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建立的大元王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第23节

作者: 凌峰公子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由此,因合撒儿捕获一名乃蛮部掌印官,将草原上的百万牧民,带入到一个有文字的时代。而这名为蒙古族创立文字的乃蛮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塔塔统阿。
  日期:2020-11-12 12:22:05

  当文字的事件告一段落之后,铁木真又将精力放在了追捕屈出律,脱黑脱阿,札木合三人身上。
  此时,屈出律在阿尔泰山南北收拢残部;脱黑脱阿逃往撒阿里川。只有札木合,自纳忽昆山一战从夜里提前逃离之后,便有如在这草原凭空消失一般,了无踪迹。
  考虑到这三人之中,蔑尔乞惕部脱黑脱阿的藏身之地撒阿里川离自己最近。铁木真便亲自引军前去围剿。一战下来,脱黑脱阿再次损兵折将,丢盔弃甲,带领着儿子忽秃等人,逃往身处阿尔泰山的屈出律所在地。而他留在撒阿里川的妻、子、部众等等,这次算是彻底被铁木真俘获。从此,蔑尔乞惕部这个部族,也就在蒙古高原上彻底消失。
  日期:2020-11-12 12:59:08
  逃往阿尔泰山之后,脱黑脱阿考虑到铁木真可能还是会追来,于是又和屈出律一通商量。二人将兵马又转移到阿尔泰山以西的额尔齐斯河。而这个地方,已经处于今天的哈萨克斯坦境内。
  本以为这个地方距离铁木真的斡难河大本营数千里之遥,铁木真应该不会追来,屈出律和脱黑脱阿自我感觉应该可以在这里好好休整一段时间。但是很快,屈出律他们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公关1205年开春,当铁木真获知屈出律和脱黑脱阿二人率众聚集在额尔齐斯河之时,铁木真又一次统率着大军千里奔袭,杀到了额尔齐斯河以东,打了屈出律和脱黑脱阿一个措手不及。屈出律那聚集了还不到一年的残余乃蛮部众,被铁木真驱赶至额尔齐斯河中淹死的不计其数。而从撒阿里川一直逃亡至额尔齐斯河的脱黑脱阿最终还是没有摆脱被杀的命运,被乱箭射死在额尔齐斯河东岸。
  在混战之中,脱黑脱阿之子忽秃,带着两个弟弟渡过了额尔齐斯河,一路逃亡至康里、钦察(今哈萨克斯坦)等地。而屈出律则是逃亡至西辽都城虎思斡耳朵(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投降了西辽皇帝耶律直鲁古。

  尽管在额尔齐斯河取得了军事上的巨大胜利,但是铁木真对于屈出律和忽秃二人的出逃还是不能容忍。而后派速不台引军进入康里,钦察等地,追击忽秃等人;再派哲别引军前往西辽,追杀屈出律而去。但最终又都因那里不是自己的地盘,鞭长莫及无功而返。
  带着稍许的遗憾,铁木真还是从额尔齐斯河退了军。但是,在退军的路上,当铁木真走到杭爱山以北的乌布苏湖之时,却意外的在路上收到了一份大礼。
  日期:2020-11-12 23:53:41
  此时,在草原上消失一年之久的札木合,正藏身于杭爱山以北的唐努山(今俄罗斯境内)。当铁木真大军途经唐努山以南的乌布苏湖休整之时,跟随札木合躲藏了一年之久的随从们,意识到改变命运的机会到来了。
  于是在一个冰雪消融的日子里,正烤着羊肉的札木合,被他的五个随从绑了起来,送到了正在乌布苏湖休整的铁木真面前。
  面对着昔日的老友,铁木真百感交集。而在开**谈之前,铁木真杀掉了将札木合绑来的那五个随从。在铁木真看来,这是对札木合最大的尊重。

  斩杀了五人之后,铁木真来到札木合跟前,亲手为札木合取下了枷锁。而后平静的对札木合说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是做朋友吧。曾经的我们互相勉励,互相帮助。后来虽然分手,但是在厮杀的日子里,你还是惦念我的。在合兰真沙陀,是你将王罕的作战计划告诉了我。在纳忽昆山,是你恫吓了太阳汗,让我战胜了乃蛮部。”
  对于这些已经过去的往事,札木合不想再做太多的回忆。在铁木真说完之后,札木合带着苦涩的笑容说道:“曾经,在那幼小的时候,我们是最亲爱的密友。但是,这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今天,你已经是这草原上至高无上的大汗,再要我这个人还有什么用呢?我活着对于里你来说,那就是黑夜里的噩梦。如果你还念着昔日的旧情,那就让我不流血的死去吧。把我当尸骨,永远埋葬在生我的故乡。”

  对于这个幼时好友的最后请求,铁木真没有拒绝的理由。而这次的谈话,也是铁木真与札木合最后的诀别。最终,铁木真遵循了札木合最后的意愿,将札木合绞杀在了他们昔日结拜的斡难河畔,保全了札木合曾经作为古尔汗的尊严。
  公元1205年,秋日的斡难河畔,铁木真亲手埋藏了他此生最好的朋友,最大的敌人札木合。随着札木合一点点的掩于黄土,铁木真在这广袤的大草原上已经再无敌手。此时,从大兴安岭以西,到阿尔泰山以东;从贝加尔湖以南,到阴山以北的这片大漠草原,只剩下了他这个唯一的汗。
  昔日在斡难河畔流传的那个上天谶言,在经过二十多年的选择之后,落在了铁木真的身上……
  日期:2020-11-13 06:58:46
  第十九章 王权与神权的斗争
  公元1206年初春,蒙古高原的天地刚刚解冻,万物尚未复苏。但蒙古高原上的众多部族却已早早齐聚在斡难河(今蒙古鄂嫩河)两岸。
  此时的斡难河畔,即将召开了一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忽里勒台”大会。

  随着大会的开始,蒙古高原上曾经所存在的克烈部、塔塔尔部、蔑尔乞惕部、乃蛮部,札答阑部、泰赤乌部、主儿乞部、弘吉刺部等等各部族的百姓,正统一的向汗帐前的那个蒙古部中年汉子行“注目礼”。
  因为十六年来,那个人逐一征服了他们。
  当蒙力克的第四子,草原上萨满教的最高领袖——通天巫阔阔出以长生天的名义,将象征着草原最高统治权的权杖交给那个中年汉子的时候,汗帐外围的万千牧民开始骚动起来。嘴里开始叽里呱啦地不断重复着一句我们听不懂的蒙古语。
  随着众人的齐声呐喊,时间的往后推移,那呼喊的声音越来越激动,越来越高亢,一直响彻到斡难河的尽头。
  草原上的沸腾,让汗帐前的那个人不由地兴奋了起来。在一片欢呼声中,那个人跃然上马,向草原的深处策马而去。而接下来的一幕,则是昔日草原上的所有部落,都挥舞着手上的弯刀,追随在他的身后,如飓风般奔腾而去。一时间,整个蒙古高原都在这马蹄声中颤抖。
  从这一刻开始,这片混战了数百年的大漠草原,有了一个统一的称呼——蒙古汗国。而那些万千牧人口中,那句我们大部分人都听不懂的蒙古语,翻译成汉文,则是——成吉思汗。

  ……
  日期:2020-11-13 12:04:41
  草原既已建国,首先要做的便是和中原王朝一样大封亲属功臣。
  在铁木真的大肆封赏下,铁木真的母亲月伦夫人及幼弟铁木哥首先分得一万户百姓。而后,其二弟合撒儿分得四千户百姓;异母弟别勒古台分得一千五百户百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