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建立的大元王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第12节

作者: 凌峰公子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只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一年半之后,一则上天的谶言,打破了斡难河的平静。
  昔日平静的斡难河畔不知何时传出了一条上天谶言——“在斡难河的流经之地,不久的将来,将会出现一个天命之人,这个天命之人,将会带领着草原部族走向统一,继而向昔日的死敌金国复仇。”

  这条谶言一经流传,便在斡难河两岸的乞颜部和札答阑部之间产生了巨大反响。部族的子民都在纷纷猜测,这个天选之人,到底是昔日乞颜部首领也速该的儿子铁木真呢?还是现金札答阑部的大汗札木合呢?
  若是论实力,此时的铁木真完全没有办法和札木合相提并论,此时的铁木真尚且寄居在札木合的篱下,又哪儿有和札木合来竞选天命之人的资格。但是从血统上来讲,铁木真作为部落联盟首领俺巴骇汗、忽刺图汗以及乞颜首领也速该汗的继承人,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便被笼罩着英雄家族和英雄之子的光环。而这些,恰恰又是札木合这个乞颜部族的外姓人所不具备的。
  当这道神秘的谶言在斡难河畔流传之时,铁木真和札木合一开始对其都是一笑置之。但是随着牧民对这道神秘的谶言猜测日久。铁木真和札木合再见面的时候,脸上都相较于平日多了一些尴尬。
  而在这个时候,出人意料的是,蒙力克竟然举家投奔了札木合。
  曾经,在铁木真一无所有的时候,作为叔叔辈的蒙力克都没有抛弃铁木真。而如今,在铁木真一家情况好转之后,蒙力克一家却弃铁木真而去。
  没有人知道蒙力克的用意所在。但蒙力克的所作所为,却又分明在告诉斡难河畔的牧民,或许札木合才是那个上天选定的统一蒙古诸部之人。
  蒙力克的离去,或多或少还是让铁木真的心中产生了一丝失落。但是对于札木合来说,连蒙力克都投奔了他,更是让他自认为自己将会是那个统一草原诸部之人。
  此时的我们不能怪此时的札木合这样想,因为铁木真虽然和札木合有着深厚的感情。但是他们乞颜首领和札答阑部首领的身份,同时也赋予他们政治角色。而感情,对于玩政治的人来说,是奢侈的。
  终于,在铁木真22岁这一年的春天,在铁木真和札木合将部族迁往牧场的路上,札木合对铁木真说道:“铁木真安答啊!依山居住,牧马的人可得住帐房,你说,对吧?靠水居住,牧羊的人得饮食吃,你说,是不是这样?”
  此时的铁木真对于札木合提出的问题,那是一头的雾水。待他搞明白之后,他和札木合近二十年的友谊,已经走到了尽头……

  当铁木真不明就里,将札木合的话转达给自己的母亲诃额仑,以求向母亲寻求答案之时。这位日渐苍老的母亲已然明白了,自己的儿子该到了和他的安答札木合分手的时候了。
  于是母亲诃额仑告诉铁木真:“札木合是想告诉你,牧马和牧羊是有区别的。以此来提醒你,你和他主客有别。既然如此,你和他都该回到自己的位置。至于谁住帐房,谁逐水源,已经不重要了。”
  听完母亲的话,铁木真连夜带领着忠实于自己的乞颜族人,朝着札答阑部相反的方向迁去。
  离去的那天晚上,一轮明月高悬草原天际。第二日清晨,札木合目之所及之处,已再也看不到自己昔日安答铁木真的半点影子。而同样站在不远的蒙力克,面向铁木真离去的方向,目光再一次变得深邃起来。

  ……
  日期:2020-11-07 00:10:20
  放马的人住进了山下的帐房,牧羊的人栖居在了河边草场。
  离开了札木合,铁木真虽然心底有些失落。但是铁木真并没有在消沉的意志里停留多久,很快便从札木合阴影下走了出来。并开始在古连勒古山下的桑沽尔河(今僧库尔河)聚集部众,重整乞颜部。
  逝者如斯夫,日月复西东。经过铁木真的苦心经营,加上其兄弟合撒儿,合赤温,别勒古台,铁木哥等人的鼎力支持,以及好友博尔术,者勒篾等人的忠心相助,乞颜部在离开札答阑部之后的日子里,很快便焕发出新的生机。
  听闻铁木真在桑沽尔河整饬部众,昔日在斡难河畔私自放走铁木真的泰赤乌部少年赤老温、者勒篾的弟弟速不台、把鲁刺思族的忽必来等人相继来投,而这些人,都在不远的将来,为铁木真征战天下的霸业,立下了赫赫战功。
  再往后六年多的时间里,随着乞颜部的势力越来越大,曾经在也速该死后,归附于札答阑部的札刺亦尔族、塔尔忽惕族、敞失兀惕族、巴牙兀惕族、忙忽惕族、别速惕族、速勒都思族、晃豁坛族、速客客族、以及昔日已经抛弃铁木真一家的也速该的哥哥捏昆太子家族和也速该的幼弟答里台家族,以及撒察别乞领导下的主儿乞部等等,相继投入到了铁木真的麾下。而铁木真那美丽的妻子孛儿帖在这六年多的时间里,又相继为铁木真生下察合台、窝阔台二子。

  对于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族人以及自己新生儿的到来,铁木真秉持着来者不拒的接收原则,极力壮大着乞颜部众。而那些昔日熟悉又陌生的族人来到铁木真所在的桑沽尔河之后,都自称是奉了天地的神祇(qi),共尊铁木真为草原上至高无上的汗。而这天神的神祇,在一开始,到底是在何时何地流传,却又没有人能够说得清。

  公元1189年,时年28岁的铁木真,经过近十八年的成长,终于又重新站在了父亲也速该曾经站立的位置。这十八年,是风雨如磐的十八年;这十八年,是渡尽劫波的十八年;这十八年,铁血铸心的十八年。乞颜部,在土崩瓦解了十八年后,终于又汇聚在了同一面旗帜下,接受着同一个人的领导,奉行着同一个人的指令。
  此时的铁木真,有着捏昆太子和答里台两位叔伯,有着术赤、察合台、窝阔台三个儿子;有着别勒古台、合撒儿、合赤温、铁木哥四个亲兄弟;有着博尔术、赤老温、者勒篾、忽必来、速不台等众多得力干将。此刻,作为前任乞颜汗的也速该,若是能看到自己后继有人的这一幕,似乎也到了该瞑目的时候了。
  也是在这一年,铁木真在叔伯、兄弟,子侄、以及众多部族首领的支持下,在古连勒古山下的桑沽尔河(今僧库尔河),称乞颜汗。在父亲也速该离世的十八年后,铁木真终于将乞颜部的大权掌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铁木真其实和札木合一样,一直记得五年前,在斡难河畔流传的那道长生天的谶言——“在斡难河的流经之地,不久的将来,将会出现一个天命之人,这个天命之人,将会带领着草原部族走向统一,带领着草原部族去向昔日的死敌金国复仇。”
  在古老的桑沽尔河之畔,在铁木真称乞颜汗的那一天,当铁木真接受众多部族首领朝拜的那一刻,铁木真也坚信,上天选定的那个统一蒙古各部的命定之人,一定会是他铁木真。
  在札答阑部,当铁木真昔日的安答札木合听到铁木真称乞颜汗的消息之后,脸上却没有出现半点愉悦之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