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29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又’搬走?”汤力对丁思源的这一措辞略有些感兴趣。
  丁思源点点头:“可不,对面那家的房子啊,我上次交房租的时候跟我房东两个人还聊起来呢,说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住进去的人总是住不长,三个月两个月,顶多半年就搬走换人,有的时候干脆还租不出去还是怎么着,就那么空着,我房东说这要是他当对门那家的房东,估计都得发愁死。”
  听这个意思,不管那个时候的房客是谁,现场的那套房子住客流动还是比较频繁的,这对于贺宁他们来说可不算是什么好事。
  丁思源见贺宁他们两个人都面色有些异常,忍不住开口问:“这事儿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我打听,对门那家到底出什么事儿了?怎么还得丨警丨察出面呢?”

  “对面的房子里面疑似发生过命案。”贺宁想了一下,比较委婉的做出回答。
  丁思源一听这话,似乎被吓了一大跳,倒吸了一口气,半天没说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才说:“哎呀,我居然都不知道自己家跟前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你会不会觉得挺害怕,想要搬家啊?”贺宁看他回过神来之后,似乎还比较淡定,忍不住开口调侃了一句。
  丁思源果断的摇摇头:“那倒是没必要,我这个人很唯物的,别说是发生在隔壁了,就算是发生在我这屋,我该住都敢照样住,人么,活着的时候就活着,一旦死了,就跟那死猪死狗有什么区别,有什么好怕的!这个世界上要是真的有鬼,那从古到今死了那么多人,现在鬼不是应该比人还多了么!都是扯淡。”

  说完之后,他想了想,又仿佛自言自语似的说:“不过这事儿不能让我老婆知道,她可是胆小的人,我要是告诉她我住这里隔壁除了那种事,她该不敢来了!”
  “你倒挺惦记自己老婆的,”贺宁觉得丁思源三句话离不开自己老婆孩子的这股劲头倒是跟自己的老爸有几分相似,一想到自己的老爸,她的心里面忽然有一点点不是滋味,离开c市到a市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她还真有那么一点想家。不过现在当然不是想家的时候,工作当前,不容开小差,于是贺宁迅速的收回心思,又开口问丁思源,“那你老婆经常来你这里看你么?每次来住的时间长不长?有没有可能她在这里陪你的期间,曾经听到或者看到过关于对门邻居的事?”

  “这事儿我可就不敢保证了,我老婆每个月调休带着孩子过来呆个几天,要是孩子放假了就多呆一阵子,呆个一个礼拜、十天,要是孩子不放假,就他们娘俩过来住一个周末就回去,要是呆的久也是我白天上班,他们娘俩在家里,有没有看到或者听到什么,我不知道,也没听她说。要不回头我帮你们试探试探吧,不过你们可别着急,我不敢把话说太明白了,怕吓着他们。”丁思源回答。
  这样倒也没有什么不好,原本也并没有把多大的希望寄托在丁思源的老婆身上,只是多一条路多几分可能性罢了,贺宁点点头,向他道了谢。
  丁思源和贺宁客气寒暄几句,很快就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一拍自己的脑袋:“哎?!我想起来一件事儿,不过不知道跟你们要查的是不是同一个时间段啊,所以到底有用没用,我可就弄不清楚了,你们听不听?”

  汤力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贺宁也表示愿闻其详。
  丁思源便把自己想起来的那件事给说了出来:“我也记不清到底是多长时间以前了,有一天晚上,我在家里呆的好好的,正在客厅里头吃饭呢,就听见外面有点什么声音,听着不太对劲儿似的,我就悄悄的过去门边,贴在门镜上偷偷往外看了看,结果看到一个男的背对着我这个方向,在拿什么东西捅对面的那扇门呢,口袋里还插着一把像是扳手之类的东西,我以为是小偷呢,正琢磨要不要打电话报警,对面那屋有人问了一句干什么的,那人立刻就说找错们了,转身就走。你们说,这事儿是不是有点儿不对劲儿?我看那人也不像是小偷踩点儿的样子呀。”

  “小偷踩点儿什么样?”汤力忽然开口问了丁思源一句。
  丁思源愣了一下,好像没有想到汤力的关注点居然在这里,于是略微有点尴尬的笑了笑,说:“哎呀,我在你们面前这么讲话,是不是有点班门弄斧的感觉了?其实我也说不上来小偷踩点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我也没当过小偷,上哪儿知道去呀,哈哈哈,就是一种感觉,一种感觉,不太好形容。”
  贺宁点点头,虽然说丁思源的试图开玩笑的方式有些冷,但是眼下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更何况很多时候人真的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自己的主观感受就产生了某种判断,真的被追问起依据来,又说不清楚。

  “那当时你看到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你还能记得么?”她问丁思源。
  丁思源摇摇头,想了想,语气含含糊糊的说:“时间太长了,记不太清,而且当时那人在对门那家的门口,背对着我,我也就看到个后脑勺,哦,那人转身走的时候我好想看到了半个侧脸,长什么样么……我得好好想想。”
  “嗯,好好回忆一下,不着急。”贺宁示意他不用着急。
  丁思源想了一会儿,说:“那个人后脑勺好像有一道疤,大概有一毛钱硬币那么大一块,就在脑顶偏向后脑勺的那个位置,疤么,上头不长头发,所以看着特别明显,我有这么点儿印象。再就是……再就是……哦!我想起来了!那人脸上好像还有一道疤,就在眼角边上,脸侧面的位置!”
  说着,他伸手在自己的右侧眼角旁边的位置上比划了一下。

  贺宁指了指自己的左脸颊:“你确定不是这一边?”
  丁思源有些茫然的看着她,迟钝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贺宁的意思,连忙点头:“你瞧我这个脑子啊!都左右不分了!可不是么!我还给比划翻了!从我家的门镜看出去,我上哪儿能看到人家右脸去!幸亏你这小姑娘提醒,不然我都给你们提供错了信息了,这要是耽误事儿,那我责任可就大了!”
  贺宁笑了笑,表示也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然后才又问:“还有别的么?”
  “没有了,我能想起来的也就这么多,这都过去那么久了,对门都换了那么多拨住户了,那个人的脸你让我回想起来,我就觉得好像是模模糊糊的一片,一丁点儿都想不起来具体的模样,真帮不上你们的忙了!”丁思源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十分为难的摇了摇头。
  除了这个没有姓名,说不清长相,只记得后脑勺和脸颊两道疤的人之外,贺宁和汤力没有能够从丁思源这里得到更多的线索,丁思源一面跟他们说话,一面还频频的看表,贺宁见他这副模样,以为他晚上还有什么别的事,随口询问了一下,丁思源有点不好意思的表示说,他和老婆每天晚上都要打一通电话,一般都是在孩子放学之后,他跟老婆聊天之余还能跟孩子也说几句,虽然说现在时间还没到呢,但是他也还没有开始准备晚餐,每天打电话的时候他老婆都会问他有没有按时吃饭,如果没有就会被责怪一番,所以时间也差不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