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27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然而即便到了这一步,这个案子也还是让人感觉略显棘手,最主要的问题就在于本案的被害人的死亡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在这期间出租屋换了两个房主,每一任房主拿到房子之后,都是用作出租之类的用途,截止到目前,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在这个房子里住过的住客也不止一伙两伙,除了水泥地面上的血迹还可以通过化学试剂被检查出来之外,其他的痕迹早就无从找起,这就给他们的调查增加了很大的困难,只能试图从历任房客的身份信息,以及那套出租屋周围邻居的口中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

  想去询问邻居,肯定首先要明确死者的身份,这样目标才比较精准一点,那么眼下比较容易获取的信息,恐怕就只有历任租客的个人情况了。
  贺宁先联系了许强,倒不是需要他提供租客信息,毕竟男性干尸的死亡时间已经超出了许强拥有那套房子的时长,许强接手之后的房客基本上是没有嫌疑的,只不过是作为现任房主,贺宁他们有义务对他进行告知义务。
  许强之前的房主是张信达,根据张信达的表述,房子抵债到了他的手中,他就一直闲置着,并没有出租或者用作其他方面,那么真正想要弄清楚房客信息,就必须要找到最初的房屋拥有着时浩然。
  想要找到时浩然,难度仍然和大海捞针差不多,贺宁和汤力花了不少的时间去试图掌握时浩然的行踪,最终都是一无所获,这个时浩然简直不像是躲债,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他的亲戚朋友,甚至是父母亲,么有一个人在他外逃躲债之后还跟他有过联系,除了临走前打电话拜托亲戚照顾父母之外,时浩然就再也没有联络过家里面的任何人了,汤力和贺宁甚至找到了时浩然的前妻,他的前妻早就已经重组家庭,过得十分安稳,对于前夫时浩然根本连提都不愿意多提,认为那是自己人生的一大污点,害得她原本安稳幸福的生活差一点就毁于一旦。前妻还表示说,她和时浩然离婚的时候已经是矛盾无法调和,根本就没有什么昔日的情分可以讲,她恨不得见到时浩然一次就动手打他一次,这一点时浩然也是非常的清楚,因此离婚之后就消失的十分彻底,一次也没有跟她联系过。

  原本希望能够找到线索,顺藤摸瓜的把时浩然找出来,然后先确认他本人跟出租屋里的血迹是否有什么关联,如果他并不是涉案人员,那么也可以从他口中打听出来房子在他名下的那段时间内,他都招过什么样的租客。
  现在看来,这个打算是注定要落空了,时浩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同时又不是出租屋内血迹的主人,所有的线索就都断在了这里,没有人知道那段时间房子里面的住户到底是谁,是不是范志本人,或者是与范志相熟的什么其他人。
  基于这种情况,贺宁考虑再三,觉得应该去现场再走一趟,不过这一次的目的并非查看现场的情况,而是去向周围的邻居打探一下,虽说那套房子是出租用的,但是不代表周围的其他邻居也都是如此,万一有住的时间比较久一点的老住户,对那户房子之前的情况比较了解,说不定能够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这个提议当然是没有人会反对的,只不过原本贺宁是想着自己行动,但是杨大队没有同意,他还是让汤力跟着贺宁一起去那边走访。
  “我不是不信任你的能力,我也知道你之前去过一次,对周围的路线没那么陌生了,”面对贺宁的抗议,杨大队也有些无奈,“但是你毕竟是个小姑娘,这件事上头,你可以说我是大男子主义,咱们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未必只有在执行抓捕的时候才有风险,就算是去走访,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现在袭警的事情也越来越频发,我不能让自己手下的女孩子被放在危险的最前沿,你们这几个姑娘都是要强能干的人,这我很清楚,但是在咱们队里,男人就有义务保护女人。汤力虽然话少,做事还是很靠谱有分寸的,你就跟他多多磨合吧。”

  杨成把话说到这种地步,贺宁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虽然她也自认为不是那种弱不禁风,需要别人来照顾和保护的类型,但是从小父母就一直教育她,做人要识好歹,要懂得感激他人的善意,杨成这样的安排,并没有任何瞧不起队里面这几个女警的意思,说是大男子主义,倒不如说和进电梯的时候男人要先进后出一样,更是一种绅士风度的提现,所以她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话说回来,跟汤力一起去走访调查,说是有负担倒也不至于,打从贺宁开始跟汤力搭伴儿之后,很快她就发现了,这个男人虽然沉默寡言,但是却并不是一个会给人拖后腿的类型,所以她也绝对不是因为嫌汤力烦所以才不肯跟他一起出去,她只是觉得汤力的个性应该是很讨厌出去做走访调查,挨门挨户的与人磨嘴皮子,如果不是自己的话,说不定他就可以不用做这样的工作,而是从其他方面入手了,甭管是不是苦差事,只要不是自己本意上愿意的,那就都不会太愉快。

  因此,在两个人出发去现场所在的那个小区的路上,贺宁打从心眼儿里带着一种淡淡的歉意,对汤力说:“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是不是就不用非得去做你最不喜欢的走访不可了?这事儿算我拖累你了。”

  “不算,工作没有喜欢不喜欢,只有应该不应该。”汤力一边开车一边回答,说话的时候目不斜视,语气平淡,并且不夹杂任何的情绪和个人情感色彩。
  好吧,这样的回答,很汤力。贺宁耸耸肩,没有再多说什么,反正她也只不过是依着自己的本心,向汤力表示一下而已,假如汤力真的会打蛇随棍上,那她倒是得考虑夺过方向盘,直接把车开去医院给汤力检查一下脑子了。
  来到了现场所在的小区,首先需要着手开始挨户敲门的当然是现场那套房子所在的同一单元,楼下那对倒霉的教师夫妇自然是不需要再叨扰第二次了,自家头顶忽然冒出血来,这对他们而言已经很倒霉,而且他们只买了房子搬过来很短的时间,根本不可能提供得出来太有价值的其他线索,再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也不过是反复提醒他们自己头上出了命案,自己买的房子也几乎成了凶宅这一事实。

  这么讨人嫌的事情,贺宁可一点都没有兴趣去做。

  于是两个人从顶楼开始,挨门挨户的敲起了门,希望能有邻居愿意配合他们的工作,并且能够提供出比较有价值的线索来,然而事情的进展并没有那么顺利,他们从顶楼一路敲到了一楼,绝大多数的人家都没有给他们开门,有的是根本没有人应门,不知道是不是家中无人,还有的是人在家里,趴在门镜上看着他们,听说了他们的来意之后,立刻表示自己丝毫不了解情况,拒绝的那叫一个彻底,连门儿都没有打算开一下。遇到这样的时候,贺宁就只有干瞪眼和窝火的份儿,毕竟人家说了不知情,真伪无处验证,而且贺宁和汤力也不能强迫人家必须要把门打开不可,就只能听之任之外加碰一鼻子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