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66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卢正平所说的那些事情,真实程度虽然不敢百分百的确定,但是可信度也并不低,毕竟他在对自己的问题上认罪态度还是非常好的,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已经背着两条人命,并且落网了,在这种情况下假如真的杀了范志,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承认的,承认了不会给他带来更重的刑罚,抵赖也不可能得到什么好处,另外一点,卢正平背着的那两条人命官司,作案手法可以用“简单粗暴”四个字来形容,虽然也比较凶残,但是却很直截了当,没有范志那么曲折,风格明显不同,尤其是关于他去案发现场那件事情的描述,与之前丁思源所提供的情况也基本相符,这也给卢正平的供述增加了一些可信度。

  至于当时卢正平隔着门遇到的那个在案发现场的人是谁,他认不得声音,说不出来,贺宁和汤力也没有办法,毕竟根据丁思源提供的情况,当天卢正平确实是没能进入到案发现场就匆忙的离开了,贺宁和汤力对此虽然感到有些遗憾,但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打算之后再争取从别的地方了解一下情况。
  临从c市返回a市之前,贺爸爸和贺妈妈提前买了好多熟食,一包一包装好了,还给汤力也带了一份,要他们都带回去吃,还千叮咛万嘱咐,说他们工作比较忙,作息不规律,所以买了这些吃的要抓紧时间吃,平时也要经常备一些点心之类的东西,以便忙不过来的时候也能填一填肚子,别饿坏了。
  汤力似乎没有想到居然也有他的份,从贺爸爸和贺妈妈手里接过来那一大包吃的时,脸上的表情有一点点古怪,最后倒也没说什么客气话去婉言谢绝,而是对贺爸爸、贺妈妈点了点头,道了个谢就收下了。这倒是挺符合他的性格特点,如果汤力说了很多的客气话,那贺宁才真的要感到惊讶呢。

  两个人带着贺宁父母给带的食物开车返回a市,这一次来c市的收获可以算是大,也可以算是小,取决于如何去看待,如果原本把卢正平当做是嫌疑最大的对象去看待,那么收获就很小了,如果仅仅把卢正平看作是与案件相关的一个人物,那么倒也算是没有白跑一趟,他总算给提供了一些东西。
  就在他们回到a市的第二天,公丨安丨局来了一个人,指名要见贺宁和汤力,贺宁和汤力还以为是以前打过交道的哪个人又跑来提供线索了,结果一打照面,发现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中年人,看年纪应该是五十岁上下,估计平日里也很少和公丨安丨局的人打交道,所以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两只手绞在一起,很不自在。
  “你是?”汤力开口询问对方的身份。
  “我……我叫范庆,我是范志的堂哥,”中年人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动作之快,就好像慢了一点都会惹人不满似的,他紧接着又补充一句,“远房堂哥。”
  “你有什么事?”
  “我前几天才听说范志死了,之前也不知道,”这位自称叫做范庆的远房堂哥略微显得有些慌张的说,“之前范志住在我家里头,我一直以为他还住在那儿呢,没曾想他居然出了事了。我家里头也不敢动,不知道你们觉得有用没有。”
  “范志住你家?”贺宁在一旁听了这话,吃了一惊,赶忙说出案发现场的地址,问,“这个应该不是你家的地址吧?”
  范庆听了之后摇摇头:“那可不是,我家不在那儿。我刚才可能是没说清楚,是这么回事儿,范志住的不是我家的房子……不对,是我家的房子,但是是我家的老房子,我家有一套老房子在郊边上,后来攒钱买了楼,就搬走了,老房子那一片的房子卖不上价钱,租又租不出去,但是又一直说要拆迁,所以我们也没舍得便宜卖了,就扔在那儿,等着以后什么时候拆迁了升值了再卖,前几年范志不是跟他爹妈还有妹妹都闹掰了么,从家里头出来也没有个地方住,后来想起来我家里有个房子空着,就来求我,让我把房子借他住住,我架不住他一个劲儿的跟我磨,最后就答应了,也不要他房租,反正房子一天不拆迁,就让他先那么住着,什么时候要拆了,他就走,或者他只不想住了,告诉我们一声,钥匙还回来,随时也可以搬走。这么长时间了,他也没怎么联系我们,我也没顾得上去管,结果前几天听亲戚说他死了,我赶紧跑去房子里一看,他东西都还在呢,这就有点儿慌了,也不知道他那些东西我能不能给清出去,今天过来问问你们。”

  贺宁听了他的话之后,感到有些惊讶:“他不是在外面租房子住么?”
  “租房子?”范庆被她这么一问,苦笑着摆摆手,“他跟家里头闹掰了,从爹妈那儿一毛钱都弄不出来,自己游手好闲的也不好好工作,哪来的钱租房子啊。他要是有钱租房子住,还用得着求我把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的破房子借给他?”

  贺宁感到有些疑惑,之前她和汤力去c市的时候,卢正平十分肯定的表示过范志住在案发现场,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在想要警告一下范志的时候,打算到那里去撬开房门进去打砸破坏,在这件事情上,卢正平没有必要撒谎,丁思源之前也确实看到过卢正平出现在案发现场门外,可是同样的,作为远房亲戚,范庆也同样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上面编故事,毕竟这是一桩刑事案件,并不是什么好事,与这件事情扯上关系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汤力的眉头也是微微隆起的,看样子他也对这件事存有疑问,只不过眼下并不是探究这个疑问的最佳时机,并且眼下也搞不清楚。
  “能不能带我们去你借给范志住那个房子看一看?”汤力问范庆。
  “行啊,正好,你们去看完了,告诉告诉我那里头的东西我应该怎么处理,”范庆答应的十分痛快,末了,他又有点不放心的问,“人不是在我那房子死的吧?”
  汤力对他摇摇头,范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贺宁和汤力立刻动身,跟着范庆一起去了他家的那套老房子,那套房子的确是在市郊比较偏僻的一处区域,所谓的楼也不过是几栋三层的小土楼,甚至连供热都没有,还需要自己烧炉子的那种,破破烂烂的立在那里,从楼上很多灰蒙蒙的窗子可以看得出来,这里实际上的住户已经不多了,可能绝大多数这里的房主,都有着和范庆差不多的念头。
  他们把车子停在楼前面的空地上,在范庆的带领下走进了其中一栋楼的一个单元门,范庆的那套房子就在一楼,他走到那扇有些破旧的老式防盗门前面,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然后站在门口没敢进去,似乎是在等贺宁和汤力的指示。

  汤力拿出了三副鞋套,把其中两副递给贺宁和范庆,自己也穿上一副,这才进了门,范庆紧紧的跟在他们两个的身后,亦步亦趋,生怕一不小心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会给自己惹上麻烦。
  范志的这个案子,在案发现场他们已经找到了大量的血迹,基本上可以肯定那里就是这个案子的第一现场,人绝对是在那里被杀害的,但是范庆如此言之凿凿的说,范志在从家里面与父母妹妹闹掰了搬出来之后,一直到遇害之前,都是住在他的这套旧房子里的,那么就算这里不是第一现场,也还是有可能是杀害范志的凶手来过的,说不定也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