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64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贺宁和汤力闻言连忙跟着墨窦去了审讯室,一进门,看到卢正平坐在那里,依旧是一脸的淡定,一看到贺宁和汤力来了,还对他们两个笑了笑。
  “我还以为你们都是一伙儿的呢,能了半天还是两帮人呀!”他笑嘻嘻的冲他们挑了挑眉毛,“瞧你们啊,把事情搞得那么麻烦!还有啥事就一遭都问清楚不就得了么!好家伙,这还一会儿换一伙儿,一会儿换一伙儿,累不累啊?你说尤其还有这么年轻的小妹子,我跟你说啊,女人不能太累,太累了容易老!”

  贺宁不理他,在椅子上坐下来,汤力看着卢正平,皱了皱眉,落座之后倒是难得主动的开了口,问道:“你认不认识范志?”
  卢正平瞥了他一眼,他的手被啊铐住了,抬不起来,所以只能抬起手指,冲着贺宁指了指:“我不跟你说话,跟你说话没劲,我要跟这个小美女说!”
  “你放老实一点!”汤力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怎么了?我怎么不老实了!你问刚才跟我说话的那几个丨警丨察,我刚才交代问题够不够老实!”卢正平冲汤力一翻白眼儿,“我都是要死的人了,凭什么不能让自己好受一点儿啊!我跟美女说话,就是比跟你这种糙老爷们儿说话舒服,怎么着吧?哪条法律规定我不能选择跟女丨警丨察说话了?你拿出来我看看!”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汤力的语气难得的多了几分怒气。
  “那就随便呗!那你也别问我了,问了我也不回答你,咱们就在这儿耗着,多耗一天,我就多活一天,多耗一个礼拜,我就多活一个礼拜!反正对我有好处啊!”卢正平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很挑衅的对汤力说。
  汤力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以卢正平之前的案底来说,不管多不多范志这一桩,恐怕都难逃法律的严惩,不是死刑就是无期,所以他自然不在乎是否跟他们继续这么耗下去,真正耗不起的人是他和贺宁。
  “没事,他现在除了耍耍嘴皮子之外,还有什么能耐。”贺宁拍了拍脸上已经隐隐有了些怒意的汤力,示意他不要被卢正平激怒,虽然她自己也觉得被气得心砰砰跳,但是这种时候绝对要保持镇定,不能让对方得意。
  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淡定,开口对卢正平说:“你不是想让我问你么?那好,还是同样的问题,你认不认识范志?当然了,你也可以选择继续找别的借口不回答,套用你的话说,大不了我们就跟你耗着呗,到时候我们不过是多浪费几天时间,也没有什么损失,耗得起。但我提醒你,耗得了一时,耗不了一辈子。”
  “不找理由,你问我什么,我就答什么!”卢正平冲贺宁咧嘴一笑,“我也没打算耗一辈子,被关起来了,那日子还叫日子么?我在这儿耗一辈子还不得活活把自己憋死啊?所以还不如来个痛快一点儿的呢!你们打听范志啊?我认识。咋了?那小子犯了什么事儿了,还是惹了什么人叫人家给办了?”
  “他惹没惹过你?”贺宁没有回应他的问题,而是借着他的那句话反问道。

  原以为卢正平会否认或者回避这个话题,没想到他答应了开口,就还真的挺爽快的,点点头:“惹过啊,还不止一次呢,那小子就是个臭狗皮膏药,有难缠又无赖,我有时候无聊就跟他玩玩,有的时候呢,他跟我蹬鼻子上脸的,我就烦他,就吓唬吓唬他,他挺怕我的。听这意思,他真被人给办了啊?”
  虽然说卢正平用的是疑问的语气,但是听得出来,他其实对于这一事实已经心里有数了,只是猜到了这样的一个结果之后,他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的惋惜、难过或者诧异,反而好像这件事很有趣似的。
  “你最后一次见到范志是什么时候?”汤力开口问。
  卢正平看了他一眼,摇摇头:“不记得了,谁没事儿留意那孙子去!”
  汤力皱着眉头看着卢正平,似乎在判断他到底是在敷衍自己,还是实话实说,而卢正平则笑嘻嘻的看着他们,全然没有一副落网逃犯该有的沮丧。
  “卢正平,咱们不绕弯子,”汤力沉默的看了卢正平一会儿,又开口说,“范志是不是你杀的?”
  “不是!这可真不是!”卢正平想都不想就直接开口否认了汤力的怀疑,“我跟范志那就是小打小闹,而且就他那个欺软怕硬的怂样!他还敢跟我有什么过不去的?这话说出来你们信么?每次他把我惹急了,我就光是吓唬他,说要修理他一顿,都够他吓得见着我就绕着走一阵子了,什么时候我再给他一点好脸色,他才敢再狗腿子一样的凑到我跟前来,你们自己想想,就这么一个人,我值得费那个劲儿么?也没那个必要啊,对不对?”

  “你之前和范志不是有过挺严重的矛盾么?还说见一次打一次什么的。”贺宁记得之前从柴秀丽那里听说过这方面的情况,于是提出了质疑。
  卢正平撇撇嘴:“你们打听的还挺仔细!是,是有那么一阵子,我实在是看不惯他那个二无赖的样子,成天贼溜溜的盯着这个盯着那个,专门等着抓人家的小辫子,抓着了之后也就无非是跟人家讹点儿小钱,要点儿东西。我是真心看不上他那做派,太下作,人家要是没招你没惹你的,你就别招惹人家,真要是招你惹你把你弄急了,恨疯了,还不如干脆弄死,这也就是一了百了啦!”
  卢正平说“干脆弄死”的时候,那语气和神态轻松的就好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似的,见贺宁和汤力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又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惊讶啊?不用惊讶,我这也是手上已经沾了人命了,所以虱子多了不咬。”
  “所以你就把范志给弄死了?”贺宁故意顺着卢正平的话去诈他。
  卢正平对此根本不在乎,看着贺宁嘿嘿一笑:“小丫头,你别跟我玩儿这一套,把我忘圈里套没有用的。我还真就没那么恨范志,他也不敢招惹我,我恨他干嘛啊!我就是看不上他那个德行,犯不着弄死他啊。举个例子啊,你看到你脚前面有一坨****,你觉得恶心不恶心?那你会用脚去踩去捻一捻么?再说了,他也得敢招惹我算啊,真不是我自夸,我一瞪眼他都得夹尾巴。”
  这已经是卢正平第二次提到范志根本不敢招惹他了,这让贺宁忍不住有些好奇:“为什么范志不管你招惹你?你把他怎么样过?”

  “那倒没有,只不过他之前还跟我面前张扬过,后来知道我有案底了以后,就怂了,怕得要命,就他那个德行啊,真不是我瞧不起他,他就是这个!”卢正平一脸鄙夷的说,顺便竖起右手的小手指,还特意晃了晃。
  “他知道你杀人在逃?”贺宁吃了一惊,同时脑子里浮现出一个联想。
  卢正平好像猜到了贺宁的想法似的,噗嗤一笑:“你当我傻的么?哦,就他那个德行的,我要是贞告诉他我是杀人犯,他哪天还不得为了奖金把我给举报了?!我告诉他我是因为故意伤害,因为脾气太爆,一生气没轻没重的把人打残了,所以进去了十几年,才出来,瞒着那段事情好找工作,他要是敢把这件事捅出去,我就再进去蹲十几年,反正都这个岁数了,这辈子也没啥别的指望。他听了之后吓死了,生怕我哪天一个不高兴,就真的把他给打残了,从那以后在我面前老实的不得了,别说抖威风了,连个响屁都不敢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