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30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既然如此,那贺宁和汤力自然也不好继续留在这里碍手碍脚的,他们俩便决定告辞,丁思源挺热情的把他们送到家门口,等他们下了半层楼才关上门。
  这一趟跑下来,说没有收获似乎不公平,说有收获又似乎意义不大,截止到目前,假设男性干尸真的是范志本人,那么唯一有名有姓,并且跟范志确有过结的就只有柴元武这么一个人了,如果没有新的收获,在确定了男性干尸的身份之后,柴元武就将会是他们需要去着手调查的第一个人。
  又过了两天,比对结果出来了,男性干尸的dna信息与范家老太太以及范洁都有非常近的亲缘关系,可以判断为直系血亲,也就是范洁的哥哥范志。
  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自然就是要从柴元武那里着手了,这个唯一的线索柴元武对于贺宁他们来说也是很重要的,要么他与范志的死有关,要么就算没有直接的关联,作为恨范志恨得牙痒痒,并且还一直没有放弃想要报复的打算的这么一个人,柴元武手里可能掌握的关于范志的黑料也一定比别人要多更多。
  掌握到柴元武的个人情况并不难,很快汤力就查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包括柴元武的个人经历,家庭住址,甚至工作和生活情况。
  柴元武今年34岁,原本并不是a市人,大概是十六七岁的时候才跟着父母、姐姐一起迁居到a市来,可能这也是之前范洁提到柴元武有一点点口音的缘故,柴元武的父母都早就已经过世了,柴元武本人一直未婚,和他的姐姐柴秀丽生活在一起,工作是在快递公司做快递员,除此之外,他个人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不良记录,至于范洁曾经提到的试图报复范志那件事,至少在明处没有人看到柴元武得手,因此自然也就不能算数。

  根据柴元武的户籍登记信息,贺宁和汤力很容易就搞清楚了他的家庭住址,两个人出发赶往那里,这个时间段照理来说柴元武应该是在上班,所以他们并没有指望着找到柴元武本人,跟他有什么样的交流,只希望能够侧面的掌握一些柴元武和他姐姐现在的生活状况,如果能看到柴秀丽本人,那就更好了,毕竟她是那个和范志有过感情伤害的当事人,她现在的状况怎么样,就直接影响到了柴元武对范志的怨恨到底有多深,相关联的自然就是柴元武到底有没有足够的动机,在蛰伏一段时间之后对范志暗地里痛下杀手。

  之前在范洁家里面,范洁在他们临走之前翻出来一张老照片,是范志之前住在家里的时候没有清理干净的旧物,照片上面是范志和柴秀丽两个人,所以贺宁和汤力对于柴秀丽的相貌也算是大致有个概念,不算完完全全的陌生。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他们两个人来到柴元武所居住的小区,还没等想好用什么方式去和柴秀丽见一面呢,就远远的在楼前的空地上看到了柴秀丽本人。
  确切的说,并不是柴秀丽独自在外面,她的身边还有一个老太太,看起来已经有七十多岁了,如果不是知道柴秀丽和柴元武姐弟俩的父母都已经过世了,看起来倒像是寻常的母女二人,只是柴秀丽比起照片上面,虽然才过去了短短的几年,整个人却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一样,头发乱蓬蓬的散在脑后,夹杂着许多的白发丝,脸色晦暗无光,眼神也十分的呆滞,没有一点神采,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个人的精神状态是不对头的。

  这可能是因为范洁提到过的那个原因吧,柴秀丽在遭到了范志的抛弃之后,因为无法接受这一事实而受到了打击,得了癔病。
  两个人正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近距离的接触柴秀丽,那边柴秀丽却给他们创造了一个机会。
  她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撒腿就跑,跟着她一起的那个老太太发出一声惊呼,抬脚想要追赶,却无奈体力不支,只能干着急的跟在后面大喊大叫,眼睁睁的看着柴秀丽跑开了。

