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40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过了一会儿,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三个人走出了饭店大门口,汤力朝周围张望了一圈,很快就发现了一个与电话里调度提到的那个司机面貌特征一致的人就等在饭店门口不远处的路边。他向贺宁、唐弘业示意了一下,然后朝那个人招了招手,那人看到三个人出来,也赶忙迎了上来。
  来的这个司机名叫李广福,看起来有块五十岁的样子,肤色略深,头发略微有些斑白,迎上来之后,先同打电话约代驾的汤力打了个招呼,然后看了一眼脸色微红的贺宁,开口问:“你们的车在哪儿?”
  汤力朝饭店门前的停车位指了指,并摸出车钥匙递给李广福,李广福接过车钥匙,跟着三个人走到车跟前,没有直接上车,而是指了指副驾驶的位置,对贺宁说:“你坐前头吧,让你那两个朋友坐后面。”

  “你什么意思啊?”唐弘业皱了皱眉头,虽然说他并不认为这个中年人有那么大的胆子,当着汤力和自己的面还敢有什么别的念头,但是听他开口主动要求贺宁坐在前排,还是觉得略微有那么一点点不大放心。
  没想到李广福的想法居然和唐弘业差不多,出发点同样是因为不放心,他一本正经的回答道:“都这个点儿,不算早啦,你们要是不去同一个地方的话,我先送这个小姑娘吧,送完她再送你们,要不然太晚了,怕不安全。”
  贺宁和汤力迅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从这一方面来看,这个李广福看起来倒像是一个细心的人,并且比较正直,从这样的一个人口中了解情况,要比一些油尖嘴滑、满嘴跑火车的人似乎更可靠一些。
  “行,那我坐前面!”贺宁点点头,对李广福笑了笑,先上了车,她住的地方是三个人里相对而言距离饭店最远的,所以某种程度上这也算是歪打正着,给他们创造了更充足的时间去和李广福攀谈。
  等其他人也都上了车,李广福熟练的发动汽车,按照贺宁说的地址朝贺宁住处所在的方向开去,贺宁也找准了机会开口去和李广福攀谈起来。
  “师傅,你一看就是个好人,挺有责任心的,要是换成不爱管闲事或者怕麻烦的人,随便爱先送谁先送谁呗,肯定不会像你考虑的这么周全。”她说。
  李广福是个挺老实的人,被她这么一夸还有点不太好意思,嘿嘿笑了两声,说“我家里就是个闺女,也是宝贝得不行,正在外地上大学呢,我和我老婆两个人啊,平时就总惦记着,尤其是看新闻里头播了那种小女孩儿晚上跟人出去玩,结果被人给害了什么的那种事儿,就觉得特别不放心,就怕自己闺女在外头吃亏。这为人父母的都喜欢将心比心,一看到跟自己闺女年龄差不多的,就想着可得提醒人家注意安全,人家爹妈在家里头也指不定多不放心呢!”

  “你看,我就说找这家公司的代驾靠谱吧!”唐弘业来之前就已经跟贺宁和汤力沟通好了这一次吃饭和约代驾的目的,他性格外向爱说话,所以既然来了,由他配合着来开口,汤力自然就可以省了不少事情,他借着贺宁的话头和李广福攀谈起来,“我有个朋友一直都特别喜欢约你们公司的代驾司机,说人好服务好,现在看来真没说错,一看李师傅的举止做派就知道了。”
  “那是,我们公司的名声那可不是吹出去的,都是我们这么多年实实在在努力争取来的,”李广福对于自己所属的公司还是充满了荣誉感的,“我以前开过几年出租车,后来孩子大了,家里面事情也多,就到我们公司当代驾了,到现在也有四五年,都没跳过槽,你朋友有眼光!”

  “可不是么,我朋友也是那种习惯了找谁就不爱换的人,他以前总约的那个司机,叫什么来着,姓还挺特殊,”唐弘业假装想了一下,又好像想不起来似的,伸手拍了拍前排副驾驶的椅背,“老戴总喜欢找的那个司机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叫甘什么来着……”贺宁也好像记不清楚似的,说得很含糊。
  李广福不疑有他,只当是客户在跟自己攀谈闲聊,一听贺宁说姓甘,就立刻替她把名字说全了:“是不是叫甘文林?”
  “哦,对对!就是这个名字,本来我们今天也想找他来着,但好像是他有事还是已经被叫走了,反正没约成。”贺宁煞有介事的说,其实她也不知道甘文林到底有没有空闲,纯粹就是蒙一下试试看而已。
  “是,甘文林那人,挺好,是个好人,呵呵呵,”李广福一边笑一边说,从口气听起来,似乎和甘文林还算是比较熟悉的,“人挺老实,开车技术不错。他最近请长假了,没来上班,老父亲前两年已经没有了,前阵子家里头老母亲也去世了,他心情不太好,所以他朋友陪他出去旅旅游,散散心,过后再回来上班。”
  没想到自己还真蒙对了,贺宁心中暗暗窃喜,嘴上继续和李广福聊起来:“哟,这样的事儿啊,那可确实是挺打击人的,他年纪也不大呀,才三十出头吧?这么早早就父母都去了,剩他自己多孤独啊。是生病还是意外啊?”
  “唉,别提了,要说啊,现在这个社会上,有些人真是坏透了!闲着没事儿就闲嚼舌头,还喜欢编瞎话造谣生事给人找麻烦。”

  李广福并不是个性格木讷的人,平时估计也爱跟人聊天,只是默默开车肯定很无聊,现在遇到了健谈的客户,自然是不拒绝聊聊天解解闷,“甘文林这小伙子人挺好的,车开的也好,当初来我们这儿的时候,我们老板本来嫌他不是军转,之前我们公司有过一个聘来的司机偷客户的东西,被开除了,打那之后我们老板就想只招军转的人,所以最开始那会儿不太想聘他,他自己争取,说可以试用他一段时间,后来老板看他车开的好,人性格也不错,客户对他都挺满意的,这才给他转成了正式的,本来这挺好的,对吧,结果有一天他来上班状态明显不对,整个人魂不守舍的,开车还把人家客户的车子给剐蹭了,赔了不少钱,我们都挺纳闷儿这是怎么回事儿的,后来啊,我也是拐着弯儿听说的,听说有人啊,往他家里头塞了匿名信,说什么甘文林自己是个男的,还不喜欢女的,就喜欢男的,还编的有鼻子有眼儿的,结果把甘文林的老父亲一下子就给气得病倒了,甘文林回家里被骂得跟罪人似的,开车也注意力不集中,过后好像是没多久,他父亲就去世了。所以你们说这人有多缺德,没事儿编什么瞎话不好,跟人家爹妈说这种事情。他们家老爷子过世之后,老太太听说也是一天不如一天,这不么,撑了两年多,到底还是没过去这个坎儿。”

  贺宁听到这里,感到暗暗的心惊,原本她和汤力只是想要验证一下到底张勇说的那些是不是属实的情况,没曾想听李广福的意思,那事儿不但是真的,而且范志在敲诈了甘文林各种好处之后,自后还并没有遵守道义。
  “那这人把人家父母都给气死气病了,甘文林还不得恨死那个人啊!要是我的话,这口气我可咽不下去!”贺宁当即表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