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建立的大元王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第34节

作者: 凌峰公子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在谴责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复之后,金国的君臣把目光投降了南宋的富庶土地,妄图用南宋的国土,去弥补自己的失地。而后,金廷大胆抽调防御西夏和蒙古的部分兵马,屯兵秦岭—淮河一线,做起了“取偿于宋”的美梦。
  此时的夏神宗,正是看到了南宋与金之间的剑拔弩张,故而派遣使者来到临安,表达了希望与南宋联合,以求共同攻打金国的愿望。
  只是,金国的“取偿于宋”是狼子野心,那西夏的“联宋抗金”也未必是安了好心。而且自西夏立国一百七十余年来,就一直在北宋、契丹,女真、蒙古之间煽风点火。这让南宋一直对西夏的“国品”存在疑虑。
  在一个不经意地决定,就可能引发一场国家危机的时代。面对西夏的“示好”和金国的“示威”,罢停金国岁币四年之后,南宋又到了要做出历史性抉择的时候了。

  但局势发展到这一步,从南宋的角度来看,已经不再是南宋现在要怎么样,而是金国现在要怎么样。
  现在的金国,自铁木真西征之后,对于西夏的示好,他们瞧不上;对于南宋,他们此刻把眼睛擦的贼亮,想着来南宋找补点儿这么多年在蒙古手里的损失。最终让处于观望状态中的南宋,与西夏达成了军事联盟。
  南宋和西夏的联盟意愿已经达成,而金国对于南宋的“岁币”一直索要无果。在金宣宗对南宋下发最后通牒,仍然没有得到南宋的回应之后,金国开始从西起大散关(今陕西宝鸡),中至襄阳府(今湖北襄阳),东到楚州(今江苏淮安)的数千里边境上向南宋发动了全面进攻。
  “开禧北伐”十二年后,秦岭到淮河的千里边境上,金、宋战火重燃。

  当下,在太行山南北,蒙古大将木黎华统帅十万大军正对金国虎视眈眈;金国此前拒绝了西夏地求和,西夏再次视金国为死敌,其西北再无宁日。除此之外,曾经金国所控制下的山东,自遭蒙军劫掠之后,就一直有人在造反。多年以来,那些人已经造出了一个比较响亮的名字—红袄军。现在,金国顶着西北、河北和山东的军事压力,又在秦岭—淮河一线的数千里战线上和南宋鏖战。
  金国,已进入了最后的疯狂!
  …
  日期:2020-11-19 18:51:43
  金军既从大散关、襄阳府、楚州等地大举进犯南宋,宋宁宗即命四川制置使董居谊、京湖制置使赵方,江淮制置使李钰集三大战区之力,全力相抗。
  既得朝廷之命,南宋各大战区尽出精锐拒敌:四川利州(今四川广元)都统王逸败金军于大散关,追斩金统军完颜赟(yun);京湖制置使赵方携其子赵葵,赵范及枣阳守将孟宗政,败金军于樊城、枣阳、光化(今湖北老河口市)等地;江淮制置使李钰携淮东制置使贾涉败金军于楚州(江苏淮安),泗州(江苏泗县)等地。金军地嚣张气焰随即被压下。
  值得一提的是,参与此战得众多人员,在后来的半个世纪里,大都对南宋王朝的兴亡产生了重大影响:
  赵葵在十六年后,统领南宋大军北上河南,收复归德,汴京、洛阳三京。后虽遭遇蒙军反攻,兵败而归,却也先后擢拔吕文德,余玠等人,为抗蒙大业血战半生;
  枣阳守将孟宗政,乃岳飞部将孟林儿之子,其本人继承先父遗志,一生于襄阳前线抗金守土。而其子孟珙,更是在十五年后,参与蒙宋联合灭金之战,最终报了先祖的未竟之仇。灭金之后,孟珙继而主撑南宋抗蒙战局近二十年,终成一代名将;
  淮东制置使贾涉,在此一战,不仅击败金军于淮东,更是先后策反、招降山东如李全、石珪、时青等世家大族所领导的地方武装以及“红袄军”余部,一度将山东部分地区纳入南宋的版图。而其育有一子,在30年后的南宋,甚至于今天都是家喻户晓之人,其子便是南宋后期的一代权相贾似道。
  回到宋、金之战。即便面对出师不利的时局,此时的金国君臣却依然没有想从南宋收手的打算。金国的君臣一直坚信,在蒙古手中失去的土地,他们一定会从南宋的领土上弥补回来。“取偿于宋”的大政方针,他们将坚定不移的执行。随之,宋、金之间在秦岭—淮河三千余里的战线上,展开了长达五年的拉锯战。
  面对金国的凌厉攻势,南宋秉持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外交策略。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先后和西夏、蒙古走向了联合之路。
  随着南宋与西夏、蒙古地联合,被蒙古打的困守河南,陕西一隅之地的金国,将在漫长的边境线上,以一己之力,独立抵抗南宋,西夏,蒙古的同时攻击。
  时间流逝,光阴流转。不知不觉,两年的时间已经过去。
  两年的战争下来,金国不仅没有从南宋占得一丝一毫的便宜,反而折损了数以万计的兵马钱粮。面对时局的混乱,国家的日益穷困。金宣宗终于意识到不能再这么干下去了。再这样下去,肯定会把自己连带着金国给玩儿死。

  此时,金国最理智的做法似乎应该停止对南宋的侵略战争,在恢复国计民生的同时,去抵御蒙古和西夏地入侵。但是让人不解的是,金宣宗一方面派人去和往年他看不起的西夏讲和,一方面又派人横穿西北流沙之地,去中亚寻找铁木真求和。但是自始至终也不愿停止对南宋的大规模用兵。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西夏那边窝囊了半辈子的夏神宗对于金宣宗地讲和,竟然毫不犹豫地回复了金国使者一个滚字。
  在与西夏的讲和遭到拒绝之后,金宣宗派出的另一路求和使臣,又穿越大漠,翻越高山,不远万里来到了西域,来到了正在西征花刺子模的铁木真面前。
  只是,千里之外的铁木真给予金廷使者地答复是:只要金国能割让关中之地于蒙古。蒙古方面将罢兵歇马,从此永不向金国用兵。
  虽说铁木真说的是一本正经,但金使这边,则是听的战战兢兢。任谁都知道,关中若失,河南必不可守。铁木真的要求,让金使感觉不到铁木真的诚意。
  于是,不远万里来到西域的金使向铁木真留下一句:“割地之事,关乎国本,非我所能做主”之后,又是一路跋山涉水,踏冰卧雪,风尘仆仆地跑回到金国。

  故而,金宣宗这趟远赴西域的求和之旅,同样也以失败告终。
  与蒙古、西夏地讲和失败,让金国所面临的困境日深。但是,这却还不是最坏的结果。就在金国与南宋激战在秦岭淮河一线时,之前和蒙古决裂的西夏,不知何时,又和蒙古大将木华黎联系了起来。
  公元1221年冬,蒙古大将木华黎效仿铁木真之前的军事方略,出云中借道西夏,猛攻金国所控制的陕西,山西诸镇;此次,西夏再受蒙古之征,又派出五万兵马伙同木华黎一起去打劫金国,攻占了金国的大片土地。
  随着蒙古,西夏,南宋的对金用兵,东西南北四面开战的金国,俨然已经因战争而处在疲于奔命的状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