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46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贺宁想一想,觉得倒也是这么个理儿,假如说凶手的胆色不够好,那么在作案之后肯定会选择逃开远远的,隐姓埋名躲起来,假如真的敢留在本地,那就一定是非常的大胆,并且对自己很有信心,自认为可以成功躲避警方视线的人,假如真的是后者的类型,自然也就不会选择在被警方找上门之后才急急忙忙的逃跑,这样也未免太不打自招了一些,所以不管甘文林与范志的死是否有关联,既然这两年里他一直安安稳稳的过着生活,就肯定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逃走。

  既然汤力已经决定了,而且考虑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贺宁也就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和汤力约好了第二天出发的时间,就道了别下车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两个人早早就来到了王经理的代驾公司门外,没有进去,而是在外面等着,一直等到甘文林出现,这一回他们没有继续隐藏在暗处,而是下车大大方方的径直朝甘文林走去,甘文林看起来比前一天的精神状态还要更好一点,看起来神清气爽,不过忽然有一对陌生的男女直直的朝他走过来,这还是让他感到了一些异样,没等走到公司门口就停下了脚步,疑惑的看着两个来人。
  “甘文林,a市刑警队。”汤力走上前,拿出证件示意了一下,并表明身份。
  甘文林一愣,不等汤力把来意也说清楚,就抢先对他伸手比划了一下,说:“你们稍等我一下,我先进去放一下东西,一会儿咱们找个别的地方再说。”
  说罢,根本不给汤力和贺宁反对的机会,迈开步子一溜小跑的进了代驾公司的大门。
  贺宁略微有点茫然,她疑惑的看看消失在门里的甘文林,又看看汤力,小声问:“他这唱的是哪一出啊?怎么给我的感觉像是早就知道咱们会来找他似的呢?不会是咱们昨天晚上跟的太近,被他给发现了吧?”
  汤力笃定的摇摇头:“不会,他刚才有觉得惊讶。”
  有么?贺宁迅速地回忆了一下,发现好像汤力在对甘文林表明身份的时候,甘文林脸上的表情确实有那么一瞬间发生了变化,说是惊讶也可以,说是紧张似乎也没问题,不过甘文林几乎是用一秒钟都不到的时间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反应可以说是很快的,而汤力的观察力也同样不弱,没有错过那一瞬间的表情变化,把甘文林的情绪捕捉得十分准确。
  “那他干嘛要主动请咱们到别处谈?知道咱们要找他谈什么?我怎么觉得他有点儿心虚呢?”贺宁撇了撇嘴,虽然说她也不愿意吃闭门羹,但是对方配合度高得有些出人意料,这件事本身也就有那么一点奇怪了。
  “静观其变。”汤力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贺宁对于汤力的四字成语式交流方法已经不感到惊奇了,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大约又过了五分钟,甘文林出来了,他看起来略微有些眼神闪烁,故作淡定的对汤力和贺宁点点头,朝旁边指了指,距离代驾公司不远处的马路对面就是一家看起来还算不错的咖啡馆。
  “有什么事,咱们去那儿聊吧,那里比较安静一点,适合说话。”他一边朝那边走,一边对汤力和贺宁说,嘴上对他们说这话,眼神却有些飘忽,不朝他们这边看,更不与他们有任何的目光对视。
  贺宁和汤力谁也没有提出异议,都想看一看甘文林到底有什么小算盘。
  三个人过了马路来到咖啡馆,这个时间咖啡馆也才刚刚开门,顾客并不多,三个人到二楼找了一个角落里的桌子坐下来,谁都不是为了品尝咖啡而来的,所以在选择饮品的时候也略微显得有那么一点敷衍,一人要了一杯可乐,服务员把三杯可乐端过来之后就下楼去了,二楼空空荡荡的就只有他们一桌人而已,这倒也给他们创造了不错的空间去交谈。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么?”甘文林嘬了一小口可乐,然后开口问。
  汤力打量了他一番,回答说:“我以为你知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又不是未卜先知的半仙儿。”甘文林摇了摇头。
  “那你干嘛不让我们在你单位门口跟你说呢?还非要大费周章的到这儿来。”贺宁笑呵呵的问,“怕咱们的谈话内容被别人听见?”
  “我都不知道你们要跟我聊什么,哪谈得上怕不怕被别人听见。”甘文林的态度依旧是不冷不热的样子,“我是觉得在咱们正常人的观念里头,莫名其妙的被丨警丨察找上门,肯定不会是有什么好事。我们单位有的人也是挺好信儿的,耳朵长,我怕万一被人听风就是雨,影响我的声誉,那可就不划算了。”

  贺宁看甘文林一直坚持绕弯子,不肯表现得稍微坦诚一点,心里面大致已经有了一番估量,只不过该问的问题还得按照原计划来询问。
  “你认识范志么?”她开口对甘文林开始做例行的询问。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非常显而易见的,贺宁甚至在心里已经自动自发的认定了甘文林肯定会给出肯定的答复,结果对方却让她诧异了一回。
  “范志?我应该是不认识吧。”甘文林几乎没有怎么犹豫,摇了摇头。
  贺宁眉毛一挑,略有些惊讶的看着甘文林:“你确定么?不用再想想?”
  “不用了吧,我应该是不认识这么个人。”甘文林又一次予以否认。
  “你是不是记性不太好啊?那我提醒你一下吧,”贺宁当然不会由着他抵赖装糊涂,干脆顺水推舟道,“范志曾经也是你们公司的代驾司机,但是在这里工作的时间不算长,后来就被你们王经理给辞退了。现在有印象了没有?或者说你如果实在是想不起来,咱们去你们公司找别人帮你一起回忆回忆吧!”
  甘文林抿了抿嘴,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并且改了口:“哦,我想起来了,好像以前公司里是有过那么一个人,我们公司被开除的人不算多,所以你要是不提这件事,我还想不起来,你一说,倒是提醒我了,那我可能认识这个人吧,不过就是前同事而已,不太熟悉,平时好像是没有怎么打过交道,了解不多。”
  “那你印象中,觉得范志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贺宁又问。
  甘文林皱起眉头:“我都说了,我隐约有点印象,不熟悉,平时没怎么打过交道,了解不多!你是听不懂中国话么?”
  “如果我真的听不懂中国话,就不会这么问你了。”贺宁并没有因为甘文林颇具攻击性的回答而感到恼火,而是对他一笑,“你既然说对范志有印象,了解不多,那就有多少说多少,是什么印象,就说什么印象好了!”
  被贺宁这么一说,原本甘文林的托辞也就都被堵了回去,只好阴沉着脸,沉默了一会儿,略微有些应付了事的说:“没怎么接触过,人还不错吧。”

  “没怎么接触过你怎么知道范志为人不错?”贺宁对他刨根问底起来。
  甘文林眼皮也不抬一下,冷冷的回答说:“直觉。”
  “甘文林,你主动提出来要到咖啡馆这边来方便说话,结果来到这边以后,你就一直是这样的态度,那咱们当初为什么有必要过来?”贺宁因为他这种消极而又敷衍的态度,感到略微有一些肝火上升,态度也比方才严肃了许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