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23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所以再从邻居的口中继续深挖,似乎也就变得没有太大的实际价值了。
  贺宁这么一想,心里面也转过了那道弯,汤力的观点是对的,虽然表达方式略微让人有一点吐血的冲动,但贺宁还是服气的。
  “好,我明白了,不过话说回来,你就不能用正常人的方式来解释给我听么?”贺宁又气又无奈的瞪一眼汤力,“幸亏我脑子还够用,这要是换成一个笨一点儿的,估计到现在还被你那句‘亲亲得相首匿’绕在里面呢!”
  汤力笑了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贺宁也对他的这种反应习以为常,方才的话题就算是彻底的翻了篇儿,谁也没有再去纠结。
  “对了,你说,假如那具男尸真的是范志的话,刘法医可是说了,这人死了没有两年也有一年多,时间不短了,他父母和妹妹、妹夫都是a市本地人,又一直住在a市,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人报警找过人呢?”贺宁又想起来另外一件让她觉得有些奇怪的事情,出来之前她可是特意查过的,在失踪报案的名单里面,并没有一个叫做范志的人,甚至连一个姓范的都没有,假如那具男尸真的就是范志,家里人的这种反应也未免有些太奇怪了。

  汤力摇摇头,指了指面前的那栋楼:“一会儿就知道了。”

  两个人按照方才两个老太太提供的地址很快就找到了范家,此时已经是下午,但是又没到晚上的下班时间,二人上楼去敲了敲门,原指望着范志的父母能够在家就足够了,没想到给他们开门的却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长相普普通通,不过看起来倒是一脸忠厚老实,很好脾气的模样。
  “你们找谁?”他有些诧异的看着门口的两个陌生人,神情里面多少带着一点点的戒备,开口询问的时候,声音也刻意被压低了一些。
  “请问这是范志的父母家么?”贺宁见对方已经表现的很紧绷了,就没有故意等着让汤力开口,免得给对方更大的精神压力,反而容易让人产生抵触情绪,不愿意开*流,所以她的态度也就格外的和善,一脸亲切的微笑。
  谁知道她的这种示好却一点也没有起到预期当中的效果,那个男人还是一副戒备的模样,没点头也没摇头,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贺宁和汤力一番,这才开口说:“他不住这儿了,你们要找他还是去别处吧!”

  “我们不找他,我们想找他的家人,这是他父母家吧?你是范志的妹夫?”贺宁没想到对方的戒心这么重,只好耐着性子再询问一遍。
  男人还是没打算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一味的极力撇清:“范志的事情,你们找他自己解决,他要是解决不了,也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跟他都很久不往来了,他的事情不管好坏都跟我们没有关系,你们还是去找他解决吧!”
  “你别紧张,我们是丨警丨察。”贺宁一看对方这样,只好亮明身份,原本她没有急着说明身份,一来是想要看看对方被问起范志时的态度和反应,第二也是看这男人最初就紧张兮兮的,怕一开口就说是丨警丨察再吓到他,没想到对方看起来很老实的模样,却也有那么一点执拗,一直都表现的不大配合,“我们想跟范志的父母谈一谈,不知道老人是不是还住这里,现在方便不方便。”
  “不太方便,”一听说是丨警丨察,并且也看到了两个人出示的证件,开门的男人这才略微的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从方才的紧张戒备,变成了一脸的为难,“我是范志的妹夫,我老丈人去年就过世了,现在家里还有个丈母娘,但是老太太有点儿糊涂了,脑子不大清醒,好的时候能认出来我老婆是自己闺女,坏的时候谁也不认识,你们跟她聊也聊不出什么来。”
  “这样啊,”贺宁没料到范志家里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变故,“那家里还有谁?你爱人在家么?我们跟你们聊聊也行,有些事需要向范志家属了解一下情况。”
  “其实……我们真的跟我那个大舅子没有往来了,有什么事你们找我们问也没有用,他的事情以前我老丈人在的时候都管不了,别人就更管不了啦。”
  “没有想要你们替范志解决什么问题,”贺宁略微由于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拿定了主意,决定不站在这大门外头宣布范志有可能已经出事了的这一消息,继续向对方请求配合,“就是了解一下他之前的一些个人情况,你和你爱人不是一直都跟范志的父母一起生活么?以前跟范志也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吧?他的情况肯定多少有所掌握,希望你们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范志的妹夫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侧开身子让出门口来,“那我先把话说前头啊,要是他惹事儿了,需要赔钱,我们可管不了他。”
  听着范志妹夫的意思,似乎范志还好好的游荡在外,并没有失踪或者出事的样子,但是毕竟范志与那具男性尸体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还有待最终的严谨核实,所以贺宁对范志妹夫的这种态度也只是冷眼旁观,没做任何反应。

  进了门之后,范志的妹夫就把他们两个人留在客厅里,自己急匆匆的进了旁边的一个房间,回手把房门给关严了,随着屋门的一开一关,从里面飘出来一股不大好闻的气味,这气味贺宁倒是并不觉得陌生,她家里的老人前几年曾经病重住院,当时医院的疗区里面就弥漫着这种因为久病卧床而产生的气味,看样子那个房间应该是范志母亲居住的吧。
  这个房子并不大,小两室,看起来应该也就五六十平米,当初范志的父母、妹妹一家,还有范志统统挤在一个屋檐下,可以想见空间有多么的局促。就算是现在,范志已经不在这个家中了,这里似乎也没有因此而变得宽敞许多。不大的客厅里面没有摆放沙发,而是放着一张铁架子的单人床,单人床上面还有没有叠起来的被褥,枕头上面的枕巾皱皱巴巴的,一看就知道是有人每天睡在上面。
  在这样的情况下,贺宁和汤力自然是没有地方可以坐下来,他们就站在客厅里面等着,耳朵里能听见那个房间当中有嘟嘟囔囔的说话声,过了一会儿,房间门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对他们两个点了点头。
  这女人从相貌上来看,和贺宁他们手里的模拟画像有六七分的相似,如果说她就是范志的妹妹,那么画像中人就是范志的可能性就有增大了许多。

  “你们是要找范志么?”那女人主动开口做起了自我介绍,果然是范志的妹妹,“我叫范洁,是范志的妹妹,我哥他早就不在家里住了,他的事情我们也不大了解,所以恐怕不能帮上你们什么忙。”
  “范志是什么时候从家里离开的?你们最近还有联系么?”贺宁问。
  “都已经有两年多了,他偶尔给我发个短信,报个平安算是,但是不经常发,上一次得有三个多月了,他也不太跟我们说自己的事情,上次来短信就说让我照顾好我妈的身体,没别的了。”范洁话里话外多少有一点点撇清的意思。
  “所以说他两年多之前从家里离开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对么?”贺宁皱了皱眉头,“我冒昧的问一句,你父亲去世的时候,范志回来了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