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43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应该是没有做过你开的车,不过我们对你和范志的事情,也算是略有耳闻吧。”贺宁对鲁杰摇摇头,态度很坦诚的说。
  “啊,你们都知道了啊?那我就不用多说了,你们想一想也肯定知道,我怎么可能看范志那小子顺眼,说是仇人不为过吧?”鲁杰听到贺宁说知情,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慌乱,似乎对此并不在意似的。
  贺宁对他摆摆手:“我们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这种事,肯定还是作为当事人才最清楚事实的经过,外人你传我,我传你,传来传去就容易走样,我觉得你还是跟我们好好的说一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吧,免得我们了解得也不清不楚,万一版本根本就不对,那反倒容易造成不必要的误会,你说是不是?”
  “是,你这小姑娘说话还挺在理的,那我就不偷那个懒了!其实原本我听你们说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真懒得时候了,说多了我自己都觉得丢人,不过呢我也没打算假装的自己好像多善良似的,范志那小子死了,我觉得挺好,解气!”鲁杰右手握拳,啪的一声砸在自己的左手手掌心里,“我跟范志在梁子也是结得莫名其妙,我没开出租车那会儿,我是在咱们a市的一个厂子里上班,范志那个时候也在厂子里,我们俩在一个车间,不是同一组的,但是总能遇上,大从那会儿开始,我跟范志两个人就有点互相谁也看不上谁的那种意思。”

  贺宁看了看汤力,汤力的眉头也微微有些皱着。鲁杰的职业与张勇提到的相符合,但是张勇是说鲁杰跟范志是因为范志骚扰了鲁杰的老婆,所以才结仇,现在鲁杰自己却一开口讲起了他和范志做工友的那段日子,好在先前他也提到过范志骚扰了他的老婆,否则贺宁真要怀疑是不是中间出了什么差错。
  看样子鲁杰和范志之前的矛盾,并不是始于范志对鲁杰老婆的骚扰,这背后还有别的缘由是旁人所不知道的。
  “范志那个人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找人打听打听,简直就是个二无赖!让他做点什么事,推三阻四,什么理由什么借口都能拿出来,就是偷懒耍滑,回头因为他没弄好什么,出了差错了,他就一推三六五,反正差错都是别人的,跟他没关系。我这人说话做事凭良心,最看不上范志那种人,本来跟他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惹谁的话,我就当他是个垃圾,不理他就算了,结果好死不死的,他自己捅娄子之后,想把黑锅让我一个哥们儿背,我那哥们儿是个老实人,做事努力,但就是嘴笨,差一点因为这个被老板给开除了,幸亏我弄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众就把范志给戳穿了,最后老板弄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把范志开除了,我哥们儿保住了工作,范志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恨上我的。”

  贺宁听着鲁杰的讲述,心里面也渐渐有了考量。

  “所以后来范志骚扰你的老婆,是因为你之前害他被开除的缘故?”她捋清楚了这其中的因果关系,也觉得这样一来,范志那种挑衅似的骚扰行为也就能够解释通了,因为他本身针对的就是鲁杰,而不是鲁杰的老婆,所以鲁杰越是因为这件事而大动肝火,范志就反而觉得越得意。
  “范志认识你老婆?”汤力提出了一个疑问。
  “原本是不认识的啊,”鲁杰一脸无奈的两手一摊,“后来那不是该着么!我后来因为厂子效益不好,就也辞职不干了,改行开出租车,我老婆以前跟我一起开过一阵子出租车,但是后来我觉得她开出租太累了,就不想让她继续做,她自己也觉得累,就另外找了一个代驾的工作,专门就接女人的单,大家都放心,谁也不用怕安全不安全的那些了,本来是挺好挺好的,结果真是孽缘啊!居然范志也跑去做了代驾司机了,正巧有一天我去接我老婆下班,被他看到了,打那以后他就算是盯上了我老婆,想尽一切办法去烦她,把她烦得实在是受不了,跑回家来跟我说,我找过去一看才知道是范志,而且我一看到范志见着我之后那个挑衅的表情,我就知道这个家伙是故意的,他是存心用这种事来恶心我的。”

  “你们冲突了么?”贺宁问。
  鲁杰摆摆手:“没有,本来差一点的,后来被人给拦下来了,我那会儿确实是气得不得了,我就觉得哪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啊,原本也是他有错在先,被开除了也是咎由自取,这账怎么就能算到我的头上来了呢?而且大男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跟谁有仇就找谁去,那人家老婆恶心人算是怎么回事儿啊?你们说是不是?所以我也不瞒你们说,原本我真的是打算狠狠的教训他一顿来着,但是被我老婆给拦住了,我老婆说她看出来了,我越是生气,越是发火,范志就越是没玩没了,还不如不理他,淡着他,让他自己觉得没劲,可能就不会继续折腾了。”

  “那你按照你老婆的要求做了么?效果怎么样?”贺宁连忙问。
  “说起这个来我就气!”鲁杰哼了一声,“我是按照我老婆说的做了,但是范志根本没收敛过,一点儿都没有收敛过!最后是我老婆惹不起躲得起,干脆换了地方,不在原来那一片找活儿了,范志估计是找不到她,所以也就没有办法,要不然这事儿还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才算是个了结呢。”
  “那你的心态还挺好的,遇到什么事儿都能忍一忍就过去了!”贺宁的语气乍听起来似乎是在称赞鲁杰,但仔细砸吧砸吧不难品出其中多少带着一点淡淡的调侃和嘲讽,她当然也是故意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要试探一下鲁杰的口风。

  鲁杰也听出了贺宁的意思,一副悻悻的样子:“说实话,我没那么好的心态,真的,这事儿搁哪个男人身上,估计都得过不去这道坎儿啊!我那不是没办法么,毕竟是有家有业的人了,我还得养家,养老婆,养孩子,要是真的跟范志冲突起来,我打了他,然后再被他讹上了,就他那个无赖的架势,我还不得被他宰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啊?所以我就硬着头皮,咬碎了牙忍呗。不瞒你们说,我私下里偷偷的打听过范志,其实也想过找个月黑风高没人的时候,干脆把他套了麻袋狠狠揍一顿,揍完了我就跑,神不知鬼不觉,反正就范志的那个人品,他得罪的人肯定遍地都是,突然挨一顿打,只要没看见脸儿,他都不一定知道自己是挨了谁得揍!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老天爷没给我机会,后来我就找不到范志了。”

  鲁杰说这话,贺宁倒是相信的,范志遇害的第一现场是在一间出租屋内,这也就意味着杀害范志的凶手是堂而皇之登堂入室的,这样一来就可以基本上推断出一个事实,那就是凶手至少在表面上和范志没有呈现出敌对的姿态,这样才有可能接近范志,并且有机会下手。
  例如甘文林,他在面对范志敲诈的时候,首先选择的是退缩和妥协,接受了范志一而再,再而三的狮子大开口,完全是一副软柿子、小绵羊的做派,这样的态度更容易让范志放松警惕,放下戒心,而鲁杰的做法如果和他表述的相一致,相信范志没有傻到毫无戒备的放一个自己屡屡挑衅激怒的人进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