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51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你没有还是你没说出来?这可是两个概念!你今天这不也说出来了原本没往外说的真实想法了么!”成飞跃看着他冷笑,“当初你被人敲诈勒索,自己存的那一点点存款都被人家快要敲个一干二净了,是我心疼你,替你去讨公道,结果怎么样?范志那个作恶多端的,你一口一个人死了,谅解了,不怨恨了,不全怪他!我这个一心帮你的人,倒成了害死你爸爸的凶手了是不是?甘文林啊甘文林,我都不知道自己在你心目中原来这么不是个东西!”

  “我什么时候说你是害死我爸的凶手了,我只是说那件事对他刺激很大,而且这里面也不都是你的原因,我自己没有处理好也是占了最大的责任,你干嘛非得钻牛角尖,胡思乱想呢!”甘文林一看成飞跃真的生气了,语气也渐渐的软化下来,从方才的针锋相对,变成了有一点点服软和讨饶的意味。
  “我胡思乱想?是我胡思乱想还是你把我逼到这个程度了?”成飞跃并没有领情,依旧是怒火朝天的态度,“你永远都是在指责我,你就总是对的,我冲动,我莽撞,我性格不够好,我太野蛮!现在好了,我又成了气死你爸妈的罪魁祸首!好,甘文林,我看出来了,跟我在一起真是为难了你,让你吃苦了,从今以后,我也不再拖累你,不为难你,你爱干嘛干嘛,爱找谁找谁去吧!”
  说完,成飞跃转身就要走,甘文林一看他这么说,外加这样的态度,也有点着急了,伸手去拉他,试图挽留一下,成飞跃使劲儿的甩开,一不小心碰到了桌边的玻璃杯,玻璃杯掉下去,摔在地上,啪的一声,碎了,玻璃渣朝四周飞溅出去,幸亏被桌腿挡住了,不然溅到腿上非得割破了不可。

  甘文林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愣了一下,没有再去拉成飞跃,而成飞跃则更是头也不回的就气冲冲的下了楼,离开了咖啡馆。服务员听到了杯子落地发出的声响,迅速的闻声而来,对于他们弄破了杯子的行为略显不满,甘文林满脸涨红,频频向服务员道歉,并且主动掏腰包赔偿了杯子的价钱,服务员这才迅速的收拾了一下地上的碎玻璃杯,然后离开,把空间留给剩下的三个人。
  方才的闹剧落幕,现场又重新安静下来之后,甘文林似乎有些尴尬,垂头丧气的不吭声,贺宁和汤力都很识趣,没有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去打扰甘文林,给他一些时间让他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甘文林沉默的坐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对贺宁他们勉强的挤了一个苦巴巴的笑容。
  “对不起啊,让你们见笑了,成飞跃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有点火爆,性格冲动了一点儿,但是他人是很好的,我都习惯了,他就是嘴巴有点不饶人,实际上心地是特别好的,脾气不好也就是一股火儿的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心里头存不住事儿,你们可千万别因为看到他脾气大了一点,就觉得他是什么坏人,这真的只是误会。”他对贺宁和汤力说,尽管方才和成飞跃吵得不可开交,现在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他还是选择了替成飞跃挽回一些形象。

  “成飞跃打过范志?”汤力没有去回应甘文林的那些话,而是询问起方才两个人争吵前后透露出来的他们先前并不知情的新信息。

  甘文林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也不算是打得多严重,就是稍微教训了一下,我刚才不是跟你们说了么,范志一直拿我和成飞跃的事要挟我,让我给买这买那,最初我就怕成飞跃一冲动会去找范志算账,所以瞒着没说,后来范志一张嘴就跟我要十万块钱,这实在是太过了,所以我就告诉了成飞跃,他一听也生气了,就跑去把范志打了几下,我也怕他冲动再犯错,就跟着他一起的,真的没怎么大动手,就是告诉范志以后别烦我们,范志耍横,成飞跃用拳头顶了他胸口几下,再就没有别的了,之后是我们俩一起离开的,我们走的时候,范志还在那儿跟我们撂狠话呢,什么事儿都没有。我之前以为你们是来追究这件事的,怕成飞跃一激动胡说八道,你们再把事情想复杂想严重了,结果没曾想,范志居然死了。”

  假如甘文林说的是实话,那倒是和他最初那种言辞闪烁相符合。
  然而贺宁比较感兴趣的却是另外的一件事:“你说你们打完了,临走的时候范志还在对你们撂狠话?他都说了些什么,你还记得么?”
  甘文林点头说:“记得,我对这件事印象特别深,他当时跟我们说,我们得罪他就算是废了,他早晚要让我们哭都找不到调,我们以为他好欺负,其实他以前进去过,真要是急了,对付完我们大不了算是二进宫。”
  贺宁听他这么说,也有些奇怪,看了看汤力,汤力没有作声,但是两个人交换眼神的动作却被甘文林看了个正着,他看出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别的问题,于是迫不及待的问:“怎么了?范志是因为什么大的事情进去过的么?”
  “不是,正好相反,他根本就没有过案底,没进过监狱。”贺宁摇摇头。
  甘文林一愣,脸色顿时就复杂了很多,讪讪的说:“那就奇怪了,都说人喜欢给自己贴金抹粉,往自己的身上乱加什么丰功伟绩,这种自己明明设么事儿都没犯,还愣是说自己进去过,有案底的人还真没怎么见到过。”
  “甘文林,有个问题我想问你,希望你不介意,能坦诚的回答我。”贺宁没有和他继续讨论范志为什么会说自己有案底,到底这件事是真是假的话题,“你家里的事情,从头到尾,你到底是怪范志,还是怪成飞跃,又或者你可能觉得两个人都有责任,你心里面都有些责怪和抱怨的呢?”

  “我有点怪范志,其实是不怪成飞跃的。”甘文林叹了一口气,“就像你之前对我说的其实很对,我和成飞跃的事情,是我们之间的问题,没碍着别人什么事儿,也没影响到别人的生活,家里人那边虽然不太接受,但是我也可以慢慢协调,如果不是范志,也不会搞出那么多事情来,成飞跃在他的立场上,也是挺不容易的,假如换成是我,未必能有他表现的那么好,这个我得承认。我一直不敢正视自己的问题,所以对成飞跃也是不公平的,是谁估计心里都不会好受,我刚才说如果他不跑去摊牌,我爸还能多活几年,这属于气话,不是当真的。但是我说我没那么很范志,也是真的。刚才成飞跃说的一句话,我也没有什么资格反驳他,他说假如范志不写匿名信戳穿我,可能我到现在还会继续假装下去,所以虽然说代价有些太大了,让我很痛苦,失去了父母,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范志也是把我给逼出来了,让我不得不往前面迈一步。”

  甘文林从头到尾都没有主动开口打听范志的死亡原因和死亡时间,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恰好代驾公司那边打电话找他回去有事,他就按照要求留了联系方式,一个人先离开了,贺宁和汤力没有着急走,又多坐了一会儿。
  “你相信他说的话么?”贺宁问汤力。
  汤力摇摇头,贺宁以为他是不信,他却说:“不知道,我不擅长靠听来猜真假,还是要用事实证据来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