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28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虽然说投身一线外勤工作的时间还不算特别长,但是对于这样的局面贺宁倒是也不怎么讶异,在学校的时候,老师就曾经在离校实习之前提醒过他们,说人都是有着趋利避害的那种心理的,所以很多时候调查取证最大的阻力都来自于旁人的自扫门前雪,以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类似顾虑。
  个别给他们开了门的住户,也是有一些搞不清楚状况,甚至有人以为是之前住在那套房子里面的那个年轻男人出了事,热心的提供了一大堆自认为有用的线索,结果到最后才发现是摆了一个大乌龙。
  折腾了一上午,到了中午还是一无所获,汤力征求贺宁的意见,问她是否打算放弃这个单元,贺宁果断的摇了摇头。
  “如果这个单元的住户提供不出来任何一点有价值的线索,那这个楼的其他单元,这个小区的其他楼就希望更渺茫了,”贺宁有自己的想法,“先吃个饭,然后咱们去对面楼打听打听,那边的住户也有可能通过窗子看到自家对面住户家中是不是有什么突发状况,有的话就更好,没有的话么……我就回来这边敲第二轮,刚才不是有那么多户没给咱们开门,不知道人在不在家的么,我就不信到了晚上他们还不回来!就算是死皮赖脸,我也得问出点什么来。”

  汤力上下打量了贺宁几眼,又别开眼睛继续吃自己的午饭,经过了一上午的折腾,两个人都饿坏了,在小区附近找了一家小饭馆解决午餐问题。
  “你刚才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啊?”贺宁觉得汤力的目光似乎别有深意。

  汤力起初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的,但是考虑到如果自己不回答,贺宁就会一直追着问,后果更严重,这才不得不开口说:“你脸皮比我以为的厚。”
  贺宁的脸颊抽搐了一下:“你这算是夸奖我么?”
  汤力一脸郑重其事的看着她,点了点头。贺宁哭笑不得,要不是她知道汤力这人一向是很认真的,不是唐弘业那种嬉皮笑脸、满嘴跑火车的性格,就凭刚刚汤力的那句话,她非得以为是在故意戏耍自己不可。
  懒得去和汤力计较称赞人的正确表达方式,反正不管怎么计较,也是自己唱独角戏的可能性最大,贺宁索性不去浪费那样的口舌,留着力气和嗓子下午走访的时候再用。

  吃过了午饭,他们按照贺宁的打算,来到了现场对面的那一栋楼,在分析过了朝向和方位之后,两个人把大概可以看得到现场那套房的几家都敲了一遍门,结果仍旧是两手空空,这些邻居纷纷表示毫不知情,也不关注其他邻居家的情况。
  到了下午三四点的时候,贺宁和汤力开始了对现场所在单元的第二轮敲门。
  这一次,幸运之神终于眷顾了他们,其中一户原本没人应门的人家下班回来了人。
  更巧的是,那还不是别人家,而是现场对门的邻居。

  住在现场对门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看穿着打扮也是那种比较忙碌辛苦的上班族,贺宁和汤力撞见他的时候,他正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青菜,吃力的腾出一只手来摸钥匙开门呢,看到贺宁他们,还以为是对门原本住着那个小青年的朋友来了,只是匆匆的扫了他们两眼,就没有再理会。
  他不理会贺宁他们,贺宁他们却是要理会他的,好不容易看到邻居,而且还是现场正对门的邻居回来了,已经折腾了大半天的贺宁怎么可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她连忙走过去主动和那个中年人打招呼,中年人停下准备进门的脚步,略显戒备的转过身来看看贺宁,又看看贺宁身后的汤力。
  “你们找谁?”他有些吃不准自己原本的判断到底对不对,于是开口问道。
  贺宁拿出自己的证件来,出示给这个中年男人看,并且对他笑了笑:“我们是a市公丨安丨局刑警队的,你是这家的住户吧?在这儿住了多久了?”
  “我……这是租的房,”中年人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表情略显紧张,“我住这儿的时间不算太长,也就不到三年的样子,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不到三年?贺宁一听这个时间,精神立刻就又振奋了一些,三年左右的时间,正好够把那具男性干尸的死亡时间涵盖进去了,那么这个在这段时间内一直住在这里的邻居,有没有可能恰好注意到什么事,能给他们的调查提供帮助呢?
  “是这样的,我们是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你对门的邻居,不是说现在住着的,而是你住在这里这段时间以内对门所有住在这里过的邻居,你有没有什么印象?能和我们谈一谈关于对门那一户人家的事情么?”贺宁征求他的同意。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手里的青菜似乎有些重,勒着他的手指都发紫了,所以他也没有犹豫太久,尽管略显不情愿,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打开门对贺宁和汤力说:“那你们进来吧,在客厅里坐一下吧,我先把东西放下再说。”
  说完他就急急忙忙的提着菜进屋直奔了厨房,贺宁和汤力紧随其后进门,替这个中年人关好了门之后,在客厅里站着。这边的房子格局和现场一模一样,只不过是方向恰好反过来了而已,房间内的条件更加简陋,地面上的瓷砖有很多开裂的地方,客厅里只有一张小饭桌,两三把塑料椅子,小饭桌上还有几个用过的碗盘,油腻腻脏兮兮的,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混杂的饭菜气息。
  中年人把青菜收到厨房里,再折返回来匆匆忙忙的收拾了一下小饭桌上的碗碟,一股脑的扔进厨房的水槽里,这才擦着手返回客厅,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尴尬,他讪笑着对贺宁和汤力说:“我就一个人过,平时上班挺忙的,也顾不上来,所以家里面有点乱,你们……让你们见笑了啊!”
  汤力没吭声,贺宁表示可以理解,中年人这才稍微从那种局促当中缓解下来一点,开口自我介绍了一下,说自己的名字叫做丁思源,饮水思源的思源,今年正好四十岁,家是外地的,老婆孩子也都在外地,自己因为工作的缘故留在a市,虽说老家和a市相距也不太远,但是一家人想住在一起还是比较麻烦,原本他住自己上班那个工厂提供的集体宿舍,但是后来考虑到老婆有的时候要带孩子过来看他,他住宿舍的话,老婆孩子来了还得花钱出去住旅店,索性自己搬出来,租了一个小房子,这样老婆孩子随时想来都有地方可以方便住下了。

  一说起自己的老婆孩子,丁思源还有点刹不住闸,一副喜形于色的模样,贺宁用清嗓子的办法提醒了他好几次,他才猛然意识到两个丨警丨察是来向他了解情况,而不是听他说自己的孩子有多可爱,老婆有多贤惠的,于是慌忙的止住自己的话头,有点不好意思的对面前的两个人笑了笑,等着他们开口。

  “丁大哥,我们想问问,你搬过来之后没多久的那段时间,你家对门住着什么人,你有印象么?”贺宁抱着一线希望,开口询问丁思源。
  丁思源愣了一下,摇摇头:“应该是没印象吧,我这个人上班挺忙的,因为这儿的房子比我单位旁边的便宜一些,所以距离就远一点,我平时早出晚归,除了周末休息或者老婆孩子来的时候我请假、调休,否则在家的时候也不多。怎么了?对面出什么事儿了?说实话我还有点纳闷儿呢这两天,以前那边住的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吧?三天两头就有朋友过来找他,反正比我这头是热闹多了,结果这几天也没听到隔壁有动静,也没怎么遇到那个小伙子,我还以为人又搬走不住了呢,但是你们丨警丨察这一来找我打听事儿,我觉得可能又不是那么回事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