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75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汤力蹲下身,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巧的卷尺,量了量那个缺口的宽度,又掏出随身的小记事本记录下来。
  旁边一直好奇他们两个举动的人看到汤力这一举动,顿时恍然大悟,小声对自己的同伴说:“哦,肯定是市政的人,看桥栏杆坏了准备安排修理呢!”
  贺宁耳朵灵,听到了之后差一点笑出来,还好及时忍住了,她偷偷的在心里感慨人们的联想能力有多强,同时又觉得这样的误会也挺好,至少不会引起什么恐慌情绪。当然,更让她感到惊讶的还是汤力随手掏出来的那个便携卷尺。
  “你随身怎么还带这些东西啊?”贺宁好奇的问汤力。
  汤力一边把随身的小记事本收好,一边回答说:“有备无患。”
  很好,这样讲话实在是太符合汤力的个性了,贺宁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有涉及到与案件有关的话题时,汤力的话才会多起来,除此之外就立刻变成了一本行走的成语词典,贺宁还专门数过,除了讨论与工作有关的事情字数略多之外,其他时候汤力的话都在十个字以内,偶尔破例,基本上也没超过十几二十个字,这对于贺宁这种一开口就滔滔不绝的性格来说,实在是有些难以想象。
  “怎么样?你觉得尺寸相符么?位置呢?”她收回自己的心思,问汤力。
  汤力点点头:“目测差不多。”

  “那咱们就就到桥那边,要是没有什么更值得注意的细节,咱们就回局里去吧,查一查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失踪人口。”贺宁看看已经完全暗下去的天色,觉得再继续逗留在这里也没有更多的意义,像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除非是刚刚造成的痕迹,或者栅栏缺口那么明显的,否则基本上不大可能保留下来,所以再怎么迟迟不走,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意义。
  汤力表示同意,两个人继续按照方才的分工,把余下来的桥面也走了一遍,的确没有什么别的更值得注意的东西,于是便折返回去,下了桥,开车返回公丨安丨局。这时候刘法医他们也已经收队,看样子晚上公丨安丨局“开夜车”的人不会太少。
  回去的路上,汤力问贺宁:“我送你回家,失踪人口我查。”
  “不用,”贺宁拒绝了他的好意,“我这也惦记着尸检的结果什么的,回家也呆着不踏实,而且这个案子刚刚接手,还有好多未知数,万一半夜里又有什么别的进展需要人,我不也得往局里面赶么,还不如跟你一起回局里去呢。”

  汤力听她这样说,便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劝她回家。
  他这么痛快就接手了自己的决定,贺宁有点意外:“你这就同意啦?我还以为你会为了表现一下自己的绅士风度和善意,坚持要送我回去休息呢!”
  汤力扭头看了贺宁一眼,认认真真的摇摇头:“最大的善意是尊重你的意愿。”
  他的话虽然很简短,语气也十分平淡,贺宁却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一把无形的锤子重重的敲了一下似的,没想到汤力这个少言寡语的男人,偶尔说起话来居然也这么有哲理。人和人之间确实需要互相关心,互相照顾,彼此体贴,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有很多人,打着关心你、为你好的旗号,把他们的意愿强加到你身上,要求你必须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不管你自己原本的打算是怎么样的。很多时候,你又不得不屈服于对方的这种“关心”,以免让对方觉得自己不识好人心,然而当你按照对方的要求,活成了对方想要的那个样子,在某一天的某一时刻,对方却有可能忽然之间就变了脸,反过头来指责你为什么不对自己的生活负责,反而要把这份责任压倒了别人的身上,他喘不过气来,需要一个人调整一下。

  贺宁想起当初自己在毕业前准备报考的时候,是多么的渴望成为一名一线刑警,但是就因为有那么一个“为你好”的人,极力反对,希望她做内勤,能够更稳定一些,以便在未来有更多的时间来“主内”,她又是多么的一时糊涂,竟然因为之前的感动而稀里糊涂的接受了这样的安排,直到血淋淋的事实摆在面前,才猛然惊醒,意识到自己当初是多么的蠢笨。
  是啊,真正为了一个人好,难道不是尊重这个人自己的意愿么?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对方,那不是为了对方好,而是为了自己好而已。
  幸好,自己醒悟的还不算太晚,一切都还来得及。

  “好!那咱们就直奔公丨安丨局!”贺宁迅速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姿态潇洒的挥了挥手,姿态昂扬的样子,好像是她在指挥汤力去往什么目的地似的,顺便指了指自己放在车后座上的那个塑料袋,“正好,你拿给我的零食,我还没拿回家去呢,今天晚上‘开夜车’,肯定会饿,咱们就拿这些来填肚子吧!”
  汤力默默的点了点头,贺宁也对他这种沉默的回应习以为常,两个人很快的回到了公丨安丨局,立刻动手查起最近一段时间的失踪男性信息来。
  虽然先筛查失踪人口信息是必须要做的步骤,但是贺宁并没有把希望压在这上头,毕竟以她为数不多的经验来看,往往这种时候能从失踪人口那里查到线索的几率至多也只有百分之五十而已,大多数人在被人发现报警的时候,其家属还以为这个人什么事都没有呢。
  果不其然,查了一大圈,发现这一时期a市竟然没有报案失踪的男性。
  不过还好,到了半夜的时候,刘法医打了电话通知他们过去聊聊尸检的事情,对死者尸体的检查已经有了一点新进展,这个“夜车”总算没有白开。
  贺宁到了半夜里的时候,整个人早已经困倦极了,只觉得两眼发花,脑子里好像全都是浆糊一样,到最后终于支撑不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汤力没有叫她,默默的继续筛查着失踪人口的相关信息,一直到刘法医的电话打过来,才把贺宁从短暂的睡梦中惊醒,赶忙打起精神来,和汤力一同到刘法医那边去。
  刘法医也是在把尸体带回来之后的第一时间就着手进行尸检,现在已经对死者的死因及其他情况都有了进一步的掌握,也知道汤力他们肯定同样没有休息,都在局里加班,所以就打电话叫他们过去交流一下当下能够掌握的情况。

  “通过骨龄来推测,这名死者年龄应该是四十五到五十五岁之间,在他的胃内容物里面检验出了酒精成分,并且有肺水肿的情况,肺泡中有水,应该是活着被人关在箱子里淹死的。”刘法医对很快赶过来的汤力和贺宁说出了他的结论。
  贺宁一听这番话,本能的做出来推测:“刘法医,那也就是说这名死者是被人灌醉了之后,趁着神智不清的时候装进箱子里,并且用行李绳捆扎起来,因此才没有明显的反抗迹象,对么?”
  “那倒还真不是,”刘法医摆摆手,“酒精成分是有的,但是远远不足以让人达到神智不清的程度,除非这个人有病理性醉酒,否则就一定不会达到不省人事的那种程度。”
  贺宁略微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很难想象一个成年男子会在没有失去意识的情况下,穿上那么一件样式夸张的连衣裙,还任由别人把自己塞进一个大箱子里,捆个结实扔进河里,难不成现在这世道还真有人那么胆大包天,私藏或者私造了枪支么?别说是比自己体力说不得更好一些的男性,就算是自己遇到这种事,只要对方不是真的把枪顶在了自己的脑门儿上,哪怕是拿着尖刀,自己也得放手一搏才行,没道理坐以待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