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42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另外,在感情方面柴元武也已经有了一点点的眉目,根据贺宁和汤力这几天暗中的留意,柴元武和他的一个女同事之间很显然并不是普普通通的同事关系,两人的互动很多,并且行为举止十分亲昵,而周围的人对此也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贺宁想办法拐弯抹角的试探打听了一下,得知那个女同事前几年离异,现在也是单身的状态,和柴元武果然是恋爱关系,因为在前一段婚姻里面曾经受到过感情伤害,所以对于柴秀丽的遭遇也是十分的同情和理解,也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并不排斥柴秀丽的存在,两个人在一起已经有快一年的时间,假如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们打算在一年内就领证结婚。

  既然最近柴元武日子过得越来越有些风生水起的意味了,那么会不会是他前些年诸多不顺的时候实施的报复呢?
  贺宁和汤力怀着这样的猜测,并没有因此而轻易的就解除掉对柴元武的怀疑,而是又把关注重点朝前推了一段时间,集中在柴秀丽刚刚被范志抛弃之初的那一段时间。

  调查的结果只能证明柴元武那段时间为了照顾柴秀丽放弃过一些比较好的工作机会,那段时间柴元武只找过范洁,想要替姐姐讨个公道,除此之外就没有过其他任何的过激行为了。
  这样的一种情形下,柴元武还有充分的动机去杀害范志么?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说,没有绝对的答案,为了自己的生活不毁于一旦,选择放弃报复,继续向前,这是很有可能的。然而,看到自己的亲姐姐的人生就这样被毁了,因此不计代价也要报复负心汉,同样也很说得过去。事先贺宁和汤力谁也没有料到柴元武的境遇居然还是挺不错的,比预期的要乐观上许多倍,这样一来倒不如处于逆境甚至绝境中那么容易作出判断了。

  就在他们两个人因为这样的收获而感到有些左右为难,打算暂时把柴元武这条线放一放,重点留意一下甘文林那边的时候,刑警队里来了一位访客。
  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拿着一面锦旗,满面红光的出现在了刑警队的门口,他一进门就开口打听谁是负责调查范志那一桩案子的人,在别人的指点下很快的找到了贺宁和汤力,中年人热切的迎上来,打量了一下汤力他们。

  “你们是负责范志那个案子的人么?”他开口向汤力确认。
  汤力点了点头,那中年人二话不说的拿出自己带来的锦旗,把原本卷起来的锦旗展开来端在胸前,表情略微有些激动的对他们说:“那太谢谢你们了!你们就是我的大恩人!我感谢你们!这个锦旗送给你们!”
  贺宁迅速的扫了一眼锦旗上面的字,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水差一点点就直接喷了出来。只见那面酒红色的绒面锦旗上面四个金灿灿的大字——“为民除害”。
  “为民除害?”她表情有些古怪的看了看面前的这个中年人。
  “是啊!为民除害!我特意让人家做的!”中年人好像很激动的样子,“范志不是死了么?那事儿不是你们负责吗?那我这锦旗就没送错!”
  “你是范志的什么人?”贺宁被他说的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她觉得这个中年人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子喜气洋洋的劲头儿,不像是死者家属,可是看看那锦旗上面写着的四个大字,她又有些觉得吃不准到底这是怎么一档子事儿。
  “我不是范志的什么人,非要算的话,也得算是仇人。我是听说他死了,特意来感谢你们的!”中年人把手一挥,似乎对于自己被误认为是范志的亲属感到有些不屑似的,“范志那种人死得好,他死了就算是为民除害了!”
  汤力的表情里充满了无奈,贺宁倒是被这中年人给逗笑了:“那要是这么说的话,你的这个锦旗我们就更不能要了!你说范志死得好,然后跑来给我们送了一面写着‘为民除害’的锦旗,这怎么看怎么像是我们把范志杀了似的呢?”
  “我可不是那个意思啊!”中年人赶忙摆摆手,“你们是丨警丨察,当然不可能是你们把范志给弄死的了,但是我也不能给你们要找的杀人犯送一面锦旗过去吧,那样怎么着也是看着有点儿不像话!所以啊,我就只好给你们,意思意思呗!”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把手里的锦旗又向前送了送,示意贺宁他们收下来。
  “怎么称呼?”汤力没有办法,只好伸手把锦旗接过来,顺便开口问。
  “哦,哦,我还没自我介绍呢吧?”中年人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面巾纸来,擦了擦自己脑门儿上的汗珠,“我叫鲁杰,刚才不是说了么,我是范志的仇人。”
  这样的自我介绍倒是别具一格,别人听说跟自己关系不大融洽的人出了事,并且是刑事案件,都巴不得好好的掩饰一下,这个自称叫做鲁杰的人倒好,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自我介绍说他和范志之间有仇,还特意大张旗鼓的跑来公丨安丨局送锦旗,这样的举止做派,贺宁是第一次见识到,而且看样子不仅是他,就连汤力这个比她多在一线工作了几年的人也同样有些发蒙。
  “咋了?是不是没见过像我这样,自己就主动承认跟人家有仇的啊?”鲁杰看样子心情很好,不知道是不是跟范志的死有关系,一脸笑呵呵的样子,带着那么一股子神清气爽的劲头,“我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跟范志有仇那事儿不是什么秘密,知道的也不止我和范志两个人而已,我能从别人那儿听说范志出事死了,一样的道理,反过来你们回头要是真打听起来,肯定也会有别人告诉你们我跟范志的那些破事儿,到时候搞得我好想存着什么坏心似的,反倒可疑了,没必要,还不如我自己痛快一点,承认了就算了。”

  这鲁杰说起话来倒是挺豪爽,汤力把那面有些莫名其妙的锦旗拿到一边去放着,再折返回来,贺宁已经招呼着让鲁杰坐下了。
  “外面今天挺热的,喝点水润润喉咙吧,凉快凉快,咱们顺便也聊聊!”贺宁给鲁杰倒了一杯水,和汤力分别坐在鲁杰对面,“你跟范志什么仇啊?”
  “那可大了,”鲁杰喝了一大口水,眼珠子一瞪,“他骚扰我老婆!”
  “你是不是开出租车的?”贺宁一听这话,连忙试探性的开口问了一句。

  鲁杰点点头,打量了贺宁一番:“是啊,咋了?你认识我?坐过我的车?”
  一听鲁杰真的是开出租车的,贺宁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假如鲁杰是开出租车的,那估计他就是张勇提到过的那个女代驾司机的丈夫,这样一来这条线索就算是得到了确认,并且也浮出水面了,但假如鲁杰不是开出租车的,那岂不是说明范志不止骚扰过一个有夫之妇,这样一来跟他有过结的人就又多了一个。
  与其他有一些案子迟迟找不到有足够动机的嫌疑人不同,范志的这一桩案子因为他本人生前到处惹是生非的种种作为,值得怀疑的对象已经快凑满一只手了,贺宁实在是怕又冒出来什么新的嫌疑人,太多值得怀疑的对象只会分散更多的注意力,浪费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尤其是这么一个被害人已经死了两年左右的案子,过多的线索反而变成了杂音和烟雾弹,会影响他们对事实的判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