,让司机没事儿的时候可以找他喝喝小酒什么的,后来那个司机也没再找过范志,当初他说是几栋楼什么的也就没记清,只记得是这个小区了,小区的名字他说能保证自己没记错。”王经理对他们说。

  没有具体的地址,有个小区的名字也算是聊胜于无,至少能够最大程度的缩小排查范围,这也算是一大收获了。

  贺宁再一次向王经理道了谢,打算和汤力一起离开,汤力却好像并没打算立刻就走,他从口袋里摸出来一个证物袋,里面装着的是从挖出来的衣物上面取下来的那个led胸牌。
  “你能看出这是不是你们这里的胸牌么?”他把东西递给王经理。
  王经理接过来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因为胸牌曾经被埋在地底下,所以难免略显脏污,王经理看了半天,最后点点头:“是我们这儿的胸牌。这是跟范志的尸首一起找到的?那他被我开除之后,看样子是没有还胸牌啊!总不会是想打着我们公司代驾司机的旗号,挂羊头卖狗肉吧?唉,算了算了,人都已经没了,我计较这些干什么呢!”
  “你是怎么认出来这东西是你们这儿的呢?”贺宁有些纳闷儿的问,毕竟这种胸牌看起来都差不多,除非打开电源来,能看到led小屏上面的字,可是偏偏他们手里的这一个,因为在地底下受了潮,已经坏掉了,没有办法亮起来,王经理是怎么随便看了几眼就认出来的呢?
  王经理隔着证物袋捏着胸牌,指了指胸牌的侧面:“这儿呢!我们这里的胸牌都是我特意订做的,侧面有个凸起来的五角星,部队里面的标志不能乱用,所以我就订做的时候让人加了个五角星,算是一种情怀吧,希望我这里的老兵们都别忘了自己曾经是个军人,别给自己的身份抹黑。”
  有了这多方面的佐证,基本上可以认为从郊区挖出来的那具男性干尸最有可能的身份就是范志,现在需要做的是进一步确认范志是否真的失踪,以及范志的dna信息与男尸是否一致,还有最后也是贺宁最关心的事情,那就是这具男性尸体到底与他们接手的那个天花板渗血的案子是否有关。
  当然了,这些都不是王经理能够帮他们找到答案的,所以在代驾公司逗留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两个人再一次向王经理道了谢,直接驱车前往王经理提供给他们的那个地址,打算到范志的家里走一趟。
  汤力原本也并不是a市本地的人,但是打从毕业分配到了这里来之后,利用工作的这几年时间,也算是把a市的市区范围跑得很熟了,几乎一看小区的名称,他就已经心里面有了概念,上车之后就直奔那个地址,大约开了三十几分钟的车,来到了a市的老城区,最终停在了一个看起来颇为老旧的小区外围路边,这小区估计得有二十来年了,楼层不高,看起来灰头土脸的,没有那些新建起来的高层那么光鲜,原本的封闭大门也早就坏掉了,人和车随便出入,无人过问,不过因为不知道究竟是哪一栋楼,汤力就干脆把车停在小区大门外头,他和贺宁两个人下车走进去,打算向小区里的居民打听一下,看看有没有人认识范志。

  这样比较老旧的小区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老邻居们相对而言可能会比较熟悉一些,不像很多新建的小区那样,所有人都自扫门前雪,外加有很多租房的住户,所以绝大多数人与邻居井水不犯河水,根本没有往来,谁都不认识谁。
  对于谁来负责打听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疑问,必然是落在了贺宁的头上,对此贺宁不介意,只是有点纳闷。
  “我没调转过来之前,你出来跑调查都怎么做?不开口,光用手跟人家比划?”汤力这种对讲话这件事能省则省的性格,有些时候也着实让贺宁有些抓狂。
  汤力摇摇头,一本正经的回答说:“有别人的时候,就让别人问。”
  好吧,他的言外之意就是除非没有别人可以指望,那种时候他才会选择自己开口。贺宁翻了个白眼儿,心里面有点想要和他拗一下,自己就不去开口询问,看他怎么办,能不能憋到最后,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心里面一闪而过,并没有真的那么做,案子摆在面前,这可是正经事,她贺宁还没有幼稚到拿工作上面的正经事去开玩笑的地步呢,不管怎么样,正事永远是第一位的。
  于是她暂时把自己那一瞬间闪现出来的恶作剧似的念头压下去,进了小区之后,只要看到有在楼下择菜或者散步的老头儿老太太就过去打听,并且主动拿出那张模拟画像来给这些老人看,希望能够帮助他们来回忆是否认得范志,一番询问之后,她并没有遇到认识范志的人,却也了解到这个小区别看又老又旧,面积却不小,光是楼就有三四十栋,在早年来讲,算得上是规模相当壮观的小区了,也正因为如此,这个小区被从内部规划成了东、南、西、北四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进出小区的大门,朝向不同的街道,最东边到最西边,最南边到最北边,都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如果楼离得相对比较远,两边的居民对彼此就会很陌生。

  看样子他们就只能再多走走,到每个区域里面再多打听打听,争取找到认识范志的人,根据王经理之前提供的情况来看,范志今年应该是四十岁上下,假如他一直住在这个小区里面,说不定认识他的人也不会太少。
  贺宁和汤力又一路走一路打听,在小区里面转了大半圈,走得贺宁脚都有些发酸了,心里也越来越打鼓,忍不住悄悄的怀疑当初范志留给那个司机的地址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又或者时隔两年多,那个司机会不会给记错了。
  就在她的信心几乎动摇了的时候,几个坐在楼间凉亭里面闲聊天的老太太终于认出了范志,不等贺宁他们开口说出范志的名字,光是看了看那张模拟画像,几个老太太就已经把范志的名字说了出来,并且从她们的神态来看,对于范志这个人,她们似乎还挺熟悉的,只不过印象未必太好。
  “你们打听他啊!他早就不住在这儿了!”一个胖老太太撇着嘴说,“被他爹妈给赶出去了,这都有好几年了吧?哎你说是不是?”
  被她问到的是另外一个顶着一头小碎卷的老太太,小碎卷点点头,语气笃定的接过胖老太太的话,回答说:“可不是么,好像也有个快三年了吧?反正自从那小子被他妈给赶出去之后,我算是耳根清净了,要不然啊,跟他们家住隔壁,可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没见过那么糟心的人家,谁家养了那么个败家儿子,也算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什么养儿防老,摊上个那样的,简直就是讨债鬼!”

  没想到他们不但找到了认识范志的人,这里头还有范志的邻居,贺宁看了看汤力,觉得他们的运气还不错,刚刚那一番折腾总算没有白白受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