  汤力见状没有多考虑,立刻朝柴秀丽跑掉的方向追了过去,贺宁也加快了脚步,不过她没有去追柴秀丽,以汤力的体力和速度,追上柴秀丽并不是什么难题,那么自己就没有必要浪费那个体力,所以她的目标便是陪着柴秀丽的老太太。
  她大步流星的走向气喘吁吁的老太太,轻轻的扶住她的手臂,语气关切的问:“怎么了?没事儿吧?刚刚那个女的怎么你了?你还好吧?”
  老太太喘着粗气,一条胳膊被贺宁挽着,总算稳住了有些打晃的身子,另外一条胳膊叉在腰间,弯着腰呼哧呼哧的喘,喘了一会儿才腾出精神来跟贺宁摆了摆手,又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条石凳,贺宁心领神会的搀扶着她走过去坐下。
  老太太七十多岁,又比较瘦小,体力确实不大好,被柴秀丽折腾得也吓了一跳,坐下来半天都没有缓过精神,好不容易缓过来了,这才白着一张脸对贺宁笑了笑,拍拍贺宁的手,对她说:“谢谢你啊孩子,喔唷我这条老命哦,可真是经不起这么折腾了!刚才追出去那个,是你朋友啊?”
  “对,你放心吧,他帮你追你女儿去了,他跑得很快的,一会儿就能帮你把你女儿给带回来。”贺宁明知道老太太不可能是柴秀丽的母亲,却故意这么说。
  老太太毫无悬念的摆了摆手,愁眉苦脸的说:“唉,什么女儿啊,那可不是我女儿,我就有三个儿子,还都不在本地。那个女的就是我们家一个邻居!”
  “啊?邻居啊?精神是不是……不太正常?”贺宁试探着开始套话。
  老太太不疑有他,对于这个关心自己的年轻姑娘印象很好,又加上被柴秀丽狠狠的吓了一大跳,现在可能也正需要有个人来扮演倾诉对象的角色,便很自然的就打开了话匣子,对贺宁说:“可不么!一阵儿一阵儿的。我跟她啊,是邻居,住他们家对门,老伴儿没了,就我自己一个人住,平时也没什么事儿,所以那个女的她弟弟就拜托我,一个月给我点儿钱,让我白天他上班的时候啊,带着他姐姐出来散散步,溜达溜达,我寻思着也行啊,反正我腰不酸腿不疼的,呆着也是呆着,每天陪她出来溜达一阵子,每个月赚点小钱儿,回头逢年过节的孙子孙女回来了,我这当奶奶的给孩子买点玩具小食品也行啊,就答应了。唉,我现在可是有点儿后悔了,一个是我自己年纪确实大了,不服老不行,就像刚才那样,我有点吃不消;二一个呢,我以前光是觉得她痴痴傻傻的,哪曾想是这样的啊,说犯病就犯病,一犯了病就哭着到处乱跑,半天找不到人!”

  “她是什么病啊?”贺宁故意摆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为什么会犯病?是不是精神病啊?那可得去精神病院治一治,要不然伤了人可怎么办啊!”
  “哦,那倒不至于,就是癔症!脑袋不太正常,不是什么吓人的大毛病,也不骂人不打人,这个你倒是不用怕。”老太太以为她是担心汤力的安全,连忙对她摆摆手,“她啊,说起来也是怪可怜的,爹妈都没了,男人也跑了,一下子受了刺激,就有点魔怔了,还好有个弟弟顾念着感情,照顾她,要不然啊,你说这得是多惨!不过她这辈子算是毁了,就这么神神叨叨的,哪个男人敢娶啊,不光是这样,她还把她弟弟也给坑了,她弟弟也三十大几的人了,因为有这么个姐姐拖累着,谁家的姑娘都不想一进门没有公婆倒还得伺候着一个傻乎乎的大姑姐,所以就不愿意找他,结果到现在还在打光棍儿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