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52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真是难得,你一句话说了这么多个字!”贺宁虽然对汤力的答案并不算特别满意,但是对他回答问题的长度还是比较满意的,“你说,刚刚甘文林说范志告诉他们,他有案底,这事儿能是真的么?咱们可是很确定,范志别看为人挺不怎么样的,但是真的没有犯过事儿,他有必要撒这种等于抹黑自己的谎么?”
  “人分三教九流,有的人觉得有案底可以狐假虎威。”汤力简短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贺宁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假如是一个好端端的正经人,恐怕谁也不会愿意被人误会自己曾经做过什么错事,留下了什么案底,但是对于做过一些游离在法律边缘地带事情的大无赖而言,可能就会希望自己显得凶悍一些,这样才能够震慑住对方,达到自己的目的。范志就是一个典型的无赖,做的事情都是在打擦边球,尤其是在耍无赖之后,被人家找上门算账和恐吓之后,编造这样的谎话去给自己壮胆,同时也是提醒对方不要再轻举妄动,还是说得通的。

  忽然,贺宁脑海中有一个浅浅的念头一闪而过,她愣了一下,开始冥思苦想起来,汤力原本没有说话,等了好一会儿,看贺宁眼睛直直的盯着桌角,整个人都好像定住了一样,也有点纳闷,毕竟一个平时很爱说话的人忽然不说话了,就和一个不爱说话的人突然滔滔不绝一样的古怪。
  “你怎么了?”他试探着开口,伸出手来,用食指的之间轻轻碰了碰贺宁的手背,试图帮贺宁拉回自己的神智。
  贺宁回过神来,皱起眉头:“刚才咱们说话的时候,我忽然之间脑子里一闪而过,总觉得之前他们描述的那个不知道到底是左脸还是右脸上有一道疤卢正平有印象,但是又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那么一个符合特征的人。”
  “怎么联想到那件事的?”汤力问,难得的对这件事比较感兴趣。
  贺宁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就是刚才我还在想甘文林和成飞跃说过的那些事情,在心里面先大致的判断一下,结果忽然之间这个念头就冒出来了,我确定我在什么地方见过那么一个脸上有一道疤痕的男人,年纪应该也是和传说中的‘卢正平’不相上下。只不过我现在有点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你确定?”汤力似乎不大确信。
  “那当然了!”贺宁面对他的质疑,感觉自己好像受到了冒犯,“我的记忆力还是很好的,以前在学校念的时候,每次考试上百道需要背的题目,我可都是凭借着我的超强记忆包揽奖学金的!”
  汤力听她说完之后,起初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忽然冒出一句:“现在你没想起来,说明记性还不算好。”
  贺宁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你等着瞧,看我到底能不能想起来!我非得给自己正名不可!”
  豪言壮语是放出去了,可是贺宁那朦朦胧胧的印象却始终好像是蒙在一层纱后面似的,感觉好像明明记得,偏偏却又无论如何都想不真切。
  自己到底是在哪里看到过脸上有疤的那么一个人呢?贺宁在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里,始终都在努力的挖掘自己的记忆,想要想起来到底在哪里看到过和描述中的卢正平形象很符合的疤脸人,令人沮丧的是,她仍旧想不起来。
  “你别想那件事了,”她的好闺蜜方圆得知她一直在苦苦回忆那件事,还一直没有想起来之后,给了她这样的建议,“你不觉得很多时候,你越是使劲儿的想一件什么事,就越是怎么都想不起来,还不如先放一放,想点别的事情,说不定在什么不经意的时候就会忽然之间记起来了呢。”
  贺宁觉得这个建议还是比较有道理的,于是便不再去冥思苦想,继续专注于手头的事情,汤力负责去摸底成飞跃的个人情况,她则继续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到案发现场的原房主时浩然,毕竟从时间线上面来看,当初范志死在房子里的时候,房子应该就是从时浩然的手里面租过来的,那自己的租客忽然失去了联系,作为房东难道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么?还有范志死后,水泥地面上明明留下了那么多的血迹,上面的复合地板又是什么人铺的呢?时浩然对房子里面的异样情况到底是不知情,还是知道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出于私心和私利,假装无知无觉,甚至去用铺地板等方式掩饰,这可就不好说了。

  想要找一个人,其实总是可以找到的,只要这个人不是真的凭空消失了,那就总会找到痕迹,只不过要找一个到处躲债的人,可能需要更久的时间。
  原本在各自忙着手头的事情,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造访了刑警队,并且是一个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人。
  当贺宁看到柴元武出现在刑警队办公室,并且直奔自己而来的时候,着实狠狠的吃了一惊,她的脑子里浮现出来的第一个疑问就是他为什么会找到刑警队来,第二个疑问就是他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和汤力的身份了。
  如果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之前柴元武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来的一切,真实性就都值得商榷了。
  柴元武大步流星的走到贺宁桌旁,满头大汗,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焦急,眼神发散,似乎整个人都失去了主心骨儿,已经慌了手脚似的。
  “你能不能跟我去一趟我家里头?”他开口就对贺宁说,“我姐出了点事儿,最近一段时间,她就跟你聊天聊得最好,你走之后,她还念叨过,说什么时候再找那个小妹妹聊聊天,现在我就只能求你帮帮我了,行不行?”
  “你先别着急,你姐姐怎么了?”既然柴元武都已经找上门了,这个时候再假装不认识什么的一点意义都没有,所以贺宁表现的也是非常淡定冷静。

  柴元武可是半点冷静的样子都没有,就好像是一只随时要发狂的暴躁猛兽一样:“我姐她知道范志死了,现在受了刺激,在家里把自己给关起来,不吃不喝,这都好几天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能找来帮忙的人都找遍了,我姐谁也不理,谁劝都不听,再这么下去,我真怕会出事,所以你一定要帮帮我!”
  “你怎么确定我一定可以帮到你?还有,你姐姐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范志的死讯的,你告诉她的?”贺宁略微有些怀疑的看着柴元武,并没有急着随他离开。
  柴元武在原地走来走去:“我怎么可能告诉她!我都是从她那里知道范志死了这件事的,她前几天忽然之间说是做梦梦见了范志,范志想她,而且病得快要不行了,醒了之后就非得说是范志托梦给她的,我也没当回事儿,结果她自己偷偷拿了钱,跑出去做出租车直接找去了范志他们家,是范志家里人告诉她的。”
  听柴元武这么说,贺宁倒是相信了一点,因为这里面牵扯到了范志的家里人,也就是范洁夫妇,柴元武假如在这件事上头说谎,那他也的确是不太明智。
  “别的你要是还有什么疑问的话,咱们能不能路上再说?我姐都不吃不喝好几天了,我前天找了医院的人到家里面给她打葡萄糖,人家说她要是再这么下去,身体早晚要垮掉,还说不行的话就让我把她送去精神病院,”柴元武急的几乎带着哭腔了,“精神病院那是什么地方啊!好人一旦给关进去都容易给憋疯了!我姐要是送进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出来,再吃一大堆精神方面的药,到时候不知道是个什么状态,呆呆傻傻的,那她这一辈子不就都完了么!所以算我求求你,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谁能帮到我,我就是病急乱投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