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54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贺宁愣了一下,和汤力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他这个人给人的印象也不是那种特别感情丰富的类型,平时虽然也很少笑模笑样的,但是像现在这样板着一张脸,严肃成这副样子,也是贺宁第一次见到。
  “你对我没信心啊?”她心里面觉得诧异,嘴上仍旧开玩笑似的回应着。

  “我对柴元武、柴秀丽没信心。”汤力回答的一本正经。
  贺宁想了想,大概能猜到他的意思,就像她之前也曾经怀疑的那样,柴元武居然猜到了他们是丨警丨察,还主动跑去请自己帮忙,这到底是真的有求于人,还是一个等着自己跳进去的陷阱,所以最初也是有所戒备,只不过本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想法,她还是打算绷紧了神经跟着柴元武过来看一看。
  汤力说他不放心的还有柴秀丽,这倒是贺宁原本没有想到的,不过刚刚柴元武说他先进去看看情况,然后再让自己和汤力进去,这一下她倒是明白了很多,原来柴秀丽除了是需要被帮助的那一个之外,她同样也是一枚定时丨炸丨弹,原本一直靠范志会回头里找她,跟她重修旧好这个幻想支撑着自己,现在范志已死的消息对她而言绝对是晴天霹雳一般,谁也不能确定她在这样的情况下,会不会失去理智,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或许的自残,也或许就是伤害别人了。

  “我知道了,下次再有这种事,我会记得叫上你一起。”贺宁想要通过工作来证明自己,但是她并没有那种逞英雄的意愿,汤力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而且也是为了自己考虑,她如果还怪人家多事,那可就太不知好歹了。

  汤力见她回答的很郑重其事,便也点点头,看样子还是比较满意的。
  过了一会儿,柴元武出来了,对他们点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进门,贺宁和、汤力走了进去,这是他们第二次来到柴元武和柴秀丽的住处,只不过这一次屋子里比上一次要显得凌乱很多,地上很多被撕破的衣服、布料,还有很多被撕碎的照片,墙角处还有被砸碎的玻璃杯碎片,看起来简直就好像是被炸过一样。
  “这都是你姐姐弄的?”贺宁把声音压到最低,轻声问柴元武。
  柴元武愁眉苦脸的点点头,也很小声的说:“上来一阵儿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面哭,上来一阵儿就寻死觅活的,衣服也撕得差不多了,把她过去的照片都给翻出来撕掉了,说觉得不想活了,没有希望了。她这会儿还行,一个人哭不说话,要不你进去跟她谈谈?没事儿,咱们都一起进去,要是她闹脾气什么的,我负责拦住她,你同事不也在么,我们肯定不让她碰到你,你看这样行不行?”
  “行,走吧,进去看看,我又不是玻璃做的,没你们以为的那么脆弱!”贺宁有些哭笑不得的对他们说。

  柴元武对她感激的笑了笑,伸手推开柴秀丽房间的门,屋子里有一点点昏暗,柴秀丽一个人缩在床上,身子靠着墙,头发凌乱不堪,她的腿蜷缩着,弓着身子把脸埋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听到有人进来,猛地抬起头来,一边挥舞着自己的手臂,一边大声的嚷嚷着:“滚出去!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我不要见你们!”
  “姐!姐!你看谁来了?你不是一直想再和这个小妹聊天么,我把她帮你找来了,你看看,你看看!”柴元武很有耐心的轻声对柴秀丽说,同时轻轻的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臂,试图帮她重新镇定下来。
  柴秀丽定睛看了看,迟疑了几秒钟才认出贺宁来,一见到贺宁,她的眼泪一瞬间就流了下俩,慌忙从床上爬起来,一边向贺宁挪动一边哭着说:“妹子啊,我男人死了!我男人死了啊!全完了!全都完了!”
  “没事,没事,我来了,咱们聊聊,说说话!”贺宁连忙迎上去,在床边上坐下来,拉着柴秀丽的手,态度格外温和的对她说。
  “你们出去!”柴秀丽看了看柴元武和汤力,忽然高声对他们呵斥起来,“我们两个人要说悄悄话!不许你们听!你们都给我出去!出去!”
  “好好好,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有话你好好说,可不行总嚷嚷啊!你们两个好好聊,那我们就出去了!”柴元武立刻就做出了妥协,并且拉着汤力就往外走,生怕多停留一会儿都会激怒了柴秀丽似的。

  汤力轻轻甩开柴元武拉着自己的手,没有说话,把视线投向贺宁,无声的用眼神询问她,贺宁对汤力点了点头,汤力这才转身跟着柴元武出去。
  两个人从房间里出来,在客厅里坐下,汤力一言不发,面无表情沉默的坐着,屋子里有隐隐约约的说话声音传出来,但是隔着墙听不真切,根本听不清楚屋子里的人说了些什么,只能姑且的判断一下说话人是否过于激动。
  “你不放心吧?”柴元武忽然开口对汤力说。
  汤力看了看他,没有做任何的回应,柴元武也没指望他真的回答自己,他只不过是想要自己也找个人倾诉一下而已,于是便自顾自的说:“唉,其实不光你担心,我也担心,假如我姐要真是怎么样,那可是把丨警丨察给打了,麻烦可就大了,而且她要是有伤人的倾向,我就只能把她送去精神病院了。”
  汤力仍旧不说话,柴元武一个人自说自话的也没什么意思,最后也只好讪讪的打住,不再吭声,只有含含混混的说话声时不时的从房间里面传出来,偶尔还会有几声女人的哭泣,汤力从最初的全神贯注和戒备,一点一点的放松下来,虽然仍旧是面无表情,至少眉头不再紧锁,反倒是柴元武因为听出哭泣声是来自于自己的姐姐,所以渐渐有些坐不住了,时不时的站起来,踱步到房间门口,把耳朵轻轻的贴在门上,试图挺清楚房内人的谈话内容,但似乎都没有成功。

  “你说,她们两个在里面聊了那么久,到底在说些什么呢?”反反复复了几次之后,纵然知道自己未必能得到回应,柴元武还是忍不住对汤力说。
  汤力抬眼看了看他,语气波澜不兴的反问:“你很在意么?”
  “当然在意了,我怕我姐万一再说起过去她和范志之间的一些事情,再刺激到自己,一方面对她本身不太好,另外一方面我也怕她万一太激动了,对你那个女同事也不太好。”柴元武眼神闪烁了一下,很快就回答说。
  汤力不说话,只是看着他,柴元武被他这么默默无语的盯了一会儿,只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摸摸鼻子借口说口渴要喝水,一个人到厨房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柴秀丽的房间门打开了,贺宁和柴秀丽一起从里面走了出来,柴秀丽两只眼睛又红又肿,一双手死死的拉住贺宁的手臂,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柴元武一听到她们出来了,也立刻从厨房里面钻了出来,开口问柴秀丽:“姐,你们两个聊得怎么样?你都跟人家说什么了?”
  “妹子,你说的真好,说的针对,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根本理解不了我的那种痛苦,”柴秀丽不理柴元武,热切的拉着贺宁的手对她说,“你说的我都听进去了,我以前犯糊涂,以后不会了,我会好好过生活,再也不犯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