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44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还有一句话鲁杰说的也非常准确,以范志之前的所作所为来看,假如他真的遭到了打击报复,恐怕还真不容易一下子就判断出来那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鲁杰之后找不到范志,恐怕和范志已经遇害了也有关系。
  “我说句话,你们别觉得我不善良啊,”鲁杰丝毫没有打算掩饰自己情绪的意思,大大方方的对贺宁和汤力说,“我听说范志死了,真的是挺开心的,觉得老天爷还是长眼睛的,他那么惹是生非的到处生事,最后到底是人贱有天收!这都是报应啊!我也不能满大街去敲锣打鼓,所以就只好做一面锦旗送过来,我知道给你们好像也不太合适,不过就权当是谢谢你们让我知道了这个好消息吧!”

  “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贺宁借着鲁杰自己的话,顺势开口问,“据我所知,应该不是我们通知你的吧?”
  “不是,那肯定不是,我是听说有人打听我,打听当初范志骚扰我老婆的事儿,所以我就也反过来打听打听,为什么忽然有人又提起这件事,结果一打听就听说范志死了!我一听,哟!还有这好事儿呢!那就赶紧庆祝庆祝吧,所以我就做了一面锦旗给拿过来了!”鲁杰喜滋滋的说,丝毫没打算掩饰自己的情绪。
  “你以前和范志在一个厂子里上班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印象,他跟谁的关系特别好,或者特别不好的?”贺宁没打算在鲁杰送锦旗的那个问题上再过多的浪费精力,她想到鲁杰曾经和范志是工友,忍不住做了一番联想。
  鲁杰想了想,点点头:“你别说,还真有,跟他关系最好的,还有跟他关系最差的,巧了,都是同一个人。那个人是我们厂子里出了名的刺儿头,不太好惹,一开始范志跟那个人混在一起的时候,还有点狐假虎威的那个意思,好像跟在那种刺儿头身边,他就也没人惹得起了似的,你们是没机会看到了,只能想想一下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原本俩人好的跟亲哥们儿似的,结果后来范志也不知道怎么着,把那人给得罪了,后来再看到人家都得躲着走,实在是躲不过了,也是一副夹着尾巴的孙子样儿!那人也没说真的把他怎么样,但是每次见到范志的时候,那个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反正就连我看了都觉得心里有点毛毛的。”

  “这人叫什么名字?”汤力一脸严肃的问鲁杰。
  鲁杰原本好像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汤力会问的那么认真,他连忙收敛了一下自己原本调侃的语气,正色回答说:“哦,那人叫卢正平。”
  卢正平!贺宁和汤力对视了一眼。这个名字又一次出现在了,而且这一次跟前两次不同,前两次都是道听途说或者是心智不大正常的人讲述出来的,因此“卢正平”的存在一直比较抽象,除了脸颊一道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明显特征。现在就不一样了,鲁杰提到了卢正平,并且曾经跟范志还有卢正平两个人都是同一个厂子里的工人,更重要的是,鲁杰的神智是清醒的,不会像柴秀丽那么混乱。

  “你说的这个卢正平,是不是后脑勺和左脸颊上有一道疤的那个?”贺宁急忙和鲁杰确认他们口中的卢正平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以免空欢喜一场。
  鲁杰想了想,点了点头:“卢正平后脑勺好像确实有一块秃,我不太确定他那个是疤还是单纯的斑秃,不过他脸上确实是有一道疤来着,你说的不太对,不是左脸,他那道疤还挺长,是在他的右脸上,从眼角那里一直到腮帮子附近呢,特别明显,我当初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这刀疤脸不太好惹。怎么了?你们是不是觉得他跟范志的死有关系啊?不是我胡说八道啊,要说卢正平把人弄死了,别人信不信都无所谓,反正我是相信的,那人眼神里就带着一股子狠劲儿,我也说不上来具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是让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能不能记得卢正平的相貌?”汤力问。
  鲁杰很笃定的点了点头:“哦,那我能记得。”
  “那你跟他走一趟吧,”贺宁冲着汤力比了个手势,对鲁杰说,“帮我们画张画像。”
  鲁杰很配合的跟着汤力去了,因为鲁杰对卢正平很熟悉,描述起卢文正的相貌也是很清楚,因此画像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之后汤力一个人返回了刑警队,告诉贺宁鲁杰已经先行离开了,并且主动承诺帮忙去打听卢正平的最新下落。

  “你觉得鲁杰这个人怎么样?”贺宁问汤力。
  “聪明人。”汤力用最少的字体鲁杰做了一个概括。
  虽然字数是少了一点,贺宁倒是觉得这概括也足够了,她也觉得鲁杰这个人挺聪明的,他当初和范志之间的矛盾那并不是什么秘密,算是摆在台面上的了,目击者很多,想要打听出来并不算是什么难事,再加上鲁杰提到了他也听说过别人在打听他当年和范志之间的矛盾,并且已知范志死亡的事实,不得不说,做一面锦旗大张旗鼓的跑来主动表明身份,承认自己是范志的“仇人”,这实在是一步好棋,比起被动的等着丨警丨察找上门来,再替自己辩解甚至遮掩要好得多。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鲁杰这么做到底有多少成分是真的高兴范志的死,这不好说,但他想要借此来显示自己的直率和坦荡倒是一定的了,按照正常人的思维习惯,假如范志的死与鲁杰有关系,那鲁杰得是内心多么强大,或者说背负了多少条人命的惯犯,才能够表现得如此高调不怕人误会呢?

  “我觉得这个鲁杰,咱们倒是可以暂且放下了,除非有什么峰回路转的发现,否则他的几率实在是不大,”贺宁在刚刚汤力带着鲁杰去做模拟画像的时候,就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心里面有了答案,“他到底是不是自己表现得那么直性子我不敢说,不过从他的谈吐来看,再加上之前咱们听说的情况,至少对我而言,我觉得他不像是那种容易服软的人,哪怕是表面上的服软,假如他是甘文林那种,试图通过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样的方式去堵嘴,不敢抗争的类型,就不会当众和范志起冲突了,所以我认为他说的那些事情应该大体是事实,这样一来,考虑到他跟范志之间那种剑拔弩张的关系,他想在范志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登堂入室,恐怕也不太现实,所以我认为他的嫌疑比较小。”

  汤力点点头:“嗯,把他先放一放。”

  “那这样的话,你下一步什么打算?”贺宁托着腮问汤力,她自己也算是个有主意的人,不过毕竟实践经验还不太丰富,遇到这种被害人死了一两年的案子,还是会有些担心自己考虑不周全,搞出什么岔子来。
  “你先问问范洁,再等等鲁杰的消息。”汤力回答。
  贺宁知道他指的是卢正平,于是点点头,找出之前范洁留下的联系方式,给范洁打了一通电话,电话打通的时候,范洁刚好在家,听声音略微有一点点喘,一问,原来是趁着其他人都不在家,正在打扫卫生做家务。
  被问起是否知道她的哥哥范志曾经和一个叫做卢正平的人有过比较密切的往来,范洁想了半天,最后告诉贺宁她对此并不知情,以前范志身边确实有过一些交往相对密切的人,但是大多数都是一些狐朋狗友,举止做派一向是范家二老十分看不惯,打从心眼儿里厌恶的,因此从来不许范志带人回家,再加上之后范志跟家里人闹得不太愉快,家里人对他在外面的所作所为就更加的不加理睬,因此范志跟什么人关系好与不好,他们都从不过问,以免引火烧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