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49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你怎么跑来了?”甘文林回过神来,一看来的那个人,不禁有些无奈了,他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略微带着一点责怪的开口对那人说,“我刚才电话里面不是都跟你说了么,我这儿有点事情,等处理完了再跟你说,你跑来干嘛?”
  男青年冲他一瞪眼:“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听你的有过好事儿没有?就你那种优柔寡断的性格,一遇到事还又怂又喜欢往自己身上揽责任,交给你处理那不得是一塌糊涂啊?你之前吃到的教训还不够么?就算是吃一堑长一智,我这一次也不可能再让你去处理了。还是那句话,人是我打的,是要追究,还是问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儿,你们都跟我沟通就好了,不用问甘文林,问他也没用,他这个人又胆小又懦弱,根本没有胆子去跟人打架,你们别追究他的责任。”

  最后的这几句话很显然他并不是对甘文林说的,而是对贺宁和汤力。
  汤力看了看这个风风火火冲过来的男青年,对甘文林说:“介绍一下。”
  甘文林有些无奈,但是又没有办法的叹了一口气,对汤力他们说:“他……他叫成飞跃,是我……朋友。”
  “男朋友!”成飞跃带着不满的瞥了一眼甘文林,补充了一句。
  甘文林的脸色一下子涨红了许多,就好像随时都会从毛孔中渗出血来似的,并且略微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尽管如此,他却并没有反驳这个叫做成飞跃的男青年所说的那一番话,而是予以了默认。

  贺宁打量了一下成飞跃,认出他果然是之前在超市里和甘文林一起选购商品的骑摩托车的那个人,心里不由的有些高兴。
  两个人一下子就凑齐了,而且成飞跃一开口就不打自招的说出了关于打人的一点信息,看样子她和汤力还是听走运的,不用担心他们不开口了。
  根据事先做过的了解,甘文林今年三十二岁,成飞跃看起来和他倒是年纪相仿,估计应该上下差不了几岁,两个人虽说都是成年人了,也都到了应该性格成熟的年纪,可是看样子又都不像是城府比较深的人,成飞跃似乎有点冒失,不问青红皂白冲过来就自己先往外交代问题,而甘文林最初倒是试图动动心眼儿,和贺宁汤力他们兜圈子,然而手段也并不高明,没几下就被贺宁扭转了局面。
  和这样的两个人打交道,倒是不会太费力,贺宁在成飞跃在甘文林身边坐下,端起甘文林的杯子咕咚咕咚大口往肚子里灌可乐的功夫,心里面迅速的盘算了一番,盘算着他们今天跟这两个人谈话到底是否还有价值。

  就像之前他们就得出的结论那样,从范志被杀的方式来看,基本上是可以排除冲动之下动手杀人这种可能性的,这是一起策划过的并且很残忍的谋杀。这样的作案手法,和成飞跃这种略显冲动和火爆的性格似乎不大相符,一般性格冲动的人,往往不够细心,因为细心是需要有足够的耐心来支撑的,耐心则是成飞跃这样性格的人最不具备的品质之一。甘文林给人的感觉,尤其是和成飞跃比起来,倒像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只不过性格又略显怯懦,是否有足够的勇气按照范志遇害的那个方式去实施杀人行为,也还是有些值得怀疑的。

  当然了,也不能排除人也是具有伪装性的一种高级生物,成飞跃的鲁莽冲动,与甘文林的谨小慎微,这两者可能是他们原本的性格,同样也可能是故意伪装出来的一种烟雾弹,在没有进一步的了解之前,对谁都不能太过放松警惕。
  “你这个人,让我说你什么好?我说的话你从来都当耳旁风,根本不往心里去!”甘文林似乎有些不悦对方的鲁莽,语气里带着一点淡淡的嗔怪。
  成飞跃瞥他一眼,似乎也是一肚子的气:“我拿你的话当耳旁风,你就拿我的话当回事儿,放在心里头了么?我是你‘朋友’是吧?原来你说你有压力,你有顾虑,好,我理解,我忍,我跟你一起跟躲猫猫似的,你说你怕刺激到你爸妈,那现在呢?你爸妈都已经不在了,你不照样还是闪闪躲躲的?我就问你,咱们干了什么伤天害理见不得人的事儿了么?还是说你觉得跟我在一起就那么丢人?”

  甘文林被他这么一股脑的指责了一通,有一次被戳中了痛处,脸色顿时就白了几分,眼神中带着一抹受伤后的郁郁,成飞跃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顿时也是满眼的后悔,手足无措的纠结了一会儿,才拍了拍甘文林的背,把原本洪钟一样的声音放低了几分,语气也软了下来:“你……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人嘴上没有个把门儿的,你应该知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刚才就是一着急,一激动,就说错话了,不是故意那你爸妈的事儿揭你伤疤的!”

  甘文林叹了一口气,对他点点头,顺便对他暗中使了一个眼色,似乎是在提醒成飞跃对面坐着的两个刑警,怕他又一冲动就胡说八道。
  甘文林的眼色使得并不怎么隐秘,成飞跃看到了,贺宁和汤力也看到了。成飞跃并没有太把甘文林的暗示当成一回事,他满不在乎的对甘文林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一个劲儿的暗示自己,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贺宁和汤力的身上。
  “你们今天找甘文林,是不是因为范志那个混蛋的事儿?其实我早就知道,纸包不住火,这事儿早晚是要被捅出来的,”成飞跃一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架势,挺凶昂头,姿态显得十分慷慨,“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这个人虽然不是什么英雄人物,但是从来不做那种背后放冷箭的事情,明人不做暗事,是我干的我到什么时候都承认。范志那个混蛋是我打的,我打他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为难甘文林,跟他要这要那,还越来越蹬鼻子上脸,越来越过分,我觉得那个混蛋范志根本就是尝到了甜头,就跟蚂蟥吸着了血一样,不把自己撑死他都不可能自己松嘴!问题是就我们俩的条件,根本就没可能喂饱范志那种贪心不足的人,所以我左思右想觉得不能那么下去了,就去找他谈,让他以后别再去骚扰甘文林,他跟我说的话特别难听,我也是实在忍不住了,就打了他。”

  “打到什么程度?”汤力开口问。
  成飞跃哼了一声:“鼻青脸肿呗,还能怎么样?哦,事后他找过我一回,拿了一张医院里头的什么诊断,说是他肋骨和一条胳膊的骨头有轻微骨裂,让我赔钱,我告诉他,我不是甘文林,我可不吃这一套,他要是敢跟我耍无赖,我就干脆坏人做到底,直接废了他!废了他之后,我大不了进监狱,就算是这样,他也别想指望再从我和甘文林这里榨到一分钱的甜头。他当时有点怕我,就没再出现,而且话说回来,后来他干了那么缺德的事儿,往甘文林爹妈那里写匿名信,把我们俩一直努力隐瞒着的事情都给捅出去了,他这也算是报复我打他的那件事了吧?虽然我个人觉得他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报复我们,但是好吧,他想报复,也报复了,甘文林付出的代价还不够么?现在他还想旧事重提?我也没把他真给打残废了,不过是讨个公道,教训教训这么个臭无赖,就这么简单,这件事都过去那么久了,他到底凭什么还纠缠不清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