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22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汤力的反应比她淡定很多,还是一副波澜不兴的模样,丝毫不见喜形于色。
  “咋了这是?这小子出事儿了?”最先开口的那个胖老太太好奇的问。
  “他两三年前就已经不住在这里了么?为什么不住了呢?”贺宁没打算直接正面回答这个胖老太太的问题,这个年龄段的老太太每天的闲暇时光最充沛,精神头儿也足,除了扎堆在一起闲聊着交换信息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乐趣了,所以不管什么事只要被她们掌握到,很快就会传播出去,传播速度绝对惊人。在这种情况下,贺宁怎么做恐怕都不对,说实话吧,在范志是否就是那名男性死者的实际身份还没有经过进一步的严谨核实之前,容易造成不良影响,这样不好,不说实话吧,万一范志真的就是他们要找的人,回头免不了还得往这边跑,做调查工作,到时候这些老太太听说了,搞不好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谁也不能保证到底需要向邻居调查取证到什么程度,还是不要轻易得罪比较好。

  她转移话题的手法虽然很明显,但是问的问题涉及到了家长里短的话题,果然让两个老太太都很有兴致。
  这件事小碎卷儿作为范志家的隔壁邻居,自然是最有发言权的,她清了清嗓子,就好像是要做什么重要讲话似的:“我刚才不就说了么,他是被他爹妈给轰出去的,估计也是忍了这么老多年,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这要是换成是我啊,估计早十年八年就让他收拾包袱卷儿滚蛋了!一天到晚,好吃懒做,什么都不干,当初也不好好读,年岁大了活儿也不好好干,要手艺没手艺,要勤快不勤快,老大不小一把岁数了,媳妇儿娶不到!成天就知道窝在家里面指手画脚的,爹妈都是妹妹和妹夫在照顾着,他还嫌东嫌西,总跟妹妹、妹夫找茬儿胡闹。我是没见过这么混账的孩子,生这么个孩子简直就是生个冤家,上辈子作孽了!”

  “那他是因为什么被赶出去的?和妹妹、妹夫有矛盾了?”贺宁又问。
  小碎卷儿摇摇头,一摆手:“那倒不是,他妹妹和妹夫可是老实人,从来不跟人红脸儿的,是他闹腾的太过分了,不知道怎么想的,非要爹妈把房本儿拿出来,让他去把名字换成他,以后房子是他的,爸妈说他几句,他还不愿意,居然跟他爸妈说,家里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将来房产早晚都是他的,早一点晚一点也没什么区别,妹妹和妹夫这么多年跟老人住在一起,吃爸妈的,喝爸妈的,也算是得了不少好处了,他也就不追究,不需要妹妹和妹夫找回他多少钱。这可把他爹妈气坏了,就他爹妈一个月那一点点的退休金,怎么可能够养家的,以前他们跟我聊过,家里吃喝拉撒所有的花销都是女儿女婿在担着,所以这儿子摆明了犯浑,老两口也是寒心了,实在不忍心女儿女婿受委屈,就一气之下把那个混小子给从家里赶出去了,让他好好找份正经工作,能干长久一点,自己养活自己。那小子估计也没想到爹妈真的赶他,一气之下连夜就收拾东西搬走了。”

  “之后范志有回来过么?”汤力听了半天,终于开口问了一句。
  小碎卷儿被他吓了一大跳,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贺宁在和她们攀谈,她都几乎忘记了旁边还有汤力这么个人了似的,等回过神来才回答说:“之后反正我是没听他爹妈说过他有回来,我也没听他们家再吵过架。”
  听了这些,贺宁还想继续和小碎卷儿打听一些事情,汤力却没有给她机会,等小碎卷儿一说完那番话,他便点点头问了一下范志父母家的具体地址,之后道了一声谢,用眼神示意了贺宁一下,转身就走,贺宁只好放弃原本的打算,对两个老太太笑一笑,转身追上汤力的脚步,朝范志父母家所在的那栋楼走去。
  “你这是干嘛呀?也不问问我是不是还有什么想跟人家打听的就直接走人!”贺宁或多或少觉得有些不大高兴,责怪汤力的自作主张。
  汤力只是扫了她一眼,淡淡的回应道:“没有意义。”
  “怎么就没有意义了?”贺宁听他这么说,略微有些不服气,“那两个老太太摆明了知道不少关于范志和范志家里头的事情,现在男尸十有*是范志,不管跟天花板渗血那个案子是不是有关联,这都是一桩人命案,肯定是要引起重视的,我多了解一些,回头见到了范志的家人之后再把两边的说法对比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出入,这有什么问题么?怎么就没有意义了?”
  汤力原本没想说话,见贺宁一副非得要自己给个交代的样子,正要开口,贺宁却又皱着眉头警告了一句:“你再四个字、四个字的给我甩成语试试看?”
  还好,这一回汤力还真没用四字成语来打发她,他回答了足足六个字:“亲亲得相首匿。”
  贺宁愣了一下,这话她听着耳熟,早先在学校的时候,法制史课堂上学到过,是汉代时期的一条法律规定,意思就是说,除了谋反之类的大逆之罪以外,其他类型的犯罪行为,犯罪人的直系三代以内血亲或者配偶为其隐瞒罪行,这在当时是被许可的,并且不会追究帮助隐瞒者的欺瞒之罪。
  汤力为什么会忽然对自己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贺宁拧着眉迅速的运转着自己的大脑,这一段时间以来,她都已经有些习惯了,跟汤力打交道就得具备超强的脑补能力,这个家伙说话是出了名的点到即止,想指望他娓娓道来一次,那可真是比登天还难,所以还是不要抱着那种幻想比较好。
  既然汤力提到了“亲亲得相首匿”这句话,自然指的是范志的家人,也就是他的父母和妹妹、妹夫。刚刚的那两个老太太口中,范志可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名声可言,被形容的十分不堪,原本自己的意图是想要先从邻居口中尽可能多的打探一番,收集足够多的信息,之后再去见范志的父母家人,最后将两厢的说辞对比一下,来归纳出范志的为人,这样一来回头调查起来的时候也好以此来判断他生前与他人的交往,是否有与人结仇结怨的可能性之类。汤力应该是想要借着那句话提醒自己,就算范志在外人口中的名声有多么的不堪,家里人也会基于亲情、名誉等等方面的考量,对他的丑陋一面进行粉饰,不会主动暴露他的不足。

  所以假如自己向方才的两个老太太打听了一大堆的说辞,结果到了范志的父母家人那里就都纷纷给推翻了,来一个概不承认,尤其是许多细节上的东西,人家一口咬定外人道听途说,以讹传讹,自己难道真的可以全然接纳那两个邻居老太太的说法,就直接认定范志的家人有所隐瞒,说了谎么?

  换句话说,家人会出于亲情和名声的考虑,或多或少的去替自家成员遮掩,至于遮掩到什么程度,这个不好判断。同样的,邻居旁人也的的确确会听风就是雨的以讹传讹,口口相传,再加上一些主观的添油加醋,到最后原本的实际情况被夸大到了什么程度,也同样不好说。两边肯定都有水分,这样一来,用一个有水分的结论去印证另外一个有水分的结论,得到的答案必然也严谨不到哪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