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56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这里之前有没有过一个叫卢正平的人住过?”贺宁一听对方真的是房主,而且房子还在装修,她便意识到即便卢正平真的在这里住过,恐怕现在也早就搬走了,所以她首先要向房主确认一下鲁杰提供的线索是真是假,然后再考虑能不能从对方口中打听到卢正平现在的去处。
  一听到卢正平的名字,那个男人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冲到了门口,开口就语气不善的问贺宁:“你们认识卢正平?你们是他朋友?”
  “不是,”贺宁摇摇头,拿出自己的证件来给对方看了一眼,“我们是来找卢正平,想要向他了解一些情况的,你知道他现在人在哪里么?”
  “我怎么会知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房主原本态度还算平静,结果一听到卢正平的名字,情绪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激动起来,“你们是丨警丨察对吧?来来来,正好!我不知道你们要找卢正平是什么事儿,但是你们今天既然来了,就干脆进来看看吧,看看我这好端端的一套房子都被卢正平给弄成什么样了!”
  说着,他就上前去拉贺宁和汤力,汤力往前挡了挡,没让他碰到贺宁,但两个人还是跟着这个房主走了进去,原本他们都以为这里只不过是在装修而已,走进去一看才意识到,这里并不是“在装修”,而应该叫做“在维修”才确切。
  这套房子面积不算大,也就只有五十平米左右的样子,是一个小一居,屋子里破破烂烂的,一片狼藉,地面上的地板有好多都已经被掀翻了,墙壁上被泼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看起来有的像是酱油,有的像是辣酱,左一滩,右一滩,墙面上几乎看不到什么纯白干净的地方了。小客厅的角落里还有一张被砸碎的折叠饭桌,以及几把已经碎掉了的塑料凳子。
  “你们看看,看看吧!这都是你们要找的卢正平干的好事!”房主气哼哼的指着屋子里的一片狼藉对贺宁和汤力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把房子租给了这么一个混蛋,在我这里住着,把我房子弄了个乱七八糟,脏兮兮的,我都没跟他计较,结果呢,我不要继续租给他了,让他走人,他临走的时候把我房子搞成这样,然后就偷偷跑掉了!等我发现的时候,想找人都找不到!他就在我那儿的那一点点抵押金,什么都不够,我修房子还得自己倒贴好多钱!”

  “你先别激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不让卢正平继续住在这里了?他是临走的时候把你房子给故意弄成这样的?”贺宁问房主。
  房主一张脸阴沉的好像随时可以下一场大暴雨似的,朝屋子里面的狼藉一挥手,说:“你们不也看到了么!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把房子租给别人住,别人谁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肯花钱租这么破的房子!我把房子租给卢正平的时候是好好的!结果到他呢,有事儿没事儿就带一群不三不四的人回来,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后来被他们闹的,周围的邻居都实在是受不了啦,打电话给我,说我的房客太扰民,让我想办法解决,我就来这里找他,结果发现他在这里面跟人打过架!”

  “你怎么知道的?”汤力对于房主提到的这件事感到有些困惑。

  房主朝他示意了一下,带着他们走到客厅里一面墙的跟前,那面墙上用很多张旧报纸贴起来,他走过去一把扯掉了其中一张报纸:“喏!你们看看吧!”
  贺宁和汤力朝墙上一看,顿时大吃了一惊。那墙上有一块暗红色的污渍,大约不到一巴掌大,污渍的边缘从左至右呈现出羽毛状。两个人一看那颜色和形状,心里面就或多或少的有了一点判断,那污渍十有*是血迹,并且从形状上来看,很像是撞在墙上之后,又被人拖拽了一下留下来的印记。
  “你看,我家房子里都留下血印子了!而且当时这房子里一团乱,塑料凳子也碎了,地上脏兮兮的,我一看就觉得不对劲儿,哦对了,那个卢正平自己脸上也挂着彩呢,我就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跟我说他朋友来家里喝酒,喝多了,闹了一会儿,没什么事儿。你说,房子里搞成这样,能叫没什么事儿么?所以我也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就告诉他,我房子不租给他了,正好他的租期也马上就要到了,让他到日子赶紧走人,不要继续住在这里了。我哪能想到他这个人心眼儿那么坏啊,嘴上答应得好好的,一转头就坑我!”房主指着墙上的印子,有些气哼哼的对贺宁和汤力抱怨起来,一副想要指望着他们给自己主持公道的架势,“当时他嘴上答应的别提多好了,说他到日子就搬,到时候提前通知我,这期间要是找人看房子就随时跟他说。我还想着大事化小,我就不跟他计较房子里被他弄成那样的问题了,过了一个多礼拜吧,有人想租我的房,我就带着人去看看,提前给卢正平打电话,电话打不通,我就只好直接过去了,结果来到这里一看,我都傻眼了,我整个家都被砸得乱七八糟!房子里什么东西都没留下,卢正平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还正愁找不到人呢,正好,你们丨警丨察也要找他是不是?这事儿你们管不管?我这损失是不是得卢正平来赔?等你们要是找到他了,记得帮我把我这笔账也一起给算上,也得让他赔给我!”

  说完,他恨恨的用鞋底撵着地面:“我真是失误啊!当初看他一张疤脸就觉得不像个好人,有点不想租给他,但是自己又教训自己,说不能以貌取人,结果居然真的把自己给坑了,真是想起来就火大!”
  “所以说,卢正平从你这里离开之后去了哪里,你肯定也是不知道的了,对吧?”虽然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已经是显而易见的,贺宁还是象征性的问了下。
  房主点点头,没好气的说:“那当然了,不然我傻么,不找他赔钱!你们回头要是找到他了,记得一定给我个信儿,我不能就这么白白吃了哑巴亏!”
  “你当时租房子给卢正平,有看过他的证件么?”贺宁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又继续问,假如房主手里面有卢正平的身份信息,对他们来说或许也能或多或少的提供一点点帮助。

  房主被她这么一问,脸上也又多了几分懊恼,摇摇头:“我当时太粗心了,而且也着急租房子出去,就没跟他要过什么证件,现在我也挺后悔的。”
  没有证件,贺宁略微有一点失望,但是这也不算是意料之外的情况,她当然只能选择接受。汤力到门口去打电话和局里联系,贺宁留下来征求房主的同意。
  “房子里除了这一处之外,还有别的血迹么?”贺宁问,“我们可能需要通知局里面的同事过来采集一下样本,你应该会支持的,对吧?”
  “行,行,那倒是没问题。血么,不多,除了这一块之外,就还有几小块儿,这个最明显,所以我就给你们看了这一块。”房主回答,然后他迟疑了一下,略微有些疑惑的问,“这个卢正平,惹了什么大事儿了么?”
  “现在还不确定。”贺宁含糊的给了他一个答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