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48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那刚才干嘛要假装不认识范志,又说什么他人很好?”贺宁问。
  甘文林抿了抿嘴,没精打采的回答说:“我实在是太讨厌范志了,一点也不愿意提起来他,所以就想着假如我一口咬定不认识他,你们也拿我没辙,或者就坚持说不熟,这样就不用再跟别人谈论起来那个人渣了!”
  “具体说一说吧,当初你和范志是怎么一回事儿?”汤力示意了甘文林一下,在甘文林态度软化下来之后,他也稍微放松了一点,没有那么紧绷了。

  甘文林很显然是并不愿意提起自己和范志那一段事情的,但是现在被问到这个,自己又刚刚表过态,说是要坦诚,这会儿自然不好再矢口否认,只能不情不愿的开口了:“我的情况你们不是已经知道了么,那我就不多说了,总之就是不小心被范志给听见了我的秘密,他还知道我很怕我的事被家里人还有外人知道,所以就跑来找我敲竹杠,说他那个人,嘴巴不牢靠,还特别喜欢跟别人聊天,要是没有人提醒他一下,他很容易就说走嘴。然后就跟我讲他一直想去海鲜酒楼吃海鲜,但是又舍不得,馋极了,要是谁能满足他这个心愿,他得特别开心。我一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赶紧就请他去吃,吃了好几次,花了不少钱。”

  “那他遵守自己的诺言了么?”贺宁问。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可是提起来这些,甘文林就还是会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他要是遵守了,我还会觉得他是个人渣么?对,是,不管怎么说,他那这事儿威胁我,跟我要这要那都是不对的,但是不是有那么个词儿叫盗亦有道么,范志要是能做到这一点,我好歹也算他勉强是个好人,可是他那个人,真的是已经烂透腔了,每次跟我说他要吃什么喝什么,我都满足了他,跟我要烟抽,我也给他买了,结果后来他狮子大开口,跟我说他想买台二手车,但是手头缺钱,让我给他想想办法,还说太破的二手车买回来就是垃圾,他打算买也买个十万左右的名牌二手车,以后就算不做代驾了,也可以开那种车拉拉客人,赚赚钱。”

  “哟,这一刀宰得可是够狠的!”贺宁也略微吃了一惊,她原本以为范志要吃要喝之余,也大不了是勒索甘文林万八千块钱的东西就了不得了,没曾想范志的贪心和大胆程度,比她预期的还要更甚。
  “他不就是吃准了我害怕他把我的秘密捅出去么!”甘文林一脸愤恨,“我当时真的是气死了,告诉他我根本就拿不出来十万块钱,所以他买不买二手车跟我都没有什么关系,我能做的都已经很尽力了,以后让他别在我面前说那些话。范志听我这么说,当时就翻脸了,他不说他自己有多贪心,还说我给脸不要脸,让我等着,说肯定要让我没有好果子吃。之后的事情你们肯定都已经听说了,他给我爸妈写了一封匿名信,是,匿名信,上面肯定没有说告密的是谁,我也不认识范志的字,但是能干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来的,除了他,还有谁?”

  “那封信给你的生活造成的影响很大,是吧?”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贺宁当然是已经从别人那里有了耳闻,但是她还是这样问了问甘文林,希望能够从他都中得到一些说法,除了具体的事实之外,还包括一些主观上的情绪。
  甘文林苦笑了一下:“是啊,我爸原本身体就不好,因为这件事,受到的打击特别大,一下子顶不住,就病倒了,这一病就再也没好过来,我妈因为我爸去世了,也很伤心,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中间卧病了一年多的时间,前阵子终于是不行了,也跟着我爸去了,临走的时候还跟我说,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没能看着我有个属于自己的家,她跟我爸走了,这个世界上就剩下我自己一个人了。老太太连眼睛都没闭上,听她说那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这算是我的错,还是范志的错,还是所有人都是错的。”

  说到这里,他的眼圈微微有些泛红,只好暂时停下来,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贺宁和汤力谁都没有催促,就在一旁耐心的等着。
  过了一会儿,甘文林才渐渐控制住了自己突如其来的伤感,继续说:“是,在我看来,我家的事情,都是范志导致的,罪魁祸首就是他,我应该是恨他。不对,这么说不准确,准确的说,我确实恨他,如果不是他,可能我爸妈现在都还活着呢,我的生活可能也是另外一种样子,别的不说,至少没有哪个做儿女的,真的会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爹妈被自己给气死吧!但是我爸妈一前一后的都没了之后,我也是手忙脚乱的处理家里面的事情,一下子也没心思去考虑那么多别的问题,一点也不夸张的说,我的感觉就是我连恨范志都不顾上。我说句心里话,也可能你们听了之后会觉得我这个人有点没良心,有点没人味儿,但是实际上就是这么一个感受。我爸妈都不在了,我挺难受的,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说,我又觉得松了一口气似的,之前我一直不敢做真实的自己,一直都觉得背上背着一个大包袱,那种感觉也实在是太累了,现在反而轻松了不少,至少我不用再担心怎么跟我爸妈坦白,他们会不会骂我,会不会被刺激到那些事情了。”

  甘文林的这一番话,听得贺宁和汤力心里面五味杂陈,的确,他最后的那几句话说起来,会容易让听者觉得有些冷血和冷漠,但是想一想甘文林如何隐藏自己真实的取向,不停的找借口去搪塞父母和对家里隐瞒,时时刻刻都要担心自己的秘密被家里人发现会不会打击和刺激到年迈且身体不好的父亲,那种神经永远紧绷的感觉恐怕换成谁都会觉得不大好吧。父母的相继离世自然是令人难过和悲痛的,但是长时间绷紧着神经过日子的感觉,恐怕也是同样的痛苦,这两种痛苦之间到底哪一个更折磨人,还真是说不好,难分伯仲。

  甘文林的一番内心剖白引来了一阵短时间的沉默,汤力的沉默倒是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他一向话不多,贺宁则是因为听了甘文林的话之后,一时之间心里面的感受有点复杂,再加上甘文林的情绪也因为回忆这一段旧事而变得略显激动,所以就干脆没有开口,打算给甘文林一点时间去平复情绪,正好自己也利用这一段沉默的时间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就在这时,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沉默,一个人影从楼梯上急匆匆的窜上楼来,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就冲到了他们三个人位于角落里的这张桌子。

  “有什么事儿你们冲我来!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当初人是我打的,现在你们是要怎么追究,我都接受,别找甘文林的麻烦,甘文林就是个老实巴交的人,胆子也小,这里头根本没有他什么事儿,你们别为难他!”
  来人说话声音很大,声如洪钟一般,冷不防一下子把三个人都给弄愣了,贺宁缓了一下才看清楚来人的模样,是一个和甘文林年纪相仿的男青年,各自和甘文林差不多高,身材很结实,生着一张宽脸,五官端正,只不过哪怕不听他那连珠炮一样的语气,就单看他的眉眼,也同样会给人一种急性子的印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