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67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套房子本身就比较破旧,屋子里面也比较简陋,地上铺着的是花花绿绿的地板革,因为用的年头比较多,有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破损,地面上还有很多的污渍,加上已经有两年左右没有人住了,地面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他们穿着鞋套踩上去,立刻就会留下一个比较光亮没有灰尘的脚印,汤力看了看这种状况,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想要在这里提取足迹,也是难度系数极高了。
  屋子不算大,大概七八十平,客厅很小,有两个房间,屋子里面的东西非常的乱,地上扔着很多的塑料袋,还有废纸,吸过的烟头左一个右一个,扔了一地都是。
  汤力戴上手套,蹲下身来捡起一个烟头,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烟蒂上面的香烟品牌,然后又捡起另外一个查看起来,贺宁见状,明白了他的意图,也戴上手套帮其忙来,范庆贴着墙边站着,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妨碍了汤力他们做事。
  客厅的地面上一共扔着十几个烟头,汤力和贺宁把它们收集在一起,迅速的检查了一下,最后发现除了一个烟蒂上面的商标不一样之外,其他的都属于同一品牌。
  于是汤力拿出了一个小证物袋,把那枚商标不一样的烟蒂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

  随后两个人走进了这个房子其中的一个房间,很显然这里就是范志之前住的那间卧室了,屋子不大,里面有一张单人床和一张简易的桌。
  “这屋原来是我孩子住的。”范庆在屋门口探进头来,对他们说。
  汤力环顾了一下这间屋子里面的环境,发现屋子里杂物很多,简易桌的旁边有一把靠背椅,靠背椅上面堆满了皱皱巴巴的衣服,上面落了一层灰尘,再加上原本那些衣服应该也不是洁净的,靠近了之后就有一股不大好问的气味。汤力留意了一下,那些衣服里面什么都有,不仅有外衣,还有内衣、袜子之类的夹在中间,衣服也确实都是男性的款式,假如范志真的如他的远房堂哥说的那样,并没有在外面租房子住,那这里看起来倒确实像是他长住的地方,并且最后离开的时候也肯定是毫无防备的,所以家里面虽然凌乱,却又看起来一切正常,就连替换下来的衣物都没有来得及收拾一下。

  “汤力,来看这个。”贺宁站在建议桌的旁边示意汤力过去看看。
  汤力立刻朝贺宁走过去,贺宁的手里面拿着一个巴掌大的小笔记本,薄薄的小册子,那小册子皱皱巴巴的,封皮是印制的有些模糊的卡通图案,现在都已经卷了边,上面还带着几块被油给沾染到的污渍,看起来破破烂烂的。
  “这是范志的笔记么?”小册子里面乱七八糟的写了一些东西,贺宁先示意了一下在一旁伸长了脖子也想看个究竟的范庆,对他询问道。

  范庆一副被抓包一样的心虚表情,讪笑着凑近了一点,煞有介事的看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贺宁以为他想说这不是范志的自己,结果他摇了头之后,说出来的却是:“我不知道,我跟范志原来也不太熟,不认识他写的字什么样。”
  不认识你瞎凑什么热闹,凑过来看那么认真干嘛呀!贺宁在心里面偷偷的发个牢骚,脸上还不能显露出来,毕竟对方也是热心肠,特意跑去公丨安丨局给他们提供了线索,否则到现在自己和汤力还不可能知道范志还有一个住处呢。
  汤力看了看上面的字迹,都是零零星星写着的一些地名,有的是路名,有的是宾馆的名字,还有的是一些比较含糊的用来标注方位的描述,在这些记录的后面,还有潦草的数字,留意一下这些数字的规律,很快汤力就意识到那并不是什么奇怪的数字,而是记录着的一些时间。
  这些时间和地点代表着什么,具体的汤力自然现在还是无从得知,但是结合范志生前的所作所为,他们从接手这个案子以来听到的很多种说法,也就不难做出大致的判断了。汤力把这个小本子也收了起来,交给贺宁,然后才又继续去检查起这个房子里的其他情况,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值得留意的细节。
  房子里的其他地方仍旧是布满了灰尘,东西杂物很凌乱的堆放着,范庆在一旁小声嘀咕了几句,大概就是抱怨自己原本住在这里的时候,房子保持的很干净,结果借给了范志之后,居然被他给搞得好像垃圾堆一样。咕哝完了之后,范庆也意识到眼下好像并不是抱怨这种事情的好时机,于是就苦着脸不吭声了。

  其他地方再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汤力和贺宁就打算先离开,临走的时候叮嘱范庆,这个房子里面的东西先不要扔,可以进行清理的时候,他们会打电话通知。范庆对于这样的安排虽然不是特别满意,但也只能同意了。
  离开范庆的这套位于郊区的房子,汤力载着贺宁直接驱车再一次来到了范志的妹妹范洁家,对于汤力和贺宁的再次到访,范洁有些惊讶。
  “是我哥哥那个事儿有什么结果了么?”她开口询问二人。
  “暂时还没有。”贺宁带着歉意对范洁摇了摇头。
  范洁倒是并不很在意似的,一脸平淡的点了点头:“哦,没事,什么时候有结果了,你们给我们一个信儿就行了,毕竟是我哥,得有个交代。”
  “我们今天过来找你,是想问一问,你家里头有没有什么范志亲手写下来的东西?我们想要核对一下字迹。”贺宁向范洁说明来意。
  范洁一听,脸上的表情顿时就紧张起来,赶忙问:“什么意思?不会是我哥在外面跟谁写了欠条,欠了人家的钱吧?你先告诉我个数儿,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你不要紧张,不是欠条,我们就是单纯的想要确认一下范志的笔迹而已。”贺宁没想到范洁会把事情往那个方向去联想,连忙安抚她说。
  范洁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仍旧是一脸的为难:“我家哪有什么我哥的字迹啊,他上学那时候都是不做作业的人,不念了以后别说了,连街边小报都不看,说看多了字儿就头疼,他那有什么没事儿写点什么的爱好啊。再说了,他跟我们闹掰了之后,就搬走了,他的东西也不太多,能拿的他都已经给拿走了,剩下连他都不稀罕拿走的破烂儿,我们也都收拾收拾早就给扔掉了。”
  贺宁和汤力面面相觑,这种事,没有了就是没有了,肯定是没有办法勉强对方硬是给弄出来一副字迹,只是如果没有对比,又怎么能够确定在范庆的老房子里找到的那个小笔记本上面的字迹是不是范志本人留下的呢?那些东西到底是不是范志写下来的,就直接决定了这是否能够被当做是证据来看待。
  “范洁,谁啊?”三个人说话的功夫,范洁的丈夫从屋里探出头来问。
  范洁回头冲他摆摆手:“没事儿,公丨安丨局的,来问我家里有没有我哥写的东西,我告诉人家没有了,你赶紧去给给我妈喂饭吧,要不一会儿她又不吃了。”
  “我办事儿你还不放心么,都已经喂完了,一小碗儿,都吃了。”范洁的丈夫摆摆手,忽然好想想起来了什么似的,迟疑了一下,语气不太确定的问范洁,“你哥之前有一次跟咱爸咱妈借钱的时候,不是写过一张欠条么?还在不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