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72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房子里的地板是怎么回事?”贺宁问。
  丁思源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说:“水泥地被血染过之后,怎么刷感觉好像还是有印子,我怕被人看出来,就自己买了复合地板回来,把地面给铺上了,这样就没有人看得出来了。”
  到了这里,案子就基本上明朗了,只是贺宁还是有一个问题想不通。
  “你就那么怕自己找小。姐的事情被家里人和单位知道?宁可杀人?”她问丁思源。
  “我一直都是亲戚朋友还有单位里的人公认的模范丈夫,谁都说我是好老公,好爸爸,假如说光是工作受影响,大不了我就换个工作,或者到外地去,躲一躲风声,我怕的主要是亲戚朋友,还有我老婆知道,那我的名声可就彻底坏掉了,还得被人戳着脊梁骨,我实在是受不了,这一辈子,我都想做个好人,我不能接受自己的身上有污点,不能接受别人对我指指点点。”丁思源绝望之中又带着一点愤恨的说,“就怪范志!如果他不一个劲儿的敲竹杠,我就不会有今天了!”

  “范志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如果你自己不做那些事,你让他怎么敲竹杠?如果你不把面子和名声看的比什么都重,还不敢面对自己的错误,又怎么会有今天?”贺宁想不到这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人,心里面居然这么偏执,“为了维护一个虚伪的名声,现在一辈子都搭进去了,连改正错误的机会都没有了,你觉得真的值得么?”
  丁思源一愣,原本脸上的愤恨随着贺宁的话而渐渐淡去,两只眼睛的眼神也变得空洞起来,他呆呆的愣在那里,最后忽然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才是祸根啊!我才是祸根!”
  汤力和贺宁对视一眼,也叹了一口气。这个案子的被害人和凶手,一个是真小人,另一个是伪君子;一个因为自己的卑鄙下作,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另一个也为了保住一个虚名,枉顾别人的性命,到最后仍旧是一场悲剧。
  范志被杀的案子告破之后,贺宁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对于丁思源这么一个表面上道貌岸然,爱老婆疼孩子,背地里却赶着见不得人的勾当,最后甚至还杀人害命的伪君子,她感到不胜唏嘘,另一方面,自己第一次亲自参与到一个刑事案件的调查当中,并且成功的侦破了这一个时隔两年的人命案,这也让她感到十分的激动,连续好几天都出于亢奋的状态,之后才慢慢平静下来。
  与她相比,汤力可就要淡定的多了,毕竟他比贺宁经历要丰富很多,这已经是他经手的不知道第多少个案子了,所以依旧是波澜不兴。
  范志的案子告破之后,一晃就过去了三个月,通过这一次与汤力的合作,贺宁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原本她听汤力说“攻心”的时候,还以为他终于要突破自己,去和丁思源周旋了,结果最后倒是让她大开眼界,见识到了原来“攻心”还可以靠一言不发来完成。对此,汤力的回应倒是平淡极了。
  他说:“如果不心虚,他就不会怕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也是让贺宁有些哭笑不得的,在忙完了丁思源的案子,终于有了一点空闲时间之后,在某一天下班的时候,等其他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汤力忽然从自己的储物柜里拿出来了一包零食,放到了贺宁的办公桌上。
  正在收拾东西的贺宁被他冷不防的这一举动给吓了一跳,抬头错愕的看了看他,纳闷儿的问:“你这是干什么呀?哪儿来的这么多零食?”
  “买的,给你。”汤力把袋子往贺宁面前又推了推。

  这下子贺宁更惊讶了,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给我一个人的?为什么啊?”
  “我之前吃了你爸妈给的东西。”汤力一边说,一边又把东西朝贺宁推了推。
  贺宁从来不是那种喜欢跟人客气来客气去的性格,再加上又不是多贵重的东西,只不过是几包零食而已,扭扭捏捏也未免显得有些小家子气,还伤了人家礼尚往来的好意,更何况客气话说多了,自己桌旁这位搞不好非但不觉得自己礼数到位,反而还要嫌自己聒噪呢,于是她便没有再浪费口舌,大大方方的接受了汤力的这份回礼,当着汤力的面把塑料袋拉到自己的面前,打开来看了看,发现里面的那几样零食选的还真挺好,都挺符合女孩子口味的。

