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建立的大元王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第6节

作者: 凌峰公子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离开斡难河不到两个月,当铁木真再回到这片生于斯,长于斯的草原之时,眼前的一切在的他眼里都变得陌生了。昔日的汗帐里,已经没有了父亲的身影,并且父亲的身影将永远不会再出现。一想到这里,铁木真扑然倒地,放声大哭。蒙力克则是在铁木真的身侧沉默不语。
  当铁木真在汗帐中彻底释放着悲伤情绪之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铁木真的耳边响起:“孩子,你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在这里痛哭,而是去巩固自己的部下,建立自己的部众。你的身上承载着乞颜部的未来。”
  这时铁木真和蒙力克回身,不知何时,蒙力克的父亲,察刺合老人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
  只是,对于眼下的乞颜部来说,铁木真已经没有丝毫巩固部下,建立部众的机会了。在蒙力克离开斡难河,去捕鱼儿海接回铁木真的这段日子里,泰赤乌部首领的塔儿忽台已经说服了主儿乞部首领撒察别乞脱离乞颜部自立门户。原因是,他们不能接受被一个九岁的孩子领导。而根据草原上百年来的规矩,在一个部族的首领离世之后,部族的新首领该由部族中的长老以“忽里勒台”大会的方式,进行公开表决和推举。而往上推三代,俺巴骇,忽图刺,也速该的汗位,都是由部落长老推举而来。

  眼下,九岁铁木真的掌权之路,于情于理,都是走不通的。而也速该的两个兄弟捏昆太石和答里台虽有血统,但在乞颜部却威望不足。于是,一个强大的乞颜部,在也速该死后,便迅速的分崩离析了。
  后来,在某一个天空阴沉的早上,当铁木真从睡梦中醒来之时,泰赤乌部首领的塔儿忽台和主儿乞部首领撒察别乞已经带着自己的部众开始往斡难河的下游迁徙。
  蒙力克的父亲察刺和看到这一幕,想要去劝阻,但是泰赤乌部的首领的塔儿忽台却对察刺和说道:“深渊已经干涸,坚石已经破碎,我们不走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眼看塔儿忽台执意要带着泰赤乌部的族人离去,无可奈何的察刺和老人只能无奈的拉住了塔儿忽台跨下之马的的缰绳,苦劝他为了部族的强盛,不要弃乞颜部而去。但是,察刺和老人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见察刺和老人不肯撒手,塔儿忽台抬手就是一枪,刺向了察刺和老人的背部。随着察刺和老人的缓缓倒地,塔儿忽台带领着泰赤乌部往斡难河下游迁徙而去。
  继泰赤乌部之后,主儿乞部也在首领撒察别乞的带领下,往怯绿连河迁徙而去。又过了数日,也速该的两个兄弟捏昆太石和答里台眼见斡难河畔的族人越来越少,便也带着乞颜部的族人逐水草而去。

  秋日的草原一年金黄,夏日盘旋于天空的鸿雁也早没了踪迹,在也速该死后仅仅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他的遗孀和孩子们,便被他曾经的族人彻底遗弃在这昔日雄鹰展翅的斡难河畔……
  日期:2020-11-04 11:50:39
  第五章 命运的魔咒
  公元1172年,秋天的斡难河畔,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金黄。
  在这个萧瑟将至的初秋里,铁木真看着一批批的族人离开了这片曾经让他们有所归宿的牧场。
  刚开始,看着这些牧民的纷纷离去,铁木真还会有所痛心。但随着族人的越走越多,铁木真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冷漠,直至对那些族人的离去视而不见。
  这时的铁木真却在心里暗暗发誓,迟早有一天,他要掌握无上的权力,让这些人再重新汇聚到他的旗下;迟早有一天,他要彻底结束这种由氏族主导部落未来的制度;迟早有一天,他要将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在他一个人的手上……
  然而,铁木真在心里默默发完誓之后,他们一家不得不面对眼下的悲惨处境。毕竟与掌握无上的权力相比,此刻更需要考虑的是一大家子该如何填饱肚子。
  现在简要的说一下也速该死后,铁木真一家的家庭成员状况。
  此时,也速该正妻诃额仑所生的儿子合撒儿七岁、合赤温五岁、铁木真九岁,妹妹铁木仑还睡在摇车上;侧妻速赤格勒所生的儿子别克帖儿八岁,别勒古台六岁。
  这就是铁木真眼下的一家,寡妻幼子的一家。而族人们在离他们而去时,却连一只小羊羔,和一匹小马驹都没有留给他们。秋日的斡难河畔,铁木真一家就是这样无情的被放逐在了无边的荒野。
  在遭遇生活的变故之后,生性明智的诃额仑和速赤格勒两位母亲,穿起了百结的衣服,扎着破烂的裙子,开始来往于斡难河畔,手持着桧木橛子,或采拾野果,或掘取红蒿草根,野葱韭菜,抚养着幼小的儿子们。
  作为也速该托孤之人的蒙力克家族,看着铁木真一家的惨状,会不时将自己的马匹和牛羊给铁木真一家送来一些。而在斡难河北岸,当札答阑部听闻乞颜部的变故,又获知也速该遗孤的惨状之时,作为也速该安答的札答阑部大汗,时常也接济铁木真一家一些吃穿用品。札答阑部大汗的儿子札木合每次来找铁木真时,也总是能给铁木真一家带来一只小羊羔或小马驹,亦或是一只小牛犊。

  铁木真一家,就是在故人的救济,自身的顽强之下,艰难的在斡难河畔生活着。
  就这样,在日日为生存而奔忙,夜夜与孤独相伴的岁月里,铁木真一家熬过了草木一秋,熬过了北风吹雁,熬过了大雪纷纷的四年艰难的岁月。
  ……
  日期:2020-11-04 13:04:28
  四年后,铁木真十三岁。
  初春时节,雄踞于蒙古高原的不尔罕山(今蒙古肯特山),在春日里开始了冰消雪融。而发源于不尔罕山的斡难河,在经过冬日的枯水期之后,又有了潺潺流水。

  在斡难河畔一处不起眼的草丛里,铁木真十一岁的弟弟合撒儿蹲在那里一动不动已经很久了。顺着合撒儿的目光看去,在合撒儿的正前方,一只云雀正在毫无知觉的向合撒儿靠近。当这只云雀进入到合撒儿的攻击范围之后,合撒儿那灵活的身形,猛然扑向了那只云雀。
  于是,一只可爱的云雀,得偿所愿的被合撒儿抓在了手里。幼小的合撒儿,一阵会心的笑了。
  当合撒儿开心的将这只云雀抓在手里,准备回家将它送给四岁的妹妹铁木仑之时,恰逢遇见了也速该侧妻所生的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兄弟二人。
  看着合撒儿手中的云雀,别克帖儿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别勒古台,而后对合撒儿说道:“合撒儿,能把你的云雀借我们看看吗?看完我们就还给你。”

  看着合撒儿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别勒古台又跟着说道:“我就看一下,看一下就还给你。”
  合撒儿还在犹豫之中,别克帖儿的手已经伸了过来。而后,在半推半就之中,别克帖儿兄弟终于将云雀哄到了自己的手里。
  一阵把玩之后,合撒儿要向别克帖儿兄弟讨回那只云雀。可这时,别克帖儿兄弟却说什么都不肯了。情急之下,合撒儿想上去抢夺,结果却被别克帖儿兄弟合起来揍了一顿。
  受到欺负的合撒儿,一边心疼着自己费了好大劲儿才抓到的云雀,一边抹着眼泪往家的方向走去。当合撒儿哭着回来之时,却恰好遇上了刚刚砍柴回来的铁木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