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建立的大元王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第15节

作者: 凌峰公子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只是这些事,铁木真做在手上,而札木合看在眼里,却也没有做出什么针对铁木真的军事行动。
  就这样,日子在铁木真的挑衅,札木合的忍让中平淡无奇的过了下去。

  公元1193年,时年31岁的铁木真,迎来了他人生中最喜爱的一个儿子——拖雷。
  为了庆祝这个新生儿的到来,铁木真携母亲诃额仑,妻子孛儿帖,邀请叔叔答里台,主儿乞部首领撒察别乞、泰出以及蒙力克等人及其族人在桑沽尔河畔宴饮。
  牛羊上桌,酒菜备齐。宴会之上,随着铁木真一声吆喝,负责斟酒的司厨先后给在座的铁木真、诃额仑、合撒儿、主儿乞部首领撒察别乞、泰出等人斟满了杯中酒。由于铁木真的司厨搞不清楚主儿乞部女人之间的尊卑关系。在疏忽之下,司厨先是给撒察别乞的小妾斟满了酒。但是,此时在坐的撒察别乞的母亲豁里真和后妃忽兀儿臣却不干了,当即站起身来,丝毫不给铁木真面子,对负责斟酒的司厨就是一顿毒打。

  本来一场好好的宴会,由于这斟酒的先后顺序,乱了在座之人的尊卑,让这场宴会的气氛一度变得尴尬。也让铁木真的心里一阵不快。
  特别是当司厨当众哭诉道:“要是也速该大汗和捏昆太子还在的话,我也不至于受这样的毒打。”
  听完这话的铁木真,心里更不是滋味。

  而就在这时,宴会的会场之外,又发生了一阵骚乱。铁木真起身查看,发现自己异母弟别勒古台的右肩正在淌血。
  铁木真上去询问缘由,得知其原因竟然是主儿乞人偷了乞颜人的马缰。负责乞颜部会场秩序的别勒古台去找主儿乞部的负责人不里孛阔理论。但不里孛阔在这件事情上护犊子。有理说不清的别勒古台随即敞开了膀子,和不里孛阔在会场上展开搏斗。而这不里孛阔号称主儿乞部的第一勇士,在搏斗中,别勒古台的右肩被不里孛阔砍伤。
  得知这个情况,已经接近暴怒的铁木真随手抄起了一根捣马奶的棍子,见到主儿乞人就打。很快,在铁木真的带领下,这场庆祝拖雷出生的宴会,变成了乞颜人与主儿乞人的斗殴场,双方打的是面红耳赤,人仰马翻。
  这场斗殴的最终结果是铁木真抓了主儿乞首领撒察别乞的母亲豁里真和后妃忽兀儿臣。而主儿乞那边则是绑了在斗殴中受伤的别勒古台。
  后来,经过数天的谈判,双方达成和解。主儿乞人送还了受伤的别勒古台,而铁木真也送还了撒察别乞的母亲母亲豁里真和后妃忽兀儿臣。但尽管如此,这乞颜人与主儿乞人的这道梁子也算是结下了。
  尽管大家同为合不勒汗的子孙,铁木真和撒察别乞、泰出等人也算是堂兄弟。但是在那个草原由氏族统治的时代,是没有什么亲情可言的。

  ……
  日期:2020-11-08 09:06:16
  乞颜人和主儿乞人达成和解之后,双方各自回到自己的牧场生活,其间虽小有摩擦,但是也没有爆发大规模冲突。就这样,又过三年之后,长生天给铁木真送来了一个向塔塔尔部复仇的机会。
  公元1196年,给金国当了近40年马前卒的塔塔尔人,终于和金国翻了脸。其原因竟然是近些年来,自己伙同金国洗劫其它草原部族之后,金人分给其的财物越来越少,有时候甚至不分。这时间久了,就让塔塔尔人心里产生了怨恨。这一年,当金人再命令塔塔尔人和自己一起洗劫草原其它部落时,塔塔尔人对其进行了严词拒绝。

