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
第79节

作者: 一眼初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
  “傅雨是住这儿么?”贺宁仔细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姑娘,心里偷偷的猜测着她会不会就是他们要找的傅雨。
  小姑娘皱了皱眉头:“好像是吧,最里头那屋,你们自己进去吧。”
  说完她也不等贺宁他们做出什么回应,转身就走,一边走还一边拿手机打电话,语气很不高兴的对电话那边的人说:“你怎么搞的啊!属蜗牛的吗?!刚才问你就说到楼下了,结果现在还没上来!害的我白白给别的屋的人开了门!”
  贺宁一边朝里面走,一边朝四周看了看,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合租屋,客厅已经被用墙隔了起来,变成了另外一个卧室,只留下一条狭长的小走廊,走廊尽头是卫生间,两侧则是一闪一闪紧闭着的门,给他们开门的那个小姑娘径直走进了距离大门口最近的房间,重重的关上了门,没有继续理睬他们的意思,贺宁和汤力只好自己按照她刚才指的方向,朝最里面的房间走去,走到了门口,考虑到现在的季节,大多数人都不会穿得非常厚实,不管对方是不是傅雨,始终是一名年轻女性,要是汤力直接在这么一个毫无防备的时候出现在对方面前,恐怕不大方便,所以汤力在距离那个房间一段距离的走廊里等着,由贺宁过去敲门。

  贺宁走到门口,举起手来在门板上轻轻敲了三下,门板很薄,敲门的声音听起来又脆又响,门里有个女声响亮的应了一句,随后门就开了,一个有些睡眼惺忪的女孩儿出现在门口,年纪和刚才给贺宁他们开门的那个姑娘差不多的样子,一头酒红色的中长发乱糟糟的披在肩头,打开门看到一个陌生人站在门口,也有些茫然,又朝周围看了看,发现还有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这才开口问:“你找谁啊?”

  “你是傅雨么?”贺宁开门见山的问。

  红头发女孩儿点点头:“是啊,你谁啊?”
  还真是傅雨,而且看样子她不像是想要逃跑的嫌疑人的模样,贺宁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看了看傅雨身上穿着牛仔裤和t恤衫,没有什么不妥的,这才招招手,示意汤力过来,顺便摸出了自己的证件给傅雨看了看。
  “丨警丨察?”傅雨一看登门的人是丨警丨察,神色一下子惊慌起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你们可别抓我呀!”
  傅雨这么一开口,一下子把贺宁和汤力给搞得愣住了,正常人自然不会有谁见到丨警丨察的第一反应是道歉的,可是如果说她是因为与死者的死有关,为什么又会说出“我错了还不行么,你们可别抓我啊”这种话呢?
  汤力没有开口,贺宁这一次也选择了沉默,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与其贸然开口,还不如等着对方先沉不住气,再根据她说出来的内容做判断。
  打定了主意之后,贺宁就一言不发的抱着怀看着傅雨,傅雨说完那句话之后,一直等着贺宁他们的回应,偏偏他们不说话,傅雨也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于是也瞪着眼睛端详他们两个,等了好半天,才终于忍不住了,眉头一皱,一脸不开心的说:“你们倒是说句痛快话啊,是我道歉还是赔钱,怎么着都行,只要你们别抓我去公丨安丨局就行,咱们私了,私了行不行?我承认干那事儿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在老板娘的减肥茶上面都涂上洗衣液,我就是一时生气,嫌她扣我钱,就想临走的时候报复报复她,她成天喝减肥茶减肥不是么,我就帮她滑滑肠子。她不也没出什么事儿么?住院了?要是住院了,医药费我出还不行么!”

  敢情她以为自己和汤力是因为老板娘报警所以才来的,是来追究她对老板娘做的那个恶作剧。虽然说往人家的减肥茶茶包上面涂洗衣液是不好的,但是性质与死者身上那件连衣裙比起来,还是要轻上很多,所以贺宁决定不予理睬。
  “我们不是为了那件事,是因为别的事情想要找你了解一下情况。”她一边说一边拿出那条裙子的照片,递给傅雨,“你有没有租过这么一条裙子?”

  傅雨接过照片看了看,二话不说就痛快的点了点头:“租了啊,怎么了?”
  “你为什么要租这么一条裙子?”汤力一听她承认了,也开口问了一句。
  傅雨表情奇怪的打量了汤力一番,发现他们不是因为老板娘的事情而来,这让她顿时就放松下来许多,撇撇嘴说:“这还有什么为什么的呀,有需要,能用到,就租了呗!为什么租,因为买太贵呗!”
  汤力也不再多说什么,面无表情的直直看着傅雨,傅雨被他看的有些发慌,偷眼去瞄贺宁,希望这个看起来挺好说话的女丨警丨察能给自己一点提示。贺宁当然没有这个给自己搭档拆台的爱好了,就假装不明白她询问的眼神,不作回应。

  傅雨看贺宁不理睬自己,没有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开口问:“怎么了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租了条破裙子,还有什么大罪过啊?还这么盘问我。”
  “那裙子你租来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汤力又问一遍,表情更严肃了几分。
  傅雨抿了抿嘴意识到这个问题自己是搪塞不过去的,只好不太情愿的说:“我是帮别人租的,人家要干什么用,我上哪儿知道去啊,又不关我的事。”
  “你帮什么人租的?”
  “不认识,一男的,给我钱让我去帮忙租裙子给他,除了押金之外,额外给我五十块钱,我就同意了。”傅雨说到这里,忽然一下子瞪圆了眼睛,“我的妈呀,不会是让我去帮忙租裙子的那个男的,是个变态吧?”
  “你说的那个人长什么样?是干什么的?”贺宁问傅雨。
  “我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呀,不过我可跟你们说清楚啊!我真不认识那个人,就是纯粹到不能更纯粹的雇佣关系。”傅雨忙不迭的撇清自己。
  “你不认识他,他为什么会找你帮他租衣服?”贺宁对傅雨的说辞存疑。

  傅雨着急了:“你们怎么还怀疑我啊?我真不认识他!就是我那时候还在之前打工那家服装店,有一天也没什么顾客,那男的就进来了,他刚进来的时候我还挺奇怪的,因为那个店也不太大,里面卖的都是女装,别说男装了,大号的袜子都没有!他一进来我还纳闷儿呢,以为他是进来给老婆或者女朋友什么的买买衣服当礼物,也没多想,他进来转了一圈,就过来跟我说租衣服的事儿,问我能不能帮他的忙,我当时的第一反应觉得他肯定是想要把我支走,偷店里的衣服,所以就拒绝了。”

  “那后来为什么你还是去租衣服了?”贺宁问。
  “我想要那五十块钱行不行?”傅雨略显不悦的翻了翻眼皮,“那人说让我锁了店门过去帮他租衣服,然后再回来开门继续看店,我一想,反正店里头也没有生意,往常那个时间就是清闲的要命,也没有人会来,我何苦在那儿空守着,还不如偷个空,赚点小外快也挺好的,那边也不远,就在隔壁街上而已。”
  “既然就在隔壁街上,那个男人有手有脚的都已经来到你们店那里了,他为什么不自己去租,还得多花五十块钱雇你?你就不觉得奇怪么?”贺宁对傅雨的说法略微有些怀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