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建立的大元王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第33节

作者: 凌峰公子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日期:2020-11-18 19:04:56
  六十年后,西辽国势渐衰。在西辽的东方,蒙古诸部强势崛起。而铁木真统一蒙古诸部的过程中,无意间又让国势渐衰的西辽王朝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公元1204年,铁木真率军前往阿尔泰山,攻打乃蛮部(今阿尔泰山以南)。乃蛮部太阳汗陈兵纳忽昆山,与铁木真展开决战。一场大战下来,太阳汗被铁木真斩杀,但其子屈出律却大难不死,一路向西,逃亡西辽境内…
  铁木真以哲别引军追击屈出律至西辽境内后,因不知西辽虚实未敢深入,旋即回师。太阳汗之子屈出律由此逃过一劫。
  而落难王子屈出律在客居西辽期间通过不断游说西辽王室,不久便获得了西辽皇帝耶律直鲁古的信任。而后屈出律借西辽之名,召还昔日乃蛮部余众,一度在西辽重振了不少实力。不久之后,屈出律又迎娶西辽皇帝耶律直鲁古之女,一跃成为西辽驸马,跻身西辽王室阶层。

  公元1211年,屈出律委身西辽已有七年,经过其苦心经营,其本人已经在西辽拥有了强大势力。此时,不愿再屈居耶律直鲁古之下的屈出律,便与花刺子模以及西喀喇王朝密谋,相约共同推翻耶律直鲁古的统治。
  是年七月,屈出律引军八千,于西辽皇帝耶律直鲁古外出狩猎之时,与花刺子模,西喀喇王朝叛军,里应外合,率军包围西辽都城虎思斡耳朵,擒西辽皇帝耶律直鲁古。后屈出律逼其退位,自立为帝,奉耶律直鲁古为太上皇。
  及至此时,西辽四大属国,高昌回鹘已于公元1206年三月归附蒙古,西喀喇王朝与花刺子模已叛乱自立。只剩下东喀喇王朝继续效忠西辽。为巩固自己的统治,屈出律将都城自虎思斡耳朵,迁往东喀喇王朝的喀什境内。
  西辽,自屈出律谋朝篡位之后,已名存实亡。

  日期:2020-11-18 22:54:55
  公元1216年,铁木真得知屈出律据西辽而称帝,即刻命大将哲别引军五万,攻伐西辽。由此,西辽的国土在哲别地攻打下一步步沦陷。
  到了公元1218年,屈出律在哲别的一路追赶下已由喀什、和田一带逃往葱岭(今帕米尔高原)。而此时,蒙古经由花刺子模通往西亚经商的商队,在花刺子模境内被花刺子模地方官杀人劫货。为此,铁木真命哲别早日剿灭屈出律残余势力,为蒙军西征花刺子模彻底清除后顾之忧。
  接到命令的哲别,派军深入葱岭,擒屈出律而还。至此,西辽灭亡!

  随着屈出律的被擒,西辽的灭亡,契丹这个民族建立的政权也就彻底的退出了中国的历史舞台。有关于这个民族后来的基因传承,我们所能知道的便是他融入了世界民族的汪洋大海。而契丹这个民族的称谓,只存留于历史的烟尘之中。
  眼前,蒙古大将哲别消灭了西辽,解决了铁木真西征花刺子模的后顾之忧,加之此刻中兴府久攻不下,铁木真便于此时从中兴府外撤围而去。
  在西夏人的目送之下,铁木真怀抱着前往世界的另一头干一番“大事业”的目标西去。这让西夏和金国的君臣同时长舒了一口气。
  公元1219年,铁木真以56岁高龄亲率大军不远万里远征西亚花刺子模。为防征战途中遭遇意外,铁木真在出征前将第三子窝阔台确立为蒙古大汗的后继之人。
  身后之事已定,铁木真鞭指西亚,蒙古军万里远征。在那遥远的西方,等待着他们的,是更为广阔的世界…

  日期:2020-11-19 06:20:43
  第二十六章 金国最后的疯狂
  西辽已灭,契丹王朝最后的余音不复存在。现在,我们将目光收回,再次回看西夏。
  逃亡西凉府的夏神宗,经过再三确认蒙古人已经远去之后,其一身的冷汗开始有了风干的迹象。
  王朝免遭灭顶之灾,回归中兴府之后,夏神宗又开始施展起那套屡试不爽的外交手段。随后,夏神宗派出了使臣,跨越了关山,跪在汴京金宣宗的脚下。
  在金宣宗面前,西夏的使臣先是和金宣宗共同回顾了两朝百余年来的“深厚友谊”;而后一遍遍痛斥这些年来蒙古的斑斑恶迹,进而口头谴责了铁木真对中原大地犯下的滔天罪行。但是却绝口不提自己这些年对金国趁火打劫,屡屡犯边的不义之举。
  最后,西夏的使臣代表夏神宗,向金宣宗提出了重修于好地意愿。
  夏神宗的使者虽然当着金宣宗君臣的面又是盟誓,又是诅咒地做了一大堆保证。但是正在气头上的金宣宗,给西夏使臣地回复只有一个字—滚!
  “迷途知返”的夏神宗本想趁着铁木真西征,与金国再结秦晋之好,共同防御蒙将木华黎地进犯,没想到在金宣宗那里碰了一鼻子灰。这让夏神宗对金国地敌意又加深了三分。
  金宣宗既不愿接受西夏地示好,这夏神宗自然就会找别人示好,拉一个打一个,一向是西夏的惯用伎俩。于是,自知打不过金国的西夏使臣又跑到南宋的地界上,表示希望和南宋联合,共同给金国点儿颜色瞧瞧…
  只是,南宋对于西夏联宋侵金的态度,不能取决于西夏怎么说,而是要取决于眼下南宋与金的政治局面。

  鉴于自古以来,各大政权之间的远交近攻,合纵连横施展起来比较复杂。为了更好地看清当下蒙古、金、西夏、南宋之间错综复杂的形势,现在我们有必要把目光从北国暂时移至江南。
  南宋自从针对金国的开禧北伐失败之后,已经销声匿迹十多年了。但在这十多年里,南宋却也没有闲着,整个南宋朝廷一直都在默默关注着天下大势的变化。
  十多年来,南宋看着蒙古的一步步崛起,看着西夏改换了门庭,看着金国的辽东叛乱,看着金宣宗被迫迁都。随着蒙古的日渐强盛,金国的日薄西山,西辽的江湖除名,南宋意识到一个比金国更为强大的猎手出现了。
  如今的南宋上下一致认为,今日的蒙古,一如百年前的女真一般强悍,而今日的女真,却如百年前的契丹一样羸弱。

  但是,在对于如何处理与金国的关系之时,南宋朝廷内部多年来却是有着重大分歧。
  …
  日期:2020-11-19 12:39:17
  照说以南宋四年前对金国的既定国策来讲,这时的南宋对于和西夏联合攻金是没什么兴趣的。
  只是,年前蒙军主力尽数随着铁木真西征花刺子模,留在黄河以北的乃是铁木真麾下大将木华黎所统帅下的十万杂牌军。这样一来,金国遭遇的军事打击便变得缓和起来。
  这时,缓过劲儿来的金国意识到,南宋已经很多年没给自己送过一分钱。对于金国来说,南宋的这种行为是不友好的,是不乖的,是必须予以谴责的。
  而对于金国地谴责,南宋在执行隔岸观火的国策下,一直选择充耳不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