  “没看出来呀,你挑零食这么在行?你们男的不是都不太爱吃零食的么?”贺宁感觉有些好奇,直觉告诉她,汤力这种性格不像是会挑零食的人。
  汤力果然摆了摆手:“别人参谋的。”

  “哟?你为了买零食,还特意去找了个参谋呀?”贺宁有些惊讶。
  汤力轻咳了一声:“顺便。”
  “那就多谢你的顺便了!挺合我胃口的,以后干脆我就拿我爸妈做的东西跟你换零食算了!”贺宁拿起那包零食,对汤力道了个谢,随口开了个玩笑。
  汤力倒是个认真实在的性格,听了这话,点点头:“可以。”
  贺宁顿时失笑,和汤力打了个招呼,拿着对方送的零食就先离开了办公室,在走廊里迎面遇到了刚从外面结束工作回来的方圆,贺宁一看方圆这个时间了才回来,知道她一定是要加班了,于是赶忙拦下她,从袋子里拿出来一盒曲奇饼干递过去:“晚上是不是又不能准时下班了?你胃不好,别饿着,吃这个垫垫肚子。”
  方圆和贺宁的感情一向很好,所以也不和她客气,从贺宁手里接过饼干看了看,略微有些惊讶,她因为父母离异谁也指望不上,所以自力更生,平日里比较节俭,贺宁虽然家庭健全,但是父母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之前为了给家里的老人看病,把家里的积蓄花的也不剩多少,贺宁为了不给父母增加负担,也一向是自给自足,因此消费观念也向来比较理性一点,很少买太贵的东西。

  “太阳这是打哪边出来的呀?”方圆有些好奇的调侃贺宁,“这个牌子的曲奇可不便宜,我是舍不得买,你怎么突然对零食这么大手笔了呀?”
  “哪儿呀,我可舍不得,别人给买的,这不是心疼你,怕你加班胃疼所以才给你的么,你再问东问西的,我可就收回来了啊!”贺宁佯装生气,和方圆开起玩笑来,不过她故意没有说出这些零食的具体来源,免得方圆又问东问西的瞎打听,自己调来a市之后,虽然从来没有去刻意提起之前的事情,但方圆因为对自己了解很深,所以慢慢的似乎也猜到了什么,也正是因为这样,贺宁才更怕方圆因为关心自己的事情而产生过多不必要的联想,徒增烦恼。

  方圆手头确实有事,所以也没有闲心去深挖这个送零食的人到底是谁,笑呵呵的回应了一句就赶忙回办公室去了,贺宁也转身准备下楼去,这一转身就看到林飞歌站在不远处,正用复杂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呢。
  林飞歌是贺宁的大学同学,在学校的时候两个人就不大对盘,林飞歌的家庭条件比较好,因此也养成了她势力的个性,喜欢捧高踩低,又有着想要出风头的心,只可惜容貌欠佳,成绩平平,也没有什么突出的才能,所以一直也未能如愿,这也就罢了,偏偏贺宁这么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姑娘,在那三个方面统统碾压了林飞歌,并且从大一军训开始就一直都是学校里面的风云人物,这让林飞歌感到大为恼火,对贺宁没有什么好感的,或者应该说十分的反感,经常背后说一些不大中听的酸话,有点想要别苗头的意思,只是贺宁平日里总是笑呵呵好脾气的模样,真的生气起来,也是一个牙尖齿利的角色,林飞歌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因此便总惦记着暗地里拆台搞破坏,几次明里暗里的交锋之后,林飞歌没占到便宜,贺宁也没吃亏,两个人之间的梁子就算是结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