  一听昔日的小弟现在竟然不听调遣,当主人当惯了的金人哪儿接受的了。看着这么多年喂大的塔塔尔部,金人也不再去洗劫其它的草原部族了,而是打算直接洗劫塔塔尔部。在金廷当局看来,此时洗劫塔塔尔部,比洗劫其它部族更划算。
  随后,金军在当朝丞相完颜襄的统率下,从临潢府出兵,开始了攻打塔塔尔之战。
  而此时的塔塔尔发现,自己在遭受金人劫掠之时,当今的蒙古草原各部,却没有任何一方对其施以援手。
  后来,双方在克鲁伦河下游激战,塔塔尔人被金军一战击溃。随后,塔塔尔部在首领篾古真薛古勒图的带领下,逃窜到乌尔扎河。而乌尔扎河,已经处于铁木真领地的边缘。

  看到部族的两个死敌互掐,铁木真却是无意进入到他们的争斗中去,一心只想坐山观虎斗。但是此时的蒙力克来到了铁木真的身边,并且告诉他,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铁木真应该投身于这天下大势的洪流。
  对于蒙力克所言,铁木真不是很懂。但对于这个一直守护自己的人,铁木真自始至终都对其保持着应有的敬畏与尊重。而后铁木真向蒙力克虚心问道:“让他们自相残杀不是很好吗?”
  对于铁木真所问,蒙力克没有明确回答。而是随即反问道:“你仅仅是想做一个乞颜部的汗呢,还是想成为草原上唯一的汗?”
  日期:2020-11-08 10:13:36
  自从“天选之人”的长生天谶言在斡难河畔流传之时,铁木真一直在苦思着统一草原各部的良策。尽管这么多年,自己一直挖着札木合的墙角,但是从始至终也不过收复的是一些零散族人。而今,铁木真业已34岁,他仍然没能看到统一草原诸部的希望在哪里。
  当下,对于蒙力克这扎心的一问,铁木真无奈言道:“要做大汗,那自然要做草原上最大的汗。但是而今草原诸部实力都不可小觑,仅仅是札答阑部,目前我等都是不能与之抗衡的。统一草原诸部,何其难也。”
  对于铁木真的无奈之言,蒙力克语重心长道:“若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仅仅靠收买人心和杀伐决断还远远不够,到最后,还是要学会借势。”
  铁木真再问:“当今草原,又有何势可借?”
  蒙力克道:“说服克烈部,称臣金国,共击塔塔尔。”
  铁木真道:“自俺巴骇汗至今,蒙古部大汗多死于金人和塔塔尔人之手,称臣金国,恐非族人所愿。”
  蒙力克道:“若想统一草原诸部,乞颜部需要吞噬塔塔尔人的牧场和奴隶,需要继承塔塔尔之后,金人在草原上的权利代言。需要借助金人的力量来统一草原诸部。”

  蒙力克的这一番话,说的铁木真是热血沸腾。
  在蒙力克一番慷慨激昂的布道下,铁木真终于被说动了。随后铁木真派出一路使者出使金国,表示愿意以乞颜部之力,助完颜襄等人追击塔塔尔部,作为自己投诚金国的见面礼。而后,在获得金章宗完颜璟的首肯之后,铁木真又派人秘密前往克烈部,相约王罕,投诚金人,共伐塔塔尔部这个共敌。
  日期:2020-11-08 11:03:25
  对于投诚金人,共击塔塔尔这一事件,王罕以及克烈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能比铁木真更容易接受。一来,克烈部一直活跃于阿尔泰山以东,土兀刺河两岸,与金国统治的区域相去甚远。在金国建国的这八十多年间,基本没有什么战事发生。二来,王罕在幼年时代有被塔塔尔人和蔑尔乞惕人掠去为奴的黑暗童年,这一直是王罕挥之不去的噩梦。若要想让这个噩梦彻底终结,恐怕只有彻底消灭塔塔尔部和蔑尔乞惕部这一个方法。但以王罕的实力,若想彻底消灭这两个部族,恐怕终其一生都无法完成。现在,塔塔尔部失去了金国的庇护,已经惶惶如丧家之犬。有这么一个消灭塔塔尔部机会摆在面前。王罕怎么可能将